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章 心神不定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徐家开始,还真是打算组织上百十号人去郑阳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家终究是不缺乏体制里的干部,严厉地制止了这种行为。

    去二三十个人就够了,再多的话,有理都可能变成没理——只冲这种大规模的组织能力,官府也不会放过你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体制内的思维方式,般人不会理解,总要解释番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家人上路的时候,还是被人拦住了,出面的是副市长兼警察局长,他正告徐家人,我希望你们别去郑阳。

    徐家群情激愤,就说我们不去郑阳可以呀,把我家人放回来!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家族在地方上蛮横习惯了,副市长……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然而,副市长还真横下心了,他正色发话,这不是我个人的想法——我跟你徐家也没仇没怨,这是组织的决定,你们要是真不懂事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还好,徐家也有明白人,马上上前保证,说我们只是去警察局探望,没有去别的地方的意思,毕竟我们徐家人被抓了不是?

    副市长也不想激化事态,徐家在朝歌基层的影响力,真的很让人忌惮。

    于是他表示,那行,我相信你们的保证,不过难听话我搁在这里,你们要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,那就等着市里秋后算账吧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“秋后算账”四个字,被他**裸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副市长也没办法,他倒是想绉绉地说话,但是对面就是帮不开窍的生瓜蛋子,体制内那些微妙的措辞,他们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最终,徐家的三辆车还是上了高速,辆依维柯,两辆小车。

    事实上,徐家的明白人也不少,上车之后,大家相互传下就知道了,副市长是不希望咱们去sheng委或者省zheng府闹事,要不然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空气,多少就变得轻快了些,有人更是表示,“他也有怕的?切,出了朝歌,他还管得着?警察局早先不理咱们,现在知道怕了?他不让去,咱们偏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,说话的人胸口就吃了记重拳,“玛德,你小子是牟淼派来的卧底吧……”

    长话短说,受了这系列的打击,徐家人的精气神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来到关押着人的派出所的时候,都没了多少闹事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,他们还在继续接受打击,警方拒绝了他们探视的请求,理由是担心串供——事实证明,发生在朝歌的抢劫案,不是两个人能独立完成的,外面还有大量未归案的同伙。

    紧接着,载人的依维柯,被查出了尾气超标,警方收取罚款两百元,要求他们立即把车停到三环之外,否则予以暂扣——做为伏牛的省会,必须维护青山绿水的环境。

    尾气超标,还真没有冤枉这辆依维柯,这是跑客运的车辆,各种证照都齐全,两名交警没查出毛病,但是车实在太老了,检查尾气是查个准。

    依维柯不想离开,车上拉的全是老弱妇孺,交警二话不说就招来了拖车,个年人想上前说情,直接被旁边派出所的同志制服,抓了进去。

    有老人和女人坐在地上撒泼打滚,警方拎着执法记录仪在旁边冷冷地拍摄,也不理会——这大热天的,你想怎么折腾,随便你。

    天实在太热了,连看热闹的人都不多,于是徐家人折腾出身汗之后,跑到阴凉地歇息——大家是来闹事的,不是来自杀的。

    午后,天色开始转阴,个多小时后,地上的热气也散去不少,他们又出来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这下,围观的人就多了起来,但是派出所也毫不手软,接连抓了个人,抓第九个的时候,徐家人发现,警方是真敢把人全抓完,顿时哄而散。

    在很多**,警方显得软弱可欺,但事实并不是那样,那是国家暴力机关——“暴力”可能跟“软弱”划等号吗?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有没有人愿意为此承担责任,遇上个不怕事的领导,肯为下属兜底,那就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有能力的苦主,只要兜得住底,警方同样没什么压力——阻碍执法你有理啦?

