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聘书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随着冯君身份的逐渐“暴露”,他身边人的行情,都水涨船高了。

    邓老二不过是区区的高阶武者,竟然敢将名先天高手,轻蔑地称为“那厮”。

    然而,冯君的眼界也高了,他的眉头皱,“问过他了吗,想死想活?”

    他已经不想废那么多话了,对方必须老实听命,他才会考虑饶过此人,否则的话,刀直接杀了——区区的个先天而已,谁给你的胆子,让你窥探仙人行事?

    邓老二点点头,“他说了,想活,希望神医能给他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自己争取来的……区区个先天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,,”冯君轻哼声,然后摆手,“好了,带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那名先天就被带了上来,他身材魁梧,脸的虬髯,冲着冯君深施礼,“山野莽汉陈钧胜,不意冒犯贵人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冯君的眉头微微皱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你已经说了想活,现在……为何又心求死?”

    陈钧胜眉头扬,愕然地看向冯君,“大人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冯君根本不理会他,拿起根烟,点燃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听到没有?”邓老二冷哼声,“老实交代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世子忍不住出声了,“邓二哥,你是不是搞错了?他真的是陈钧胜。”

    他是见过陈钧胜的,当时云台陈家父子都在场,父子两先天,真的是非常抢镜,尤其陈钧胜,三十岁成就先天,是世家联盟里有数的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“世子你还是闭嘴吧,”邓老二根本不理会“邓二哥”这个称呼——如果半年前,世子这么称呼他,估计他的双腿得吓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同了,“这厮总共就说过个名字,神医说他寻死,那肯定就是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世子闻言,也不敢多说了,只能盯着陈钧胜看。

    陈钧胜的眼,闪过丝纠结的眼神,“那么,还请神医屏退左右。”

    冯君当然不会屏退邓老二,所以就看向世子,眼的意味很明显:你有点眼色成不?

    世子只能悻悻地告退,走出房间的时候,心里还在琢磨:这仙人……还真的是无所不知?

    虬髯大汉等他离开,也不在意在场的邓老二,再次深施礼,“云台陈钧伟,见过神医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下巴扬,淡淡地发话,“你已经骗过我次了,记住,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陈钧胜是我兄长,”虬髯大汉正色发话,“我冒他的名,实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冯君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,“苦衷谁也有,我不听这个,说出你的动机、目的……以及该说的切,否则,死!”

    他也不等对方回答,又看向邓老二,“去将韩县令的聘书取来份。”

    陈钧伟闻言大骇,要是他受了官府的聘请,整个云台陈家都没脸在世家联盟里待着了,“神医还请听我说完,我真不能接受聘书。”

    “接受聘书,你都该庆幸了,”冯君冷笑声,“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,我不会浪费聘书……直接杀了你,还能抢了你背后的短矛。”

    这厮背后背着三支短矛,也是品质不差的灵兵,可以玩双枪,也可以向远处投掷,虽然另类了点,但却非常地实用。

    当然,冯君这话还是以恐吓为主,他手上灵猬的刺,也不比这短矛差多少,投掷起来更不心疼。不过,对方若是真的不懂得珍惜机会,那他直接杀人抢灵兵,也不算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冯君主要是觉得,手边可用的人太少了,驯服个先天高手做打手,会方便很多,所以才给对方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愿为神医守护门户,”得,陈钧伟还真直接,先天高手直接求包yang。

    不过他接下来的话,更为惊悚,“我哥三年前,也了化气散……”

    三年前,联盟里两大世家发生纠纷,他的哥哥陈钧胜为了排解矛盾孤身前往,在回来的路上,遇到山匪强抢民女,他冲上去杀散了山匪。

    然后,他遭遇了极为恶俗的桥段……民女给他下了毒。

    民女坦承,自己是官府的人,如果陈钧胜愿意投靠官府的话,她可以给他解毒,还能跟他双宿双飞,否则的话,“……你可以试试,化气散无人可解。”

