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章 要讲缘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海鲜大餐上来,两人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冯君自己要了白酒,给小迎宾点的是瓶干白,原本他打算的是,劝她喝点酒,好为接下来的节目助助兴,但是现在……他有点不想劝她了。

    冯君不打算劝酒,但是小迎宾很不见外,又跟服务员要了瓶雪碧,“干白喝不惯,雪碧兑干红,我就喜欢这么喝……你不会笑话我吧?”

    这孩子有点虎啊,冯君笑笑,“酒就是让人喝的,咱自己买的酒,想怎么喝还不是随意?不过吃海鲜,就干白吧,干红最好别喝。”

    小迎宾是真能吃,别看才米六五左右,吃起来也不紧不慢,保持着匀速的进食节奏,但是她吃十分钟,就顶得上普通人顿饭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二十分钟之后,她还保持着这样的进食节奏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,她抬头看他眼,“后悔请客了吧?我这么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”冯君听得就笑,“你放开肚皮吃,吃到你要回宿舍为止。”

    回宿舍……小迎宾的动作,短暂地停顿了下,继续若无其事地吃菜。

    冯君感受到了,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真的,使劲吃,十顿饭呢,以今天为标准。”

    小迎宾停下筷子,拿起酒杯来喝口,微微笑,“哥……你的意思是说?”

    冯君点起根烟来,冲她微微笑,“你挺让哥心动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小迎宾愣了愣,眼掠过丝若有若无的失望,接着又微微笑,“然后呢?你要说‘但是’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是……可惜,”冯君将后面两个字咬得极重,他正色发话,“说实话,今天本来想劝你酒来的,嗯,没安啥好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自黑,照顾小女孩儿自尊。

    “可惜你把事情呢,说得太细了点儿,我要收拾那姓罗的……不是往他老婆那儿传话,而且手段可能比较过分,你跟我来往密切的话,可能会受到连累。”

    小迎宾又怔了怔,眨巴下眼睛,甜甜地笑,“怎么过分,不会杀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问了,”冯君又是笑,“你挺让我心动的,可惜……你给我的帮助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子侧,坐到了她的旁边,从手包里摸出两叠红票子,从桌下放在了她两腿jian的裙子上,轻笑着低声发话,“真是抱歉,你今天这顿,我估计吃不到两千……这是十顿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在她的腿上摩挲下,轻轻揉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月的郑阳,正是乱穿衣的时候,小姑娘的腿上,就是条薄薄的黑色裤袜,触手之处,紧致且充满了弹性,青春的活力四射。

    小迎宾的目光有点迷乱,眼的柔情都要溢出来了,她柔声发话,“如果说……我不介意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话,”冯君又用力揉捏了两下,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,“我遇到的麻烦,你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不无暧mei地笑声,“要不然,你以为我舍得放你走?”

    这话半真半假,但是毫无疑问,如果他不是考虑到了因素,今晚本来是有友谊赛的打算。

    冯君初听此事,就决定不把罗主任的事情捅到原配那里,虽然那么做,肯定会让罗主任被动,但是能被动到什么样的程度,这很难讲。

    而且那么做的话,报复的意味会少很多,因为可能这么做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黑手也许是罗主任的仇家,也可能是他的竞争对手——包括但不限于银行的某些人。

    冯君想要让对方明明白白地知道:就是我冯某人要搞你!

    他认为,区区个罗主任,对自己搞不出这么大的事,丫身后肯定还有人。

    只有针对性的报复,才能在折腾罗主任的同时,威慑其身后的势力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他搞臭个罗主任,还可能有别的什么主任出面,继续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报复行动,他暂时没有策划完善,而对方的反应,他也无法估算。

    小姑娘跟他接触得太近,容易被人发现,可能遭遇报复。

    而且他心低调做人,也不想让她发现自己的怪异之处。

    可是两人已经相互撩过了,她也明显动了心,又提供了有用的情报,他肯定要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冯君认为,自己给对方拿两万块钱,起码算得上是做事讲究。

    小迎宾没有介意他的咸猪手,不过也没动裙子上的两叠红票子,她喝口兑了雪碧的干白,然后又开始吃菜,还是匀速的节奏,可是脸上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两万块肯定是不少的,不过她很迷茫,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对于今天晚上可能的遭遇,也有些假设,但是现在……不是她想像的任何种情况。

    冯君端起酒杯来,笑眯眯地要跟她碰下,结果小迎宾悻悻地看他眼,往嘴里塞只大竹蛏,发泄般地用力咀嚼,仿佛嘴里咬的是他的肉。

    “听话,”冯君又摸出叠红票子,继续放在裙子上,柔声发话,“人和人呢,是要讲缘分的。”

    又加了万,小姑娘终于叹口气,举起酒杯来,勉力挤出个笑容来,“干!”

