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 夜不靖(第二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窗帘后依旧没有人,慢着,咦……这窗户居然没有锁住?不怕被风吹开?

    李诗诗伸手,就想把窗户锁住,可是手都放到把手上了,她眼珠转转,缩手回去。

    拿着矿泉水来到外间,掩好房门,她看看手机上的时间:凌晨四点五十!

    她又打开手包看看,三叠红票子,完好无损地躺在里面,她轻吁口气:钱还在就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就想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,不过走到房门口,她才愕然发现,门搭是扣上的!

    这冯君到底去哪儿了,怎么出去的?李诗诗真的懵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离开当然可以,但是她不可能出去之后再搭上门搭,而不反锁的话,屋里的姐姐就会有点危险——她夫家那些人太坏了。

    李诗诗又喝了半瓶水,索性脱掉外裙,躺在沙发上,拽毯子——接着睡吧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她是无论如何睡不踏实了,迷迷糊糊,她就听到卧室里传来古怪的声响。

    其实这声响不算古怪,成年男女都比较清楚——未成年的也差不多都懂……

    李诗诗听了阵,额头冒汗浑身发软,忍不住夹夹自己的双腿:这个姐姐也真是的,自己个人玩,还搞这么久,结了婚的女人,难道都这么如狼似虎吗?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里面声响停息,又过了阵,传来了水声,好像有人进浴室了。

    李诗诗这才想起来,自己进了酒店,还没洗澡呢。

    她员工宿舍的浴室,条件很差,现在住次套间都不洗澡,不是亏了吗?

    于是她从沙发上起来,敲敲卧室门,“姐,我走了,要回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传出了鼻音很重的声音,“诗诗啊,稍微等等,我跟你起走。”

    嗯?李诗诗眼珠转,她没在卫生间?

    好奇心起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推开门就进去了,“姐……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捂住了眼睛,姐姐十分地清凉,在床上……葛优躺,脸的慵懒……

    好风景吓了跳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,把拽过被子,遮住了自己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李诗诗竖着耳朵听听,确定卫生间里有人,于是笑声,“这话你该跟我哥说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流氓,”好风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快滚出去,也不怕长针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出去,你记得快点,”李诗诗笑着发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先回吧,”冯君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,“你姐在这儿洗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诗诗若无其事地走到窗帘跟前,伸手进去推下窗户。

    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窗户已经锁住了。

    这刻,她已经隐约明白了,为什么他说,跟他在起会很危险。

    李诗诗很想告诉他,有你在我身边,我不怕危险的!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终究是不可能的,她强忍内心的失望,“姐,那我先回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好风景轻哼声,“会儿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李诗诗穿起外套,走出房门的时候,下意识地看下时间:现在是六点五十……

    罗主任醒来的时候,觉得全身酸软无力,可是……阳光已经透过厚厚的窗帘,照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他不想起,但还是抓过床头的手机看眼,然后就是个激灵,“握草,九点四十了?”

    他猛地坐了起来,侧头看眼身边的女人,“不知道早点叫我……啊~~~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尖厉而高亢,身边的女人也吓得蹭地坐了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头发,”罗主任指着女人的头部,脸的惊骇。

    女人抬手摸了下,也尖声地叫了起来,“啊~~~”

    她头的青丝,被人剃掉了半,半个脑袋露出了光溜溜的头皮。

    剃掉的头发,就散落在卧室的地板上,绺绺的,明显是拿极其锋利的剃刀刮的,并不是拿了把剪刀什么的。

    两人拉开窗户,看了半天,终于能断定,地上没有什么短短的头发茬。

    女人又尖叫声,直奔房间大门,“报警,叫物业!”

    “房门是反锁的,”罗主任把拽住了她,“不是从门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报警呀,”女人脸的惊骇,“偷东西也就算了,剃我头发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别叫,让我想想,”罗主任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可以报警,但怎么解释我在你这儿?”

    “你正好可以离婚!”女人明显是有点歇斯底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!”罗主任冷冷地发话,“这刀是剃了你的头发,割在你的脖子上呢?”

