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误会源于不了解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两辆车赶到朝歌的时候,是下午三点,正是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想冯君也很不容易,十点钟的时候还在羊城,现在就到了朝歌,路顶着大太阳。

    牟淼选择的住处,是朝歌郊区的家宾馆,住宿条件尚可,最关键的是,他包下了后院好大块地方,放置锅驼机,不远处还有块荒地,是用来试运行锅驼机的。

    王海峰的Q7车,和徐雷刚的牧马人,都在宾馆门口停着,宾馆的大厅里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冯君行人走进来,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,他高大英俊也就算了,关键是红姐、好风景和张采歆,都是等的美女,而且个头都相当高,这种组合,在朝歌真的太少见了。

    就算那两个男性跟班,也是精壮汉子,看就知道不好惹。

    王海峰和徐雷刚也都在大厅,王海峰身边是两个年轻人,而徐雷刚身边则是四个军人,个两毛二,个毛二,两个小兵。

    冯君走上前,众目睽睽之下发问,“雷刚,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拦着牟总,不让走,”徐雷刚沉声回答,“还好我有几个军分区的朋友在,要不然真的不好说……这是姚参谋。”

    两毛二的姚参谋,是姜老太的干儿子,跟徐雷刚也认识,但是这次出面,还是姜老太的面子,也算是冯君行善的回报。

    然而,他也只能稍微阻拦下,万挑起军地矛盾,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责任。

    王海峰身边两个年轻人,是王家当地合作伙伴派过来的,老人没出面不是怕事,派出自家人体现出来态度就够了,不过,老人不出面,说明事情也比较棘手。

    红姐把王海峰扯到边,沉声发问,“警方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王海峰苦笑声,“没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没态度?”红姐愕然,“这是什么意思,这么多人聚集闹事,警方没态度?”

    王海峰又苦笑声,低声回答,“红姐,牟总的买卖做得不算小,但是对地方没贡献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,牟淼在当地没有公司也就算了,销售也没有,甚至连个人所得税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大半年下来,他在朝歌可是花了两千多万。

    当地的工商税务肯定不平衡,两千多万的流水多吗?真不算多,搁在朝歌也不算多了不起,但是……你不该无视我们的存在吧?

    红姐也是老江湖,直接发问,“那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车,”王海峰沉着脸发话,“把违章处理了,牟淼没事了,其他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违章?”好风景拿出了手机,“这个我可以帮问下,不过……车上保险了没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个交强险,”王海峰苦笑着回答,冯总这同学也真是的,二十几万的车买了,就只上了这么个险,要说朝歌这里,虽然很多本地人也是这么上保险,但你是外地人啊。

    “上去看看吧,”冯君带了人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围着的人见状,就想冲过来,不过被其他人拦住了,尤其是红姐带来的两个小伙子,直接黑着脸用郑阳话发问,“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郑阳人就大?”对方骂骂咧咧的,但是省会来人,对当地人多少还是有点威慑,而且冯君这行人的做派,看就不简单。

    牟淼和刘小萱在二楼的房间里,正跟两个当地人急促地说着什么,见到他们上来,终于松了口气,“冯君你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牟淼讲述得更明白,当地有姓徐的四兄弟开了个小工厂,以前也是承接过些锅驼机的活儿,但是质量差强人意不说,对牟淼的质检也是待理不理,就是那种“我做了你就得给钱”。

    牟淼据理力争,不该给钱的时候绝对不给,经常就吵吵得快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总算还好,有其他人居说合,双方没有真的动过手,只是关系比较糟糕。

    这次招标,十来家供货商,砍得剩下了四家,牟淼将这家直接排除掉了——活不行还毛病多,这种祖宗谁爱用谁用。

    徐家四兄弟这次彻底不干了,托人警告牟淼,你要是敢砸我饭碗,我让你离不开朝歌!

    牟淼当然不理他:光天化日之下,你能做出点什么?