    她的失望,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,当然……还可能有其他些情绪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,她也就逐渐放开了,开始跟他有说有笑,但是裙子上的钱,她直没动,仿佛那样可以证明,她不是个贪财的女孩。

    大概点半的时候,冯君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好风景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不是很高,也没解释昨天为什么没接电话,问了下他的位置,干脆地说了两个字,“等我”!然后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冯君冲小迎宾微微笑,低声发话,“收起来吧,会儿有朋友要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现在的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了,听到这话,将钱塞进自己的手包里,悻悻地白他眼,又伸手在他大腿上掐下,“是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个老朋友,”冯君含含糊糊地回答,然后又微微笑,“我说,下手够狠啊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又白他眼,“你先掐的我!”

    冯君当然知道,不能跟小女孩儿讲道理,所以低声笑着发话,“掐你,我可是给钱了。”

    小迎宾怔了怔,然后又轻叹口气,“我要是能买得起你就好了,带回家里,想怎么掐就怎么掐。”

    “我佩服有梦想的人,”冯君笑着回答,又举起了酒杯,“你的梦想,难度大了点,要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接下来两人的谈话,越来越像朋友了,

    好风景来得比冯君想得快,也就二十分钟,她就出现在了二楼。

    见到冯君跟个小女孩坐在起,她的眼掠过丝惊异,不过紧接着,她就坐到了两人的对面,很直接地发问,“打扰你俩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小迎宾冲她甜甜笑,“姐,我俩是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年轻人的适应能力就是强,当然,这也可能跟冯君阔绰的出手有关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”好风景抬手招过来个服务员,“服务员,我要点菜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走过来,还不到五分钟,只听得楼梯口传来声大喊,“好你个不要脸的检获……大半夜跑出来,私会野男人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喊,快速走过来男女,女的五十出头,男的是个小伙子,比冯君似乎大点。

    老女人骂骂咧咧走过来,才猛地发现,由于视线的原因,她竟然没有注意到,那野男人的身边,居然还有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冯君是背对着她的,他扭过头来诧异地看眼,“你谁呀?”

    老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好风景的婆婆,她儿子的伤已经养得差不多了,腿上那长溜皮肉,长是不可能长好了,目前行动多少还有点不便,但是基本上不影响生活。

    他请假时间太长了,单位也知道他好得差不多了,要他回去上班,但是他不想去,老太太就拧着好风景,要她前来照顾自己的儿子——我儿子还需要人照顾呢,没法上班。

    好风景肯定不答应,说你真觉得他需要看护,那请护工吧,我出半钱。

    老太太勃然大怒,昨天就跟她吵了架,今天则是派了外甥暗暗盯梢,发现她深夜单身出门了,就拍马来捉奸。

    不过这老太太不是经常捉奸——好吧,“经常”两个字用得不太恰当,反正她看到儿媳妇跟个男人面对面坐着,马上就大喊大叫,如获至宝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儿媳妇对面坐的是男女,老女人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只是愣了愣,马上就又冷笑声,“呦呵,知道找人配合演戏了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冯君看她眼,又看好风景眼,“这人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好风景无奈地回答,“是我婆婆……妈,你这是要大庭广众下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偷野汉子都不怕丢人,我怕什么?”老女人高声叫着,“我今天捉奸捉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你!”小迎宾拍桌子站了起来,大声发话,“服务员,把这精神病撵走,她不走,我们就走……单是不会买了!”

    服务员也也赶紧出言相劝,“老人家,你不看这俩年纪相当?才是对嘛。”

    (建议我把麻雀家灭门、红烧的,都是什么人嘛,尤其是还有娇滴滴的妹纸,这么心狠手辣……明天继续三更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