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重回(一更召唤保底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推醒冯君的,正是好风景。

    冯君迷迷糊糊醒来,睁眼看到是她,先是吓了跳。

    他的第个反应,就是看下自己的手腕,发现没有接驳着导线,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最近个多月里,他的心情很不爽,但是他不是个自暴自弃的人,除了心情极为糟糕的时候,大多数晚上,还是要给石环充电的。

    有了十来块凝练的灵石,相较而言,充电的效率真的很低,不过,这是种生活态度。

    他相信自己还会去那个位面的,哪怕冒极大的风险,也定要回去。

    坚持充电,就是因为有这个信念,反过来,他也通过这个行动来督促自己——我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所以被好风景推醒之后,他首先关心的是,自己是否处于充电状态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又又修的伴侣,万被电得……那啥了,就算吓坏了也不好啊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想起来,自己在睡觉之前,考虑到这个可能了——是的,他没有充电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,“你说什么……皮肤?”

    好风景身穿浴袍,头上包着块大毛巾,她伸出白皙的手臂,脸的喜气,“你摸摸,是不是细了些?”

    她是早上五点多就醒来了,醒来之后,又觉得身上有点粘腻,于是去冲了个澡,然后才猛地发现,似乎好像大概可能……皮肤好了点点?

    冯君是个糙老爷们儿,哪里有那么敏锐的感觉?

    他只是知道,好风景的皮肤直就不错,就算再好点……还能好到哪儿去?

    然而,女人是要哄的,他很惊喜地表示,“咦,真的好像好了些,不过……是不是因为刚洗了澡的缘故?”

    他得顺着她说,还要表示出适度的疑虑,只有这样,才能增强她练瑜伽的动力。

    好风景果然信了他的话,女人对这样的话题,基本上毫无抵抗力,美女尤甚,“是吗?也许吧,总感觉好了点……原来直以为,开始走下坡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冯君凝视着她,深情地发话,“现在的你,正是最好的年纪……我的运气,真的很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贫吧,”好风景美不滋滋地推他把,“很会哄人嘛……好了,我去保养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吧,”冯君伸手揽她的腰肢,“这大清早的,先来场瑜伽,晨练嘛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行了,”好风景也不挣扎,只是苦苦地哀求,“要不……要不等晚上?”

    冯君听她这意思,是晚上又不走了,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好风景走到门口,才冲着他挥小拳头,“你想得美,我吃完早饭就走!”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美女表示出的“不屈”,然后就被大魔王残酷地镇压了。

    其实冯君只是稍微挽留了她下,又带她去爬山,好风景很快就屈服了。

    冯君本来是想带她坐游艇的,不过今天的风有点大,徐雷刚又吞吞吐吐地表示,说自己的夫人和女儿也想过来坐船玩,大师你看方便不?

    所以他们就定下,明天起坐游艇,今天就算了。

    两人爬山回来就午了,好风景吃过午饭之后,很不客气地睡午觉去了。

    冯君来到了亭子里,盘腿运气,这个……内气还在损耗。

    跟昨天相比,今天损耗的速度又下降了点,可见王室秘籍真不愧王室二字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冯君本来还猜测,此前自己吃了培元丹,还有天才地宝什么的,这个和合真解,有没有可能只是个引子,激发了此前的积累?

    但是昨晚做了头发……错,是练了瑜伽之后,今天有了显著的改善,他才终于意识到:还就是这玩意儿起到了效果。

    于是他开始了修炼,争取尽快晋阶阶武师……甚至是高阶武师。

    然而才修炼,他就知道,又出意外了:修为恢复的速度也提高了!

    按说这是好事,但是架不住,他身边还有嘎子和徐雷刚在修炼呢。

    王海峰倒是不在,今天又有个工段完工了,他去验收。

    冯君睁开眼来,发现果不其然,嘎子和徐雷刚都怪怪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冯君边问,边感知下灵气,果然,大部分灵气冲着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停下修炼,灵气也在恢复原状,不过造成的扰动,不是马上能平息的。

    嘎子倒是从来不跟他见外,“君哥,感觉你那个位置……像个吸尘器,影响我们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冯君点点头,若无其事地发话,“我是有点小想法,测试下,咱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控制了速度,但就算这样,两个小时之后,他也晋阶了阶武师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想再修炼阵,把修为再往上推推,猛地听到“嘎嘎”两声传来。

    睁眼看,乌鸦已经落在了亭子里,小眼睛看着亭子外,那神态就是三个字:下雨啦!

