第356章 卒子的自保(三更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城商行的客户经理没有向冯君透露,到底是哪个领导说的这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跟冯君表示,晚上我请你喝酒,酒桌上咱们说。

    冯君实在没兴趣蹭他的饭,小人物挣点钱不容易,就说你来白杏镇吧,我请你喝。

    客户经理坚决不答应,说你洛华庄园太有名了,我万被人发现,没准工作都不保。

    冯君听他说得严重,倒也没有再勉强,心里却是越发地好奇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见到了对方,两人是在个私密的私家菜馆见面的。

    客户经理名叫李良权,年纪不大,应该是比冯君还小两岁,倒是挺干脆利索,平日里做事虽然小心谨慎,但是这种私密场合却不怯场,先敬了冯君三杯,说起了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李良权虽然是客户经理,但是冯君的账户资金比较多,行里的罗主任也很关心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李经理的行为,都出自于罗主任的授意。

    比如说,当初为冯君撮合设计公司,就是罗主任的意思,李良权身为客户经理,虽然手上也掌握着类似的资源,但是以他的年纪和资历,根本掺乎不上这种事。

    他这话,冯君姑妄听之,不过在这个社会,年轻人做主的机会相对少些,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然后李良权又说,最近行里流动资金确实比较少,拆借利率又居高不下,尽量挽留大客户的资金,是近期行里的工作重点。

    不过就像冯君想的那样,银行对大客户的态度,是尽量做好沟通和交流,而不是宁可得罪大客户,也要留下资金——那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但是罗主任却专门把李良权叫了去,让他盯着冯君的账户,防范有大规模的资金流出。

    李良权开始没想那么多,领导有吩咐,那就执行好了,而且不客气地说,银行职员见类似的事情,也不是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很多贪官携款外逃的时候,很多该转出去的钱,没有被转出去?因为在尘埃落定之前,很多银行就被打上招呼了,某些账户的钱……想办法拖拖。

    因为是没有定性,或者怕打草惊蛇,银行里知道相关消息的,都是高层,他们也不能向具体办事的人泄露口风,只会不加解释地做出些指示。

    这仅仅是个例子,类似的情况不止这么种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李良权认为,冯君可能也涉及了些无法明言的事情,而且拖延下,对银行是有好处的,所以他就照做了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发火之后,他又壮着胆子去找罗主任,想请教下,我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罗主任的反应,让李良权疑窦丛生,“你就说找不到领导不就完了?先拖着他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可不是处理异常事情的模板,如果银行只是为了配合行外人的某些工作的话,不会让某个职员承担过重的责任——万被人记恨上怎么办?

    银行里可能出现纰漏的环节并不多,但是内行人硬要安排的话……大家懂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工作流程上出问题,才是推卸责任的最佳方案。

    “技术原因”导致的拖延,会让对方想发泄都找不到责任人,但那需要各部门的配合。

    具体的细节就不能再写了,反正李良权感觉到了,罗主任的作为,更像是……个人行为?

    所以当冯君说,“你能拖我十天半个月吗”的时候,李经理果断地决定:我得告诉对方,这不是我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,没办法在银行说啊,而且也不好说透彻了,他只能面见冯君。

    冯君愣了半天,才出声问句,“我定要取钱呢,得找他?”

    “这种规模的资金,确实得他点头,”李良权很干脆地回答,“你可以直接去找他,真的……绕过我吧,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才是真正获得了冯君的信任。

    冯君这个人,不能说是多疑,但是他考虑问题,确实是“不惮以最大的恶意”来揣测人的,李良权的话,他会认真听,但是信不信就很难讲。

    既然找罗主任能解决问题,这事儿就好说了,不过……还有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要是罗主任再让我找你呢?踢皮球的话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客观存在,也比较难以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李良权思索下,干脆地发话,“责任不该我全担,我就是个小职员,凭什么呀……你就说是我说的,请罗主任全权做主。”

    冯君若有所思地看他眼,“不怕丢工作?”