    然而陈钧胜三十岁就晋阶先天,眼光不知道有多高,云台陈家也是世家联盟里排得上号的家族,父子都是先天不说,家里还有个老祖,也是老牌先天。

    门三先天,这样的威势,哪怕在世家联盟里也令人瞠目。

    阳山顾家在覆灭前,就已经是很牛了,但是跟陈家相比,又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陈钧胜压根儿就没打算答应对方,反而是仗着最后口内气,直接斩杀了女人,然后就打出了求救焰火,等待家族的人救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还有人想杀他,不过他随身带了两张金甲符,终于撑到了援兵的到来。

    陈家扫荡了当地官府的几个机构,大杀了通之后撤回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家族的威慑力,他们并没有对外宣布,陈钧胜毒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陈家的底蕴真不是般的强,陈钧伟的露面,象征着家族里第四个先天出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陈家最近的风头太盛了,家族又不想让人知道陈钧胜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出头,打的就是陈钧胜的旗号,也没人怀疑——两人长得本来就很像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他是二十岁入的先天,比他哥哥还要妖孽。

    他是听别人说了,阳山顾家在覆灭的时候,也使出了化气散,但是跟他们对敌的那位,似乎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无论如何都要来趟止戈,为自己的哥哥寻找解药。

    他来到止戈山下的时候,也经过了重重检查,只不过他掩饰得比较好,没有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到了时峰山灰溜溜地离开,但是在他眼里,冯君未必就是仙人,也可能只是个先天。

    不过他此来是为了私事,是为哥哥寻找解药的,也没兴趣为世家联盟出头。

    今天,他亲眼目睹了聚灵阵搭建成功,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,打算偷师聚灵阵,带回家给哥哥——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故老相传,化气散化去武修的修为,并不影响他们修仙。

    至于说冒犯冯君?他没想那么多——时峰山都走得了,没道理我走不了。

    结果冯君出手,就吓了他大跳:会玄元刀法?

    云台陈家可不是那些底蕴浅薄的小家族,认出刀法的瞬间,他就能确定,对方绝对是仙人,于是果断地认栽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胆子不够大,而是只有真正的老牌世家,才知道仙人到底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被带到冯君面前后,先冒充哥哥的名字,来是因为有外人在场,二来,他也是存了试探对方的心思——没办法,年轻人总是难免有点好奇和不服气。

    冯君听完他的话,沉思阵之后发话,“你确定害你兄长的,是官府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,”陈钧伟摇摇头,陈家已经就这件事情分析过很多次了,早就得出了结论,“他们只是想让我哥身败名裂……没准还是世家联盟内部人所为,我陈家门三先天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补充了两句,“其实,对方有没有化气散的解药,也很难说,反正我陈家没听说过,这东西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,”冯君摇摇头,“若是有金丹老祖愿意出手,化气散也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拜托,咱能脚踏实地点吗?陈钧伟的嘴角抽动下,然后苦笑声,“金丹老祖……陈家连出尘期的上仙都接触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辙了,”冯君摇摇头,又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武修修仙可解化气散,有根据吗?”

    陈钧伟愣了愣,又苦笑声,“根据是没有,只不过故老相传,有人修仙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对化气散的了解也不多,不过就算了解很多,他也没有义务告知对方。

    他倒是对另个问题很有兴趣,“你既然敢偷师聚灵阵,想必家里定有灵石,也定有修仙功法了?”

    这两样东西,都不是般家族可以拥有的,他甚至可以借题发挥,搞掉陈家。

    陈钧伟心里当然也很清楚,犹豫下,他还是老实回答,“灵石……家里有几块,修仙功法是真没有,不过我哥跟个上仙有交情,上仙愿意传授他五行蜕凡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五行蜕凡,”冯君的嘴角不屑地撇下,这功法他已经有了,而且……真的是烂大街的功法啊,“莫非你家有五行炼气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陈钧伟闻言,连忙摇头,“不过我哥能修到蜕凡大成的话,就能去寻机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没啥价值啊,”冯君摇摇头,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算了,你还是签了聘书吧……是空白聘书,我也不往官府报,你可以安心看守门户。”

    (双倍最后三个小时,求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