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随风而逝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林三得到这个回答,心里真的是相当憋气:尼玛,好像还是你替我得罪的人吧?

    不过他也只能憋气,无法发泄。

    然而更令他气苦的是,林小佳联系窦家辉之后,才知道冯君已经离开了佛市,去了鹏城。

    林小佳也感觉到了,窦总对自己有点好感,就说鹏城距离佛市也不远,你跟他说声,办完事回来就是了,再晚我们也等着。

    窦家辉虽然对她有点迷恋,但是绝对不会让兄弟受委屈,“林经理你这话说得,实在没道理,约人有当天约的吗?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?”

    所以当天晚上林三叔摆酒,去的就只是窦家辉和董表哥。

    冯君不在,周先生也没来,倒也是半斤两,最后林三叔做主,答应给他们介绍家灯饰公司——错了就要认,现在丢掉百万的单子,能获得对方的谅解,回头就还能合作。

    而且,白夜还能借此送那家公司个人情。

    要不说真正能做大事的人,大都深谙取舍之道。

    就连窦家辉都不得不佩服他的果决,“今年是不能照顾你家生意了,明年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林三叔也很赏识他,“看重兄弟情义的人,我还认识几个,但是在买卖人里,很久没有见过了,窦生这么有主见,我虽然有些遗憾,却也很敬重你。”

    得,他们的关系倒是拉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冯君去鹏城,是临时有事,牟淼定的些芯片,出了些问题,他去再开拓个供货渠道。

    反正今天红姐去开会,好风景是跟她的战友见面,他留在佛市也没什么事情做。

    冯君在鹏城也有同学,两男女,女生是他们班的,两个男生都是同系的师兄,在学校的时候不熟,倒是他在羊城打工的时候,大家见过几次,关系处得不错,彼此可以提供借宿。

    在鹏城办完事情之后,他打电话请这三位吃饭,结果只有名师兄有空,不过这师兄又带了名校友来,居然是张运珍隔壁班的。

    三个都是男人,吃完饭之后,自然是有活动的,唱个歌啥的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师兄还想矜持下,说冯君你也不容易,省省吧,冯君笑着回答,说我在郑阳站住脚了,跟人合作些出口生意,要不也不会来鹏城订货不是?

    师兄闻言也不见外,居然问他是做什么生意,需要帮忙不?

    这就是有插手的兴趣,鹏城的人习惯了快节奏,他们这种关系,直来直去地说话很正常。

    冯君笑着回答,是跟北新罗做生意,师兄马上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反正大家活得都很勤奋,也都很努力。

    另位校友,跟冯君不熟,不过喝酒之后,KTV里大家再搂着小姐姐吼吼,感情也促进得很快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这位忍不住出声问句,“你跟张运珍,这是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冯君和张运珍这对,在学校里也算有名的,典型的郎才女貌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了,”冯君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我就是从佛市过来的,去佛市也没跟她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“再见都不是朋友”意思,彻底断绝关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无聊到去说她小舅的事——耿耿于怀,可不就是不能释怀?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这位迟疑下,还是仗着酒劲儿说出句话,“年初我在羊城见到她了,跟个黑人在起。”

    瓦特?冯君的眉头皱,“黑人?”

    “嗯,黑人,羊城的黑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”这位耸耸肩膀,“他俩看起来还挺亲昵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冯君愣了下,只是那么短短的下,然后摸摸额头,“这……我该说点啥?”

    他在羊城呆的时间不短,那些黑人怎么回事,他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隔壁班的这位,也是很为系花的堕落而痛心疾首,“老冯,其实我说句操蛋点的话,你别打我……那种女人,你当初就不该跟着来佛市。”

    冯君又愣了愣,然后笑了起来,“老高你真是实在,还要妹纸不……再来个波斯猫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感激这位,直以来,他都有点跳不出初恋的阴影,曾经,他以为自己跳出去了,但是这两天的佛市之行,让他意识到,多少还是有点影响。

    现在,他觉得自己彻底放下了,虽然……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,但终究是好事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醒来居然还是在KTV。

