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监察者来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来到了手机,冯君发现麻烦事还是不少,想蹭聚灵阵灵气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看到虞昶珠和陈钧胜换算贡献点,他才又想起来:我好像要搞个软件数据库来的?

    两个位面穿梭,事情非常多,不小心就会忘记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冯君还是打算多琢磨下符箓,比如说他直没有琢磨透的甘霖符。

    他现在拥有定的灵石,但是这并不能取代甘霖符的用途,哪怕两者都可以催生灵植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凝练的灵石,在交易是拿不出手的,他若能制造甘霖符,就可以借此换来成品灵石,这是修仙者的硬通货。

    其次,甘霖符做为仙家符箓,是可以跟凡人交易的,仙人并不禁止凡人使用仙家的符箓,只要冯君愿意卖,就没人管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灵植虽然宝贵,但是用聚灵阵来催生的话,还是有点划不来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远景规划了,冯君最先考虑摸索的,还是仙家版的甘霖符,这种符箓,比凡人版的甘霖符,似乎还容易画些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,就在他的摸索度过了,至于各家搜集的符箓材料,还都在路上。

    第四天,虞长卿感觉,自己停了这么久,似乎可以再尝试用聚灵阵修炼了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……蹭灵气的人,达到了七名之多。

    有些人看重灵气帮忙破境的功效,居然放弃了誊抄秘籍的请求,希望能得到个机会。

    就连陈钧胜和虞昶珠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,跑过来等着聚灵阵开启。

    冯君并不喜欢这种无序的状态,什么事情都讲点规矩的好,但是虞长卿晋阶了,短期内聚灵阵的使用频率会明显减少,别人抓紧时间求名额,他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七人按照冯君的要求,做了简单的化装,依次坐在指定的位置,背向聚灵阵,只等着大阵开启。

    这七人里,陈钧胜的待遇稍微好点,占据的空间比较大,也没谁嫉妒他——大家都知道,这是个修仙者,虽然是菜鸟级别的,但人家对灵气的需求,比大家都多。

    众人就位了阵之后,虞长卿才缓缓而来,取出聚灵阵盘,直接发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再次迅速地汇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冯君已经看过多次这种景象了,但是再次目睹,他还是忍不住暗叹:这个位面的灵气,真的是太丰富了,哪怕是不合适修炼的凡俗界,灵气都是如此地充沛。

    想想地球界那感人的灵气密度,冯君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他正感慨呢,猛地侧头,看向县城方向,觉得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接着,远处传来个清亮的声音,“东华监察者接到举报,敢问何方道友在此处清修?”

    冯君的身子蓦地腾空,虚虚地站在空,冲着来人拱手,沉声发话,“清修者为五台道友,道友若是不弃,可近前叙。”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有四里多,但是冯君已经看到了来人,是男女两个年轻人,还有个年纪稍大的男子,站在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三人虽然是修仙者,还是东华国的监察者,但是面对众凡人,他们并没有强闯的意思,可见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冯君才知道,这些分寸,都是被杀出来的,毕竟有些修仙者的脾气是很臭的。

    如果监察者发现,此处的修炼者,是凡俗界的普通人的话,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展示下,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三名修仙者在距离小院里多的地方,被冯君拦住了。

    男女两个年轻人,男的英俊女的漂亮,符合大家对仙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俩都是炼气层的修为,站得稍微靠后的男子,则是炼气三层,相貌也极为英挺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走上前,拿出块令符晃下,“甲乙监察府下监察者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边走边说吧,”冯君沉声发话,“里面是无忧台备选弟子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备选弟子?”年轻男子微微愣,“那岂不是杂役,怎么能使用聚灵阵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问她,”冯君淡淡地回答,他本来是想跟这三人套套近乎的,毕竟他现在无所有,需要各种修炼术法和资源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开口,就是杂役什么的,让他感觉不是很好——你在踹开临门脚之前,不也是个杂役?现在炼气层,就很高贵啦?

