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得有多巧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前就说过,袁化鹏跟他的二姐夫,不是特别对眼。

    他是官家子弟不假,可是性格比较跳脱,最终也是走了国企的路子,跟冯君样,他喜欢率性而为,看不上蝇营狗苟的二姐夫——关键是性格不相投。

    当然,家里有事的时候,他还是要找二姐夫,就像二姐夫有事,他也不会不管。

    反正袁化鹏觉得,臧市长未必就拿捏不了曹局长,人家只是觉得成本太高,划不来。

    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袁化鹏给冯君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时候,冯君正在跟好风景吃晚饭。

    冯大师昨晚把人家那啥了,不能做那种提起裤子就走的人,而梅瑾也是久旷之身,遇到这么个年轻英俊健壮的家伙,又尝到了xiao魂滋味,实在矜持不起来。

    正经是冯君比较自傲的财力,她不是很看重,她又不缺钱用。

    当然,他太拮据的话,也不会给她太好的感觉——她不是物质型女性,但是两人交往,她若是负责大部分支出,也不成个样子。

    像今天晚上,就是她请客,理由是昨天你请客了,而我今天的心情依旧不是特别好。

    今天她的婆婆,去骚扰她的母亲了,让她管管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好风景真是火大,所以就决定,今天要继续出轨。

    冯君当然巴不得,不过他刚设计了罗主任次,要防着罗主任设计他,所以两人这次吃饭,找了个极其隐秘的地方,他也没有开车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他就提起来了,你要是担心蓬莱大酒店不安全,可以去桃花谷,也可以去白杏镇,我在那儿买了块地。

    好风景不想去那些陌生的地方,说蓬莱大酒店也不错,不过……能不能再叫上李诗诗?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她没有跟小迎宾分享冯君的打算,但是小家伙真是面不错的挡箭牌,而且面对她婆婆的时候,李诗诗态度强硬立场坚定,她很喜欢她这点。

    至于说她和冯君的私情,今天早晨,小家伙看到了她的……葛优躺,虽然当时有些羞人,但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冯君有点犹豫,说小迎宾今天是夜班,虽然她身为迎宾,下班可以早点,可也是十二点才能结束,咱们就等到那会儿吗?

    那就等等呗,反正今天午我补觉了,好风景很希望有面挡箭牌,体制里的人,尤其是体制里的女人,伤不起啊。

    冯君还是有点犹豫,说实话,他昨天给小迎宾三万块钱的时候,就已经想好了,尽量不让这个女人过度深入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不想让好风景难做,正不知道该如何取舍,就接到了袁化鹏的电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直没弄明白,到底是谁惦记上了自己的工程,王海峰说是住建局的个领导,快退休了,但这就是全部消息了。

    他的哥哥倒是知道,是谁在惦记,但是体制里的人做事……大家懂的,就连王海峰本人,都从他哥哥嘴里听不到消息。

    住建局的几个领导是谁,冯君上官查过,曹局长的嫌疑比较重,虽然才五十七岁,属于七上下里,可以上的“七”,但是也没多少日子了。

    但那也只是嫌疑比较重,不能确定,而且冯君看着官,心里还是有点嘀咕,你个带括号的正处副局长,能让正处这么忌惮吗?

    现在终于确定了,甚至连副局长儿子的名字都有了——那可是官上查不到的。

    有目标就好说了,冯君笑笑,“好了,袁二哥,谢谢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是有史以来第次叫我袁二哥吧?袁化鹏觉得有点不适应,遇到“有史以来”系列,般人都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发话,“谢就不用说了,你还记得小高吧?高强,想跟你讨个人情,其实那个人咱俩都认识,就是喻轻竹,喻家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听完之后,愣了愣,“喻轻竹帮姓罗的说话……让我放他马?”

    这事儿让他感觉有点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他追着罗主任不放,目的就是打算从这厮嘴里掏出,是谁在设计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袁二哥已经把人打听出来了,然后居然还为了喻轻竹,替罗主任说情?

