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 人在江湖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世界上真没有多少傻子,尤其是在见惯风雨的老年人里。

    当初广场舞能在冯君的门口跳起来,而且人越来越多,那不是简单的从众心理。

    有人能深切地感受到其的好处。

    冯君搬走之后,那里的气场就差了,也不是两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桃花谷的老年人里,闭着眼睛喝口茶,能品出茶叶品种的,有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里,有人能品出是哪个地方产的茶叶,是明前的还是雨前的,炒茶的工人是小伙子还是老头子。

    神奇吗?神奇!玄幻吗?还真不玄幻,就有人做得到。

    不信这个的,可以去问问炒茶人,年过五十,就绝对不能炒茶了,身体里的暮气,会沾染到茶叶上,从而影响茶香。

    ——好吧,这也许是扯淡,有人说炒茶是体力加精力,年纪大的人不能把活做到极致。

    扯这么多,就想说明点,有些老年人的感觉,真的太敏锐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自打冯君搬离那栋别墅之后,切又都回到了从前——如他没搬来之前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开始还不是很明显,日子越久,感受得就越清晰。

    桃花谷里住的人,就没几个脑瓜不够用的,于是有人悄悄打听冯君的去处,知道此人在白杏镇买了块地,已经搬过去了。

    买这块地,人家花了个多亿,修围墙又花了个亿,确实财大气粗,是大家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不过某些有心人在意的是——桃花谷的乌鸦,飞到那边了,而且颇为神异,当地不少的村民,都尊称其为“乌大王”。

    徐雷刚这个阿姨,就是有心人之,她在徐家别墅外的马路牙子上歇过脚,很享受那份感觉,而冯君搬离之后,那里的气场变化了,也很令她扼腕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前几天她浇花的时候,不小心踩到了地板上的水渍——鬼才想得到,木地板洒了几滴水,居然能滑倒人?

    反正她是滑倒了,虽然是木地板,但她是老年人,直接把大胯给扯了,还骨折了。

    伺候过老人的都知道,老年人的身体太脆弱,而且旦受伤,想恢复非常地难。

    老太太休养了几天,发现恢复起来太慢,关键是疼,疼得每天都睡不着觉,想要止痛,就得打杜冷ding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不能常打,可是她还疼,而且不知道要疼多久,想来想去,她给徐雷刚打个电话,说雷刚啊,能不能麻烦你跟冯大师说说,高高手,给治治?

    徐雷刚现在连家都很少回了,基本上整天住在庄园里,这消息也瞒不过老太太——他的老婆和女儿,对此怨气很大呢。

    徐胖子接到这个电话,真的坐蜡了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会在意桃花谷居民的死活吗?

    但是这个姜老太太,还真是不能直接拒绝,别人都知道,徐雷刚身为徐家的幺儿,亲自陪母亲度过了人生最后的岁月,但是凭良心说,他个人招呼得过来吗?

    姜老太是他母亲的小姐妹,事实上,姜老太的老头子,都是跟着朱司ling的,两家的关系可谓源远流长。

    在他母亲的最后几年里,姜老太还算年轻,没少帮过忙,端屎倒尿擦拭身体不说,关键是还陪她聊天,让老人的生活不那么寂寞。

    可是徐雷刚也知道,冯大师对那些人是多么恼火,只能为难地表示:阿姨,不是我不帮你,那些人做得太过分了,我现在跟着大师混,还欠着他好几千万,你让我怎么开这个口?

    他婉拒了,但是老太太不甘心啊,这不?直接让人把自己拉到了庄园门口,说是要见徐雷刚——他不来我就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老太太为什么这么执着,定要找冯大师呢?除了她以往在桃花谷亲身的感受,也跟白杏镇本地的传言有关——大家都说了,庄园主人是有神异的。

    徐雷刚都没敢跟冯君说这事儿,而是自己悄悄地跑出来,想劝老太太回去,他说自己会“找时间”跟冯大师说下,现在可是不行。

    结果好死不死的,正好撞上冯君出门。

    冯君听明白事情经过,也有点郁闷:我本来是想看个热闹的,咋就成这样了?

    他第个反应也是不想管,老太太在桃花谷没参与捣乱,只是默默地蹭了点灵气,他不会因此记恨她,但问题是……别人捣乱的时候,你帮着说过话吗?