    “银行的工作,只是听着好听,挣不了几个钱,”李良权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丢了工作,也比莫名其妙地得罪个亿万富翁强,冯总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得罪个亿万富翁,算多大点事儿?关键是,你不知道为什么要得罪他,就已经得罪了,这才是最让人恼火的。”

    “冯总你这话就有点装了,也只有你们这种人,才说得出来,”李良权笑着回答,“得罪个亿万富翁算多大事?那是了不得的大事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干!”冯君举起酒杯,“你获得了我的信任,这总是个好消息吧?”

    “干,”李良权也举起了酒杯,正色发话,“我会对得起冯总的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很随意地点点头,“嗯,我的信任……这时间,去唱会儿歌?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李良权笑着摇头,“心里就憋着这个事儿,办妥了,就该去陪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走吧,”冯君摆手,“我再约朋友乐呵下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直在洛华庄园,就没来过市里,虽然庄园主的感觉很不错,但是……没人啊,周围四平方公里,加上施工队,总共也不超过百个人——算上那只乌鸦都不够。

    今天来了市里,他想放纵下,真的已经憋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在手机位面的时间,只算地球位面,上次他跟女人在起,也是去年的事儿了——是跟红姐。

    而现在,已经是四月了,他好歹也是个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不是?

    他联系下张伟、李强,那俩都有活动,好风景……没接电话。

    最后他还是去了常经理的演艺吧,常经理倒是招呼得他很好,身边随时起码有三个小姑娘——好吧,是艺人。

    觉醒来,他发现自己是在蓬莱大酒店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使劲回忆了下昨晚的情况,他想起来了,原本常经理是给他安排了两个小姑娘,说可以带走,但是迷迷糊糊之,他还是拒绝了,然后常经理叫了出租车送他。

    要不说人的有些行为,是发自内心深处的,真的不好改变,他已经决定放纵把了,醉酒的时候,居然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注孤生啊,”他轻喟声,起床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是亲自到了城商行,直接去了办公区,点名要找罗主任。

    查下他的身份,相关人等也不敢阻拦,不过罗主任不在,他也只能在会客室等着。

    这等,个上午就过去了,冯君感觉,极有可能有人私下告知了罗主任,自己在这里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点,他的拗劲儿上来了,想躲着我是吧?那我就直等着,有种你就永远别来单位办公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他点了外卖,让对方送到银行门口,他去取了外卖之后,直接坐在会客室里吃——反正这里还有饮水机。

    他这架势,逐渐被来往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了,不过大家的涵养都很高,最多有人过来问句,你在等谁,然后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不止个人意识到了,他是来找罗主任麻烦的。

    接近三点的时候,李良权悄悄地发了条威信过来。

    “人刚去世纪大厦的外滩咖啡厅,喝下午茶。”

    李经理今天就没跟冯君打照面,但是冯君的行为,已经在行里悄悄传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李良权也不怕传递消息,行里人这么多,谁能确定是他传出去的?

    正经是罗经理在行里人缘般,有人使坏的可能性不小。

    冯君选择了相信李经理,而且世纪大厦距离这里也不远,公里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郑阳有点堵车,他取了辆公共自行车,五分钟就赶到了世纪大厦。

    外滩咖啡厅很好找,就在大厦二层。

    冯君走上去之后,对着迎面过来的迎宾,直接塞了两百块小费过去,然后拿出手机划,指着张照片,沉声发问,“我想找下这个人……他在哪?”

    小姑娘犹豫下,低声发问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冯君迟疑下,冲她微微笑,低声回答,“我是警察,别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习惯了,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些女孩儿关注,不过眼前的小姑娘,收了小费还要置疑,他只能尝试发挥下个人魅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骗人,”小姑娘冲他甜甜笑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警察怎么可能给我小费?说,你到底干什么的……是不是私家侦探?”

    这女孩儿颜值也有七十分,身材……六十五分吧,冯君相信,以她这种反应,搁在酒吧,他十分钟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有正经事,只能微微笑,“女孩子太聪明了不好,尤其是美女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