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冰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顿饭,开始吃得挺无趣,冯君和红姐都没什么兴趣说话,李诗诗则是不敢随便开口。

    连干了几杯酒之后,红姐才仗着酒意发话,“你父母,是要在这里常住吗?”

    “住段还是要回去,”冯君对此也矛盾得很,身在郑阳,他总有种外地人的格格不入的感觉,不过到目前为止,他对洛华庄园也投入了很大资金做改造。

    现在的洛华庄园,基本上已经是符合他短期内的需求了,回朝阳再整这么片基业的话,又得花大笔钱不说,还要浪费大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至于说长远发展,他还是有点倾向于回老家。

    就不说故乡情什么的,朝阳那里起码山地多,包片山林,何等地逍遥自在,而他现在转包的荒山,距离郑阳还是有点近了,指不定哪天就被城市化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太确定地表示,“不光他们会回去,也许某天,我也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红姐看了他眼,目光比较复杂,“洛华庄园怎么办……你不是才花了个亿修围墙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不到个亿!冯君也懒得解释,只是无所谓地笑笑,“反正我的钱来得快,去得快也正常……还得辛苦红姐,多卖点玉石出去。”

    红姐沉默片刻,拿起酒杯饮而尽,轻轻吐出口酒气,“如果玉石卖得好,你就会早些离开的话,我宁可卖得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冯君看她眼,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,他微微笑,“我还以为红姐你不待见我呢,原来也不想让我走?”

    红姐耷拉下眼皮,若无其事地发话,“我是想着,你要是离开……就没这么好赚的钱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又有点撇清的意思,不过冯君已经不想再这么含混下去了,“想要玉石简单,我让人给你送,你能在我缺钱修围墙的时候,连着打钱过来,是值得信赖的生意伙伴。”

    只是生意伙伴?红姐有点恼了,“你知道不知道,那会儿有人要查我的税?”

    我猜得到你有压力,可我也努力了啊,冯君也端起酒杯来,饮而尽,“我为了把钱转走,也做了不少努力……就是怕影响到你。”

    红姐听到这话,心里暖,她其实听说了冯君的不少动作,但是她嘴上还是不客气,“你完全可以跟我说……沈姐家里就有银行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都懒得说你,冯君心里有点生气,我都要清户了,你又转过钱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她是为他好,于是他扯动下嘴角,算是个笑容。

    红姐见他不做声,也是轻叹口气,“林业局本来还要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还真没想到这点,愣了愣才发话,“那……还是多谢红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”红姐又恢复了她的女王范儿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合作伙伴嘛,就该互相帮助……我也没想到你从银行转钱,是这个意思,早知道我后面就不打钱了。”

    跟明白人说话,就是省心,冯君没好意思说的话,她想清楚了——自己是帮了倒忙。

    冯君干笑声,“是啊,很好的合作伙伴,都愿意为对方着想。”

    双方感受到对方的心意之后,接下来的气氛就融洽了许多,到后来,都有点当初相互开玩笑的那种言谈无忌了。

    不过红姐今天真的有点心事: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冯君的父母。

    听说他的父母不会久住,她有点开心,但是听说他也会离去,她又很揪心。

    自打那次跟他稀里糊涂好过之后,她心里直就很矛盾,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,既舍不得,又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舍不得的,是他这个人——要不是对他有好感,那点下了药的酒,她怎么会喝下去?

    害怕的则是,她驾驭不了这个小男生,现在就又多了层担心——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后来阴差阳错地,她抓住了他疑似花心的证据,而且不是次证据,就想断了这份孽缘,所以才会那么冷落他。

    然而当冯君的父母出现之后,她感受到了真切的压力:难道就要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?

    等她看到车里冯君买的衣服,就更加纠结了:肯花百多万给父母亲买衣服,是个孝子,这很好,但是万他很听父母亲的话,那么……这段感情怕是也会无疾而终了吧?