    徐家人并没有完全散去,但是此后就老实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天快黑的时候,帮人簇拥着牟淼,来到派出所,看在场的徐家人里,有没有涉及打人或者扣押锅驼机事件的人。

    别说,牟淼还真的又发现两人,个老头个年妇女,这两人在扣押锅驼机的时候上蹿下跳,威逼恐吓宾馆的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倒是殴打司机小孟的三人,都是小伙子,这次就没跟着来郑阳。

    牟淼指认,老头拔腿就跑,看上去也奔六张的主儿了,跑得点都不比年轻人慢。

    年妇女没反应过来,被警察抓住了,没过多久,老头也被押了回来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,攻守之势彻底易位,现在不是徐家肯不肯善罢甘休的问题,而是牟淼打算穷追猛打到哪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桩戏剧性的事件发生了,有两名朝歌人赶来,向派出所状告徐家老四——他俩的独子被此人重伤致残。

    这个案件,朝歌警方已经处理过了,徐老四赔偿伤者万元,不过伤者的父母认为,这个价格太不公道,是警方逼着他们接受的——关键是徐老四还欠着三千没给!

    这事儿不太好界定,郑阳警方不是法院,也不想得罪朝歌的同行,没必要揪着处理过的案子不放,不过托人辗转打个招呼,表示下态度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朝歌又传来消息,徐家的几个小伙子,得知家人在郑阳的处境,暴怒之下,不顾别人的阻拦,砸了两台锅驼机。

    得,原本尚未坐实的抢劫案,在这场冲动之后,起码个“故意毁坏财物罪”打底,那是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    冯君知道这消息之后,觉得此事暂时可以告段落了,于是毫不犹豫地进入手机位面。

    第眼入目的,就是林黛玉……哦不,米芸珊。

    冯君目送着她离开,仔细回想了下两人的对话——我确实说了,要帮她进入蜕凡境。

    好风景修行的速度,实在太慢了点,龙凤至尊的尝试,还是得着落在米芸珊身上啊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冯君找了保哥儿的人,在客厅里安装空调,他已经是寒暑不侵了,但是抵御暑气和寒冷,终究是要耗费灵气,而且这是待客的地方,也要讲点逼格的不是?

    见他开始在小院安装空调,虞昶珠也找过来,说她的房间也需要个空调——“我自己出钱买,电费也出钱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就笑,“你住在院子里,就是我的客人,空调我都要安的,以前不过是没人帮忙顾不上,电费什么的,你也不用再说了……我又没电表。”

    虞昶珠的耳朵很尖,“电表……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是,”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目前他在东华国卖的发电机,都是各个势力自家用的,哪里用得着什么电表?

    反正既然给虞昶珠安装空调了,其他房间也安装下好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冯君的房间里就清净了点,米芸珊走过来,犹豫下,鼓足勇气发话,“神医,我……已经调整好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她眼,表情淡定地拿出了本秘籍,“这个……你拿回去看看,熟悉下。”

    米芸珊拿起秘籍来,《翔龙御凤和合真解》个字映入眼帘,她的脸腾地就红了,忍不住轻呼声,“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冯君冷冷地看她眼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,”米芸珊强自镇定地回答,脸却是越发地红了,有若成熟的圣女果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转身快步离去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神不定的缘故,左脚绊住了右脚,踉跄两下,差点摔个跟头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冯君抱了台笔记本,来到了虞昶珠的房间,“来,我弄了个关于贡献点的数据库,现在教你使用下……对,手指按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天公地道,他没有占她便宜的意思,电脑这东西,还是必须教教的,他给她准备的是指纹识别开机的本子,手指怎么按,那都是有说法的。

    虞昶珠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男性的炽热气息,觉得头晕晕的,智商急速下降,好半天都是教了后面忘记前面,只是觉得身子越来越软。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啊?”冯君终于有点不高兴了,“这点东西都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天热,感觉有点暑了,”虞昶珠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穿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,”冯君觉得这理由太扯了,“才装上的空调,已经打开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热,”虞昶珠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你身上很热,又靠我这么近,我脱件衣服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君倒退两步,“你知道骚扰修仙者的罪……算了,我再帮你调低两度。”

    反正这晚上,他教得很用心,某人却学得极不用心,最后还好奇地问句,“你跟米家那老女人说什么了?怎么看她直心神不定的?”

    冯君根本没理她,就当没听见了,快步走出房门,心说我要告诉你实情,就该你心神不定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