    没有是吧?享受着我提供的便利,不知道感激,我遇到麻烦了,你也不帮着说话。

    那你遇到麻烦了,我凭啥管你?

    其实冯君的认识有个误区:姜老太当初意外发现,别墅附近的气场很好,但是她真没想到,这切都是冯君弄出来的,她跟别人样,以为这儿是块风水宝地,自己以前没发现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她当然不会感激冯君,甚至她有点不高兴——这本来是雷刚的房子,那孩子也缺心眼,怎么就让外人占住了呢?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别人捣乱的时候,老太太就稳坐钓鱼台看戏。

    等她意识到,其实这些神妙,都是出自冯大师之手,已经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反正冯君认为老太太不作为,也就没什么好声气,“跟她说,这里是私人地方,外人非请莫入,有本事她也组织帮人,来山门口跳广场舞。”

    “唉,好吧,”徐雷刚叹口气点点头,难掩脸上悻悻之色,而且他忍不住辩解句,“阿姨真没在门口跳过广场舞,这个我可以肯定……她就不好意思当着我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本正经的样子,心里实在有点惋惜:雷刚你应该把心思用在修炼上啊,又是小公主又是老街坊……这样下去不行呀。

    徐雷刚现在走过去解释,不是不耐烦的样子,而是个劲儿地赔着笑脸,很显然,对方对他的恩情不小,他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看到这幕,冯君又有点莫名的烦躁:徐胖子你只看到别人帮助过你,我对你的帮助就很小吗?

    不过下刻,他又想起来,徐胖子对老人是很尊重的,不光是尊重眼前这老太太,当初去朝阳帮着安装发电机,前不久又帮着把老爸老妈接过来,也是辛苦地跑前跑后。

    再往前想想,他将老母亲养老送终,甚至没有去京城发展。

    我这么要求雷刚,对他来说,是不是有点过分呢?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!冯君不想再纠结此事,看到他们还在说个不停,他轰油门,直接驶离了山门——没有他的命令,倒不信门岗能把那辆车放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驱车离去,徐雷刚摊双手,无奈地苦笑,“阿姨您也看到了,大师这是已经对我很不满意了……说实话,搁给我是他,我也要生气,咱桃花谷对大师太不友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旁边个年妇女出声了,“雷刚,那跟我妈没关系呀,你跟大师好好解释下呗。”

    “好我的慧姐,”徐雷刚继续苦笑,“大师对我有提携之恩,就算不说这个,我还欠着大师好几千万呢……我倒是想解释,有这个脸吗?”

    慧姐沉吟下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大师对桃花谷的人,是不是很生气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啦,”徐雷刚点点头,“撇开他的身份不说,搁给般人,心里也不会好受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我能让他出气!”慧姐双手拍,很干脆地发话,“现在我的问题是……雷刚,大师真的能尽快治好我妈吗?”

    “忽悠,你接着忽悠,”徐雷刚斜睥着她,“慧姐,从小到大,你忽悠我还少了?我跟你说,千万别跟大师玩什么心眼……这是郑重警告,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真能让他出气,”慧姐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看你这样子,这人确实有本事,那你这么跟他说,就说是我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出来得比较早,到了市里也不过才三点,他左右闲得没事,索性给李诗诗打个电话,问她的离职手续办好没有。

    小迎宾虽然很想马上就到洛华庄园报到,但是外滩咖啡厅希望她能再顶两天班,公司好调派人手,她也就答应了下来,做事还是比较有始有终的。

    不过接到冯君的电话之后,她马上决定翘班,“去奥特莱斯给我买东西?好呀,我去跟领班请假……嗯嗯,回头买点麻小贿赂她就行啦。”

    李诗诗做事有点没心没肺,可是看着她傻开心,冯君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,看她上车之后,他就笑着发话,“去那儿就是给你买套工作服,主角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服也好呀,反正都是很贵的衣服,”李诗诗笑着回答,想想之后,她又发问,“有工作用的包包没有?”

    “包包可以有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不过会儿你得出力,我要买不少东西,你帮拎着……既然那么能吃,力气肯定不小吧?”

    他要给李诗诗买衣服,也没别的意思,小女孩儿屡次给好风景打掩护,无怨无悔尽心尽力,当然要有点物质奖励——咱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不是?

    李诗诗的眼珠转转,“你是给梅姐买东西吗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