    所以今宵她只想酒醉,不愿去想,醒来会是在哪边的杨柳岸,看哪朝的晓风残月。

    点半不到九点的时候,她已经喝下了差不多两白酒,舌头也有点大了,“好了,喝好了……以后还是让海峰给我送玉石吧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眼李诗诗,“我感觉她喝得有点多了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嗯,”李诗诗的筷子上正夹着坨虾滑,她把虾滑送进嘴里,咀嚼两口咽下去,不住地点头,“这个红姐……得让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去叫个车吧,”冯君看她眼,“顺便买下单,回头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车很快就叫到了,冯君扶着红姐上了车,“蓬莱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别,”红姐大着舌头发话,“送我回粮食局……冯君,采歆很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眼,那双白生生的大腿,看得他都有点眼直:这尼玛……真够乱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,”李诗诗坐到了副驾驶上,“开车,我嫂子跟我哥闹意见呢。”

    总共四百多米,转眼就到了,冯君搀着红姐走了进去,大酒店的人都认识这位主儿,谁也不敢拦着。

    红姐在人前,还是很注意形象的,哪怕是喝多了,也有社会范儿,不过进了电梯之后,她就有点软了,不光嘴软,身子都软了,“冯君,红姐今天喝多了,送我回,成不?”

    “不成,”冯君很干脆地回答——你都已经说了,直在关注我,我怎么舍得辜负你?

    打开套房,走进去关上门,他才出声,“你说要跟我吃晚饭的,吃完晚饭总得活动下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就抱着她通乱摸,只手在上,只手在下。

    红姐的身子更软了,只能苦苦地哀求,“冯君,想想采歆啊……她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顾不得想她,”冯君的牙齿轻咬着她的耳垂——这是脖子以上的部位,可以描写,“我只知道我喜欢你,红姐你也喜欢我……我不能辜负了你这绝代佳人。”

    红姐的耳,满是他喷出的鼻息,痒痒的,这暖洋洋的情话入耳,她觉得自己愈发地软了,得都快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方的两只手,从上下两个方向……都已经突破了那啥,她继续出声哀求,“冯君,君哥,求你饶了我吧,我今天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冯君的大手活动两下,用窥破天机的口气微微笑,“哪里不方便?明明很滑溜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啊,”红姐不住地扭动着身子,拿眼去看李诗诗。

    李诗诗看她眼,拿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,“我进来看电视的,我那个房间信号不好……冯总,要帮忙的话,你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需要她帮忙,抱着红姐就走进了卧室,抬腿,用脚后跟磕住了房门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才把红姐放到*******,她就翻身,直接把他压到了身下,疯狂地撕扯着他的衣服,力气大得惊人,点都不像喝醉了,“算了,老娘今天就疯次了!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,她的眼睛,直是死死地闭着的,哪怕是在欺负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到最后,她躺在他的身下,紧闭的眼,居然流出了泪水,“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冯君边笑着,边伸出舌头,去舔她的泪水,温柔地发话,“非常不满意啊,时间太短了,得多来几百次、几千次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小巧的鼻翼急促地翕动着,良久,才慵懒地发话,“我会去告你,****……死刑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骗自己了,”冯君伏在她身上,笑着发话,“你舍不得我!”

    红姐紧闭的双眼,眼泪哗哗地往外涌,“可是你父母会嫌弃我的……还是采歆好,你父母也会满意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叫个莫名其妙,”冯君觉得自己冤枉透了,“我跟她啥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她喜欢你,你也喜欢她,”红姐的眼睛,终于睁开了,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你敢否认吗?”

    “我对她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,”冯君也盯着对方,柔声发话,“难道你没有感受到?你我直都在默默地关心对方,人生苦短,又何必强行克制自己的感情呢?”

    红姐的嘴角动动,很想问句,你会跟我结婚吗?

    然而最终,她还是没有问出口,事实上,她以前也没有想过结婚,直到遇到他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幽幽地叹口气,再次闭上了眼睛,“你就是我命的魔星……先说好,等你找到结婚对象,咱们的关系就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你只要敢跟我求婚,我就敢嫁给你!

    冯君听得轻笑声,“那我直不结婚,咱们的关系……就可以到天荒地老,是吧?”

    这个小混蛋,怎么这么会哄人?红姐的嘴角微微翘起,虽然这不是求婚,但也很动人呀。

    下刻,冯君又柔声发话,“红姐……练瑜伽不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