    其实这是他把情绪代入了,事实上在修仙者,道门槛就是天地之别,地球的络里有描述,这里同样是如此,二十五岁不能炼气入门,就直接被扫地回家了。

    蜕凡修为根本不能算修仙者,要不是虞长卿有“无忧台”的身份,她就算是蜕凡九层,敢使用聚灵阵,照样属于凡人修仙,依旧是要被族诛的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口气不算友善,年轻女子对冯君的态度倒是不错,她上下打量他眼,“敢问这位师兄,又是哪门派的?”

    冯君冲她笑笑,“冯君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

    “落花时节又逢君?”女子眼珠转转,看向那炼气三层的修者,“郭师兄……这是?”

    郭师兄摇摇头,侧头看眼冯君,“郭某愚钝,未曾听闻过,还望道友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就算了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你就当我是散修好了。”

    进了炼气阶段,那就不样了,不管走到哪里,他都算是修仙者,凡人不得修仙的规矩,是无法约束他的,他不愿意报出门派,监察者不能勉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有凡人悄悄修炼到了炼气期,只要他不愿意报出来历,监察者哪怕明知道,此人可能是凡人修仙来的,也无权调查。

    要不然各个世家都藏得有违禁品?想的就是族里有人踹开炼气的大门,就不怕调查。

    那名子弟若是够争气,在修仙界也闯出名堂的话,就可以带挈整个家族了。

    像冯君现在自称是散修,只不过是表示自己没根脚而已。

    表示没根脚,并不代表真的没根脚,而且散修也不是随便可以查的。

    举个栗子:以武入道的修仙者,在没有被修仙门派招揽之前,统统都是散修——监察者还能阻止人家修仙不成?

    不过郭师兄并不这么看,他沉声发话,“道友说笑了,我观道友的气象,不是散修可比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呢?你这里又是发电机,又是照明灯具,还有监控阵法和自己行走的车辆,能拥有如此多罕见物品的人,可能没有传承吗?

    随意聊天,他们就走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冯君走出去迎接监察者,来是礼数,二来也是不想让他们直抵小院,万影响了虞长卿的修炼,就可能造成不好的影响,居稍微缓冲下,好停了聚灵阵,大家都方便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小院的时候,蹭灵气的人已经知道外面来了监察者,当然是纷纷起身躲避。

    因为蹭灵气的现象实在太少见,监察者们没在意这些,而是直接上前,查验虞长卿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的身份不是假的,聚灵阵盘上还有无忧台的暗记,切都显得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不过,炼气层的年轻男子还是冷冷地发问,“你区区蜕凡层,何德何能,可以持有聚灵阵盘,在红尘行走?”

    这就是炼气期对蜕凡期的傲慢,而且说实话,他心里也嫉妒得很——我都没有聚灵阵盘。

    他在踏入仙门之后,接了红尘监察者的任务,要知道这是苦差事,凡俗界的灵气太少了。

    但是虞长卿不认为对方傲慢,她觉得这问题很正常,所以恭敬地回答,“师门知道冯前辈这里气象万千,着我前来看看,怕耽误我修行。”

    你无忧台啥时候这么阔气了?炼气层男子实在有点按捺不住,“不怕遗失吗?”

    这话已经涉及师门,虞长卿就不能再忍了,她正色发话,“旦遗失,无忧台自有主张……我在这里修炼,又有冯前辈护法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炼气层男子见她敢顶撞自己,脸沉,“好胆,你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

    “咳,”冯君冷冷地咳嗽声,“道友,这位小友已经说了,她有护法!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悻悻地看他眼,想说点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他可以欺虞长卿是蜕凡期,将来无忧台问起来,他也能用“不敬”的名义回答,不需要担心太多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有炼气三层的修者做护法,那他就没办法了,非要教训对方的话,很可能自取其辱,事后,他身后的人同样不能奈何冯君什么。

    还是郭师兄出口,打破了尴尬的局面,“这院子周边,我看闲人甚多……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另个规则了,家族里出了修仙者,也不能公然为家族培养修仙者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有人偷偷修炼到了炼气期,他整个家族岂不是都能开始修炼了?

    够资格搬迁进修仙界的家族,才能随心所欲地培养家族里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这就是前面说的,家族里有了炼气修仙者之后,只能不让别人查那人的历史,等那人在修仙界闯出名堂,把整个家族搬迁进去,才算真正的惠及族人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