    “咝,”女人闻言,倒吸口凉气,脸色变得刷白,“你家那个黄脸婆干的?”

    “她没这么高明,”罗主任不耐烦地发话,“这是我的仇家干的……你让我静静!”

    他思索了阵,两人又在房间里四下寻找起来,最后才在厨房里发现了线索,这里的窗玻璃被割了个口子,非常整齐,然后凶手打开窗户而入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凶手是怎么爬上来的?小区里的窗户,都没有装防护栏,而他们住在十楼。

    女人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贵重物品,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。

    罗主任则是点起根烟,沉着脸抽了好几口,然后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,“冯君!”

    这种深夜潜入,使用剃刀做威胁的手段,不是梁子极深的人,根本做不出来——能不知不觉割了你的头发,那么,剃刀往下二十厘米呢?

    仅仅是梁子深还不够,得有实际的操作能力才行。

    冯君不但足够有钱,还是开私矿出身的,符合所有的特征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两人是新近结下的梁子。

    罗主任第反应也是报警,他的手在发抖——真的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报警的话……他的私情就会被公开,这个代价有点大。

    他正在思索,怎么做才能解决了此事,猛地听到女人说,“老罗,这照相机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照相机?”罗主任的心又是沉,直觉地感到,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还要麻烦。

    照相机里肯定是照片,有他跟女人睡在起的各种图片,更过分的是……还有录像!

    录像的内容,就是他跟女人在欢好,而且看时间,就是今天凌晨的事。

    看完录像之后,两人的脸全白了。

    老罗若有所思地看着女人,“咱俩今天早晨,有没有……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”女人皱着眉头想半天,伸手进睡袍里摸了摸,“哎呀,有过……不过我的印象里,也是模模糊糊的。”

    罗主任的脸越发地黑了,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怎么做到的呢,”女人急眼了,“关键是他手上还有没有这些照片,你想做红,老娘可是没兴趣奉陪!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有水吧?”罗主任也烦到不得了,说话十分的不客气,“他手上可能没有吗?这货留个照相机,就是告诉咱们,有这档子事儿!”

    女人慌了,“还是报警吧,咱不能任由他敲诈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就不稀罕敲诈你!”罗主任气得狠狠拍大腿,“亿万富翁,差你这俩钱儿?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,脸皮顿时翻,“尼玛,姓罗的,是你脑子进水了吧?这种人……你吃多撑的了,去得罪人家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不是我的意思,”罗主任心里真是烦透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半天,然后抬手狠狠地抽自己记耳光,“是啊,我真是个傻×,我去得罪他干什么?李良权都不怕得罪我……我特么还不如个孩子!”

    其实他这话说得也不对,李良权在行里没有多大的事业,说撂下就能撂下,而他不行,把年纪了,又已经走到这个位置,怎么可能轻易放弃?

    当然,意识到自己得罪的人到底有多么恐怖之后,他认可了李良权的选择。

    李良权并不知道,领导在念叨自己,当天上午,他直在忙碌工作。

    他偶尔也会想起冯君的事情,但是很快地,他又会意识到,那不是他有能力解决的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的关注也显得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的事情,在等着他去处理。

    十点的时候,他接待位大客户,跟对方沟通最近要配合的事项,为了不受打扰,手机设置成静音。

    事情谈,就谈了二十分钟,然后他又被人喊去帮忙,等到想起手机还定着静音的时候,已经过了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看,上面有九个未接电话,其七个是罗主任打来的。

    他正看手机呢,罗主任的电话又打了进来,张嘴就是,“李良权你干啥呢?是不是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罗主任这人,跟下属说话的时候,从来就很呛,但还不至于到了现在这个程度,关键是大早连惊带吓的,情绪真的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李良权忙得焦头烂额,心情也有些焦虑,听到这话,忍不住又想到了冯君,心说该来的总算来了,反正已经是这样了,他索性豁出去了,“我不可能辞职,你辞退我吧。”

    按规定,没有重大错误被辞退,他能多领个月到三个月的工资,谁跟钱有仇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