    冯君看眼地皮,也懒得理它;屁大点雨,而且雨点极为稀疏,这家伙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亭子里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是惯例了,他没兴趣计较,天色逐渐暗了下来,会儿雨肯定要大些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是不能修炼下去了,否则的话,没准那乌鸦能飞到他身上——鸦感觉太敏锐了。

    他可点都不想成为提笼架鸟的纨绔小哥哥,尤其肩头上站着的,还是只……老鸹!

    这场雨,下就是天夜,第二天午才停,导致大家乘坐游艇出游的计划也泡汤了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来,冯君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挽留好风景了,下雨走山路总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下雨的期间该干点啥?不能修炼,也不能充电,连游山玩水都是奢望,最多也就是站在别墅的楼顶,拿个望远镜四下看看,感慨下迷蒙的烟雨,恍若江南。

    所以能做的,也就是练瑜伽了。

    周日下午雨停了,但是山路……大家知道的,雨刚停还是走不成。

    好风景也没有坚持晚上走,索性周早晨六点起来,出发上班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她低声嘀咕句,“从来没听说,练瑜伽居然还能提神……王室里净琢磨些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冯君,还是有点微微的遗憾,他感觉虽然连续练了多次瑜伽,但还是拿不准,内气会不会停止损耗——要是能再多练三四天,他能确保肯定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现在嘛,他只能希望没有问题了——总不可能拦着好风景不让上班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是多大事,去了那边出了问题,大不了再回来练瑜伽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山上选了块平整的地方,开始用心地修炼——他修炼其实是不在乎灵气的,只能说有灵气的话,修炼更快。

    他修炼了整天,终于重回先天,而且也没有什么“百丈”“十丈”之类的反应,他原本就达到了那个境界,只不过是重走遍而已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美美地大吃了顿,又充了晚上电,第二天起来,竟然是神清气爽—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虐出毛病来了,他感觉通着电睡觉更舒服。

    而且大早醒来之后,他闭着眼都能感受出,哪边是北哪边是南——感觉自己像块电磁铁。

    用过早餐之后,他又感受下内气,摸出了手机,“走你~”

    下刻,冯君又听到阴森森的笑声,“哈哈,再拿解药呀。”

    他眨巴下眼睛,看到了远处面貌清奇的顾茂远,然后,他从口袋里摸出颗芸豆大小的浅蓝色圆球,默默地丢进了嘴里,缓缓咀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这款口香糖,是薄荷味的。

    顾茂远见他还不死心,越发地开心了起来,“没事,我可以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冯君冲他呲牙笑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“你知道……反派都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顾茂远继续大笑,笑声配着那阴森森的面孔,显得越发地神色狰狞,“你知道你会怎么死吗?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就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要拿你做个人彘,让东华国的人都看看,这就是相信了朝廷的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派死于话多!”冯君厉喝声,手臂抬,灵刀脱手,带着呼啸的风声,迅疾无比地飞向顾茂远,有若天降雷霆般,气势恢弘无匹!

    顾茂远可能有那么刹那的错愕,然后就笑得更开心了,“哈哈,技穷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,就磕开了呼啸而至的长刀,不过长刀上的力道,还是令他怔,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下刻,他就看到道身影闪到自己的面前,手上持着根古怪的褐色的长针,刺向自己的双肩。

    他很想做出反应,但是非常遗憾,已经晚了,他只觉得双肩麻,手的长剑不由自主地落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两条大腿也是痛,顿时就觉得使不上力气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忍不住倒吸口凉气,“储物袋……灵猬的刺?”

    冯君手抬,击断了他的四肢,然后才微微笑,“我这人最喜欢做的,就是以牙还牙,你刚才说什么来着……人彘?”

    他本来可以趁着对方疏忽,暴起击杀对手的,但是顾茂远的话,真的让他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灵刀脱手,只为了冒险擒下对方。

    (五月第更,双倍期间,召唤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