    这也是他托大了,以前他跟徐家兄弟没少吵过架,但也没发生什么激烈冲突。

    后来有人提醒他,徐家在朝歌就是个大姓,以前出过个行署专员,现在还有不少徐家族人,都在体制里讨生活,没什么特别出息的,但是也有个市科技局局长,三个副处级干部。

    这四兄弟算混得般的,也开了个小工厂。

    前几天,个区地税局的科长,就来找过牟淼,想要知道他每个月给人发多少工资。

    这科长倒是不姓徐,但是他爱人姓徐。

    牟淼听就知道不对,我给四个人开工资,啥时候能引起税务局的关注了?

    所以他根本没承认那是工资,只说是雇人帮忙,个月千。

    反正他也知道,自己的员工,绝对不会去报税的。

    科长有点生气,说你支付的这点钱,还不到朝歌的最低工资标准。

    我支付的本来就不是工资!牟淼虽然是技术人员,这点轻重还是懂的,我是临时雇佣两个人,给人家点劳务费!

    那名科长拿他没办法,临走之前还威胁他:你最好搞搞清楚,这里是朝歌。

    然后就发生车祸,开卡迪拉克的就是徐家老三。

    撞车之后,车上下来三个小伙子,二话不说就狠狠打了司机小孟顿,直接将人打得鼻梁骨折,肋骨骨裂,头上开了好几个口子,还有轻微脑震荡。

    小孟现在就在医院躺着。

    对了,处理事故的不是交警,而是路过的巡警,巡警也姓徐。

    最扎心的是,现在宾馆后院里,存着五台锅驼机,全部被徐家兄弟接管了,还有十台正在做老化测试的锅驼机,也被强行止了测试。

    牟淼不在乎那辆汉兰达——也不能说不在乎,但他最在乎的,是这十五台锅驼机。

    汉兰达没了,是他个人的损失,但是锅驼机没了,影响的是冯君!

    冯君看眼跟他说话的那俩人,直接沉声发问,“那四个合作伙伴呢?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名年男子站了起来,苦笑声,“我们正在协调。”

    “协调?”冯君看眼牟淼,又冷冷地看他眼,“你确定……没有找错协调的对象?”

    现在是徐家找牟淼的麻烦,你扯着牟淼个劲儿地说什么?

    年人脸黑,犹豫下,还是耐着性子解释,“我的意思是,徐家在这里的势力很强,如果……如果牟总还想继续在这里做锅驼机的话,最好适当地跟他们服个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跟他们服软,”牟淼很干脆地表示,“他们的制造工艺和工作态度,都不能让我满意,我不会砸自己的招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转包给别人,”年人沉声发话,“让他们做质量管理,没谁敢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牟淼冷冷笑,“我的人还在病床上躺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时的口角,”另名年人沉声发话,“误会源于不了解,小孟的事只是枝节末梢,咱们这边处理好了,他那边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此人眼,“你又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区zheng府的小人物,”年男人坦然地发话,“来这里,是为领导们分忧解难,毕竟现在是和谐社会。”

    冯君挠挠下巴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们觉得,牟淼在这件事里,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做得都没错,”区zheng府的人正色回答,“理论上讲,点问题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阵,冯君忍不住了,“你可以说‘但是’了。”

    年人还真有“但是”,他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但是理论正确,不代表实践就正确,总设计师说过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标准。”

    “牟总的问题,就在于忽略了实践,心想做好事情对不对?肯定对,但是要放在具体环境当来考虑……这里是朝歌,要尊重朝歌的地方风土人情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脸上,泛起了浓浓的嘲讽之色,“放任别人以次充好,这就是朝歌的风土人情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性子不要那么急嘛,”区zheng府这位有点不高兴,“我没说鼓励以次充好,我只是说,朝歌不是郑阳,更不是京城,地方宗族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出去了,”冯君摆手,又看向另名年人,“你也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看冯君眼,毫不犹豫地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王海峰很有眼色地把门关住了。

    冯君看眼红姐,“地方土棍……道上人物镇得住不?”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,再刁蛮的村民,也是怕混混的。

    不等红姐说话,好风景先出声了,“别的地方不好说,朝歌这里不行,这里的人心眼不大……很固执,你找混混来,能镇得住次,但是用不了多久,又会在别的方面刁难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怕道上人物,但是给了对方面子之后,还会变着法儿地折腾你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很明显,道上人物,请次可以,请两次也可以,不停地请,这也是很大的费用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