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1章 有人投毒(第三更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高手晋阶先天,稳固境界可能会很快,五到十天很正常,再短点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境界好稳固,先天的状态,可不是时半会儿能适应的,沟通天地之桥之后,身体会由内而外发生系列剧烈变化。

    相关的种种变化,修炼者在晋阶先天之前,基本上都能了解到,但是晋阶之后,想要熟练掌控并运用,那还需要个长期的摸索过程——这就是所谓的知易行难。

    在勇毅公世子看来,冯君晋阶先天不过才十来天,短暂滞空可以说没问题,但是能稳稳地虚悬在空炷香时间,同时开口传道——这样的火候,起码要练三五个月。

    世子的跟班苦笑声,“人和人本来就不样,何况是这位。”

    世子想想,默默地点点头,心说也对,人家晋阶先天,不过是副业来的。

    冯君传道,讲了也就半个小时,然后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负责司仪的韩县令走上前,大声宣布,“宴会开始!”

    这里的宴会也是流水宴,区别是分了内外,内部宴会是招呼自己人,外部宴会就是……随便什么人都能来吃,路过的人都可以。

    内部的宴会,冯君准备了百桌,随撤随上,外部宴会多达三百桌——这还是他所处的地方偏僻,般人不会来,否则真不定够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么铺张,是不是符合这个位面的消费水平……别逗了,这是先天庆典,知道不?

    天子登基还要大赦天下呢,又有谁说不合适了?

    这流水宴摆,就摆到晚上了,周边百里之内的人,差不多都赶来了,整个止戈县城都空了——只要你来,大鱼大肉管饱。

    超过百里之外,来的人就少了,消息不好传到,而且来回两百里地,吃再多也顶不住消耗。

    不过这流水席是三天,谁要能横下心来,在野外找个地方过夜,那连吃三天也不算亏。

    这期间除了能吃喝,还能看戏,听说书。

    这些娱乐,本来就是庆典该有的,冯君在最近半年里,将此地打造得像个小集镇了,相关设施和人员,都不缺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聚集在这里的,超过了三万人,场面不是般的大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田家人的配合早就锻炼出来了,再加上虞家和米家子弟帮着维持秩序,也没出现太大纰漏,知府、世子和北园伯带的军士,仅仅是处于待命状态。

    其实知府本来想在傍晚离开的,要不然明天都回不了息阴城,不过邓夫告诉他,府尊不看看这里的夜景,就太亏了,而且我儿子说了,晚上还有好玩的节目。

    自打剿灭了群英堂之后,他俩个是府之尊,个是地方龙蛇,双方配合起来,逼得通判直接告病休养了。

    所以知府也不敢小看邓夫——关键是不敢小看邓家的两个小子,于是决定住天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果然是灯火辉煌,冯君同时打开了三台柴油发电机机,还加了两台锅驼机——使用锅驼机,主要是顺便打个广告。

    知府其实也是个爱玩的,见状忍不住感叹,“果然是不夜天啊,令人叹为观止,如此良辰美景不应虚设……这里可有小姐姐吹箫吟诗?”

    “府尊果然风雅,”邓夫笑着竖起个大拇指,“吟诗就没有了,此处不是特许经营范围,不过,可以看看烟花。”

    “烟花?”知府的眉头扬,不解地发问,“会很精彩吗?”

    这个位面是有烟花的,但是大多时候,就是“吱儿”的声,然后啪地炸开,跟地球界的起火差不多,主要用来示警。

    观赏型的烟花也有,炸出些红色白色的焰火,是从告警烟花上发展来的,看着倒也热闹,但是知府大人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”邓夫老老实实地摇头,“我家老二说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准备的焰火,还真没让大家失望,才刚刚入夜,五彩斑斓的焰火就放了起来,此起彼伏,迎来了阵又阵的喝彩,不少人大呼过瘾。

    在工业体系下生产出来的烟花,颜色、亮度和精美程度,都远胜农业社会,见多识广的勇毅公世子和知府,都是叹为观止,就更别说当地人了。

    止戈县毕竟只是个偏僻的小县,很多人这辈子都都没有见过焰火,引起的反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负责燃放焰火的是田家子弟,这些人里,有人是见过世面的,边施放,边大声感慨,“我见过王府做寿,也远不如神医的焰火精妙……咱们要不要留下点来?将来家里办事用?”