    刚回到羊城,他就接到了牟淼的电话,说是朝歌那里,他的司机出了车祸,被当地人打伤,对方还堵门要赔偿。

    朝歌是锅驼机的生产地,牟淼和刘小萱就在当地负责品质检验,本来两人开的是夫妻店,但是随着产量的提升,他俩也在当地雇了四个人帮忙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里,个是员,剩下三个就是搬运工兼品质检测员。

    反正朝歌是小地方,分工不是特别明确,其个搬运工做事机灵,兼职了司机。

    牟淼大部分的心思,都用在三代机上了,这司机其实可以被视为公司的副总。

    事实上,牟淼在朝歌,连公司都没有,就是以个人名义采购锅驼机——反正这锅驼机也没牌子,三无对三无,WHO怕WHO?

    没有公司,做事会方便很多,牟淼雇佣的四个人,连用工合同都没有,更没有五险金啥的,不过……也没有个人所得税。

    他发的工资,超过了当地的平均水平,铁铁够得上纳税了,发现了不合格产品还有奖金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管税的,至于员工愿意不愿意交,是人家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不正规的聘用制,但是在小地方,还就好用,当地人也不愿意去纳税。

    反正销售不发生在本地,工商税务想查他,都没啥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他新买的辆汉兰达,跟别人撞了,错还不在他的司机身上,结果车就被扣了,对方还堵着门找他要钱——不管怎么说,行车证上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冯君挂了电话,直接点开手机订机票。

    虽然牟淼的车已经被扣了,个人应该不会再受到什么威胁,但是牟淼是为他工作的,也是他从京城请到伏牛的,他有责任保证自己同学的安全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朝歌那边的人很难缠,他也怕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最快的班飞机,也是两个小时后起飞,冯君直接给王海峰和徐雷刚打电话,要他们先赶往朝歌,发动关系保护好牟淼。

    陆晓宁知道消息后,表示自己也想去——他跟冯君大部分的同学关系都不错。

    冯君说嘎子你还是看家吧,家里得有男人坐镇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打电话通知红姐和好风景,说我不能陪你们了,得先回郑阳。

    可惜了,本来他还以为,这次出来,没准能找个机会,尝试下又又飞啥的……

    非常意外的是,他在登机的时候,竟然发现了她俩的身影。

    好风景昨天就是在羊城跟战友聚会,红姐倒是从佛市赶过来的,不过……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,两小时之后的航班,完全来得及。

    在等待登机的时候,足够他把朝歌的情况简单介绍遍了。

    说起对伏牛省地方上的了解,好风景比红姐还要强点——她在伏牛的战友最多。

    梅主任分析,这定是牟淼被人针对了,否则的话,辆汉兰达扣在那里,当地人还急啥?正经应该是牟淼着急。

    不过她建议,是花钱免灾——没办法,体制里的人就爱讲个稳定。

    红姐可不答应这个处理方案,说这有点示弱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飞机在郑阳落地,三人走出机场,张采歆已经带着两辆车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戴着墨镜,看不出目光的焦点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冯君总觉得她在看着自己——哥们儿最近,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点儿?

    两辆车启动之后,直奔朝歌而去,好风景似乎有点意外,但最终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上路之后,消息源源不断地传来,王海峰家里的厂子,跟朝歌两个厂子有业务往来,最先打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那车祸根本就不是意外,而是朝歌辆卡迪拉克,主动撞到了汉兰达上面。

    按说卡迪拉克撞汉兰达,有点划不来,不过这辆卡迪拉克起码二十年的车龄了,基本上属于那种“除了轱辘不转,什么都转”的破车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人家是卡迪拉克,听起来就不像是碰瓷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海峰打听到了更多的消息:最近段时间,牟淼在朝歌个劲儿地买买买,手笔之大,引起了相当人的眼红。

    以前这种情况,已经让很多人不舒服了,不过当时的生产安排不规律,谁家都可能得到点活儿,这种情绪还不是很强烈。

    最近牟淼规范了生产流程,还搞了招投标,标的当然很高兴,但是那些没有标的人,就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反正经过这么段时间的合作,朝歌人也都知道了,这牟总就是纯粹的外省人,误打误撞来到朝歌的,甚至在郑阳都没多大背景。

    ——要是在郑阳有背景,肯定会有人跟朝歌打招呼的,这是伏牛省向的办事风格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