    然后,冯君反应过来了:姓罗的肯定没跟喻轻竹说实话——起码是没有说得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喻轻竹贸然托人打招呼的行为,他也有点不高兴,“她以为她是谁呀,什么事都能管得了?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,麻烦她转告姓罗的,下次千万不要碰到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得了这个说辞,马上就告知了高强——喻轻竹虽然只是个年轻的小女娃娃,但那是喻家人呀,袁家都要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能落下这个人情,袁化鹏也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冯君挂了电话,却发现好风景在看着自己,眼神颇为奇怪,“你说的曹卫华,是建委子弟?”

    “是,”冯君点点头,心说作者你行不行,要不要搞这么多巧合啊,“难道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”好风景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倒是听说过,我有个高校友,被他搞得怀孕,然后跳楼自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是在伏牛上的大学,在大学里比较糜烂,有个女生怀孕之后,被家里人发现了,要他给个交待——要不你跟我结婚,要不然我就找个没人的地方,把孩子生下来。

    曹卫华当然不愿意轻易被人拴住,他做事也绝,直接威胁对方,说你要是真想把孩子生下来,那我肯定到校方举报你未婚先孕。

    女生也虎,直接跳楼自杀了,自杀之前,复印了上千份的遗书,撒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事情,曹卫华想不出名都难,好风景只是那女孩儿的高校友,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在学校也待不下去了,据说是出国留学了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里,很是惊讶,“出了这种事,他还好意思回郑阳来?”

    “他成绩不行,留学肯定也是野鸡学校,”好风景不屑地撇撇嘴,“没学到真本事,不回老家来,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既然回来了,就老实夹着尾巴做人嘛,”冯君也是无语了,“偏要自己作死。”

    好风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想找他麻烦的话,我能帮你打听点消息……当年我们校友还组织过抗议,不少人很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谢谢了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为了表示谢意,今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好风景看他眼,“等小李吧,实在不行,就定好房间等她,离十二点也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啥呢?”冯君白她眼,正色发话,“我是说,今天晚上的单我买了……小色猫!”

    好风景的脸红,抬脚踢他下,“真是个臭流氓,人小鬼大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不正确,”冯君继续本正经地发话,“我是年轻,人可不小,gui嘛……更大!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李诗诗不介意当这个电灯泡,能好吃好喝,还能睡豪华套房,只要他俩愿意请,她就愿意住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,冯君来到了银行,相关事宜都准备好了,开始转账。

    不过李良权跟他说,今天销户太麻烦,很难做到,毕竟曾经有这么大的资金,短期内就转移清款项,并且当天销户,实在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建议冯君过半个月再来销户,到时候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冯君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是能把钱转走是第位的,销户嘛,晚两天也不打紧。

    办完事情之后,冯君直接就回了白杏镇,他出来三天了,也该回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开始下起雨来,等到了四点多,李良权又打来了电话,“冯老板,罗主任晚上想请您吃饭……不知道您有空没?”

    “天上下雨,他脑子也进水?”冯君老大不客气地发话,“想跟我吃饭的人多了……他还不配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也不想打扰您,”李良权苦笑声,“不过他说了,你俩共同的朋友,也可能会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有共同的朋友!”冯君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俩能算得上共同朋友的,也就是喻轻竹了,冯某人很欣赏她的美貌和活力,但是真的无法忍受她良好的自我感觉,毛病都是惯出来,他不惯她的毛病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好风景很好地充当了救火队员,他已经没有前两天那么心急上火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他并不确定,酒桌上的话题里,会不会出现曹卫华三个字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否认了有什么共同的朋友——鲁迅说得好,相见争如不见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大概有十分钟,他的手机又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来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喻轻竹,“冯总你好,我是喻轻竹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罗主任想请你吃饭,能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冯君回答得斩钉截铁,“至于原因,我已经跟小李说过了,他不配!”

    “你俩的误会,我可以帮着沟通下,”喻轻竹沉声发话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