    这么说的人,马上被别人呵斥了,“不要打这不该打的念头,居然想贪墨神医的东西,你要寻死就自去,别连累田家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位本来想的是,神医也不是万能的,咱是负责燃放烟花的,藏起点来算啥——老话说得好,荒年也饿不死厨子啊。

    但是见到族人如此忌惮神医,他就想起了神医的另层隐藏属性,于是只能干笑声,“那跟神医说声便是了,他做事向慷慨,没准能送咱们点。”

    神医做事大方,这是大家都认可的,虽然人家卖的东西价格奇贵,但那都是市面上不曾见过的,谁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成本是多少,稀罕东西当然不会便宜。

    然而,又有人提醒他,“烟花本来就很贵,越好看的越贵,更别说神医带来的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这次带来的烟花真的不少,虽然施放密度极大,有十来个人专门负责搬运和燃放,但支持个把小时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总之,对止戈县的普通百姓来说,县里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,韩县令坐在小院里,陪着冯君等人喝酒,听到外面此起彼伏的欢呼声,都忍不住问声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见过治下黎庶如此开心,神医能在此处勾留多久?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,“这个却是不好说,我这人其实喜欢四下游山玩水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韩县令郁闷地叹口气,“要是年年有今日便好了,神医若是肯留下,条件随便你开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置可否地笑笑,烟花当然好看,烧的都是我的钱啊。

    倒是郡守的幕僚石先生出声了,“县尊这么想,未免有点自私,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原本就是我辈的追求,你已经将冯先生落籍,再追求太多,就是人心没尽了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也出声发话,“神医注定不可能直呆在你这小地方,只希望在东华大地游玩的时候,能拨冗路过我伯爵府,保哥儿……此事你须得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随意聊着,名虞家子弟走了过来,在末座的虞昶珠耳边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虞正清——他是昨天到的,虞二爷来,当然是虞家当之无愧的核心。

    虞正清下巴扬,沉声发话,“若是此间的事,你直接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虞昶珠又看冯君眼,将声音压得低了点,“族子弟发现,有人往食物里投毒。”

    今天冯君的先天庆典,主要负责张罗的是田家人,不过虞家、米家甚至保哥儿带来的随从,也提供了不少的帮助。

    虞家的解毒丸在东华名头极响,很显然,他们对毒yao的了解,也远超旁人。

    冯君是来自地球界的,当然知道大型庆典该做好什么样的准备,拥堵踩踏只是方面,食品卫生也要注意,地球上类似的案例,真的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委托虞家人,帮着监督饭菜上桌的流程——倒不是他怕人下毒,主要是他提供的食物,虽然大部分来自地球界,但也有不少是来自本地采购。

    本地采购的话,他就要担心食物是不是新鲜,毕竟这里是没冰箱的。

    提前的安排,居然让虞家子弟发现了有人投毒,冯君也是暗自庆幸,“什么样的毒?”

    那名虞家子弟回答,“蓝花伞粉……合了赤蚁卵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人闻言,齐齐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花伞是种剧毒的菌类,有种怪异的清香,点点的份量就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它的清香太过特别,久走江湖的人,大多知道该怎么防范。

    不过再加上赤蚁卵的话,这清香会被掩盖很多,这时候还能发现它的人,就极其稀少了。

    冯君最近看了不少书,倒是也听懂了这话,“下毒的人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虞家子弟看他眼,小心地回答,“我们没有拿下他俩,只是派人盯住了,也没着急上饭菜……先来汇报下,看是怎么个章程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微微颔首,果然不愧是大家子弟,做事很有章法,发现了意外,也知道不打草惊蛇,盯住人之后就来汇报。

    然而虞正清并不这么看,他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低低地骂句,“胡闹!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向外走去,嘴里还低声呵斥,“下毒的人,跟普通奸细能样吗?永远都不要低估个下毒者,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儿……带我去抓人!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不错,”北园伯拍手,扭头冲着个干瘦老头拱手,“还请吴供奉出手襄助。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