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恶向胆边生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于梅仁做事,其实还是相当谨慎的——做为于家唯的出尘期修者,他没有权力犯错误。

    他仔细观察了两天,而且距离很远,并不着急动手。

    于梅仁已经猜到,这男女练的是什么功法了,不过他没有往王室功法方面去想,在修仙者的眼里,东华国王室算什么?

    正经是在修仙界,又又修功法很常见,偏重采补才算走歪了路,又又修是正道——天地间的阴阳大道,谁敢说是邪术?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于梅仁从郭炼气那里得到消息赶来,已经有点晚了,没有看到林黛玉原本是阶武者,刚刚转化为蜕凡层。

    他若是看到了那幕,肯定还会有别的想法,不过既然没有发生,就不探讨了。

    于梅仁对又又修功法没啥兴趣,不过既然对方是又又修,他就不能拿着女修才是蜕凡境界,来公然刁难冯君。

    观察了两天之后,他才想抵近观察,猛地发现,咦?聚灵阵木有了?

    晚上不启动聚灵阵也就算了,第二夜照样没有启动,他心里就生出了狐疑之心,第三天夜里,他就靠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于梅仁必须承认,他真的没有想到,居然被对方叫破了行藏。

    不过,叫破就叫破了,他也假设过,万被对方发现,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掣出了检测盘,测试对方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果然才是炼气三层,他心里大定,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其他的都是虚幻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提出,不但要得到远程通话的术法,还要知道聚灵阵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聚灵阵的法门?”冯君眉头皱,眼睛也眯了起来,“你这是……欺我炼气期?”

    “我无意欺你,”于梅仁抬手,道索子钻出了他的袖子,瞬间就将冯君绑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冯君顿时吓了跳,这出尘期的修者出手,也太让人绝望了吧?我根本来不及躲闪啊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出尘期的高手确实很强,但是于梅仁的战力其实很般。

    他使出的缚仙索,是于家的镇宅法宝之,号称是金丹之下无物不缚。

    炼气期修者算啥?出尘期的照样能拿下!

    这缚仙索,他般不会随身携带,也就是这次来跟陌生人交易,他特意带了防身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确定,对方是炼气三层的修为,不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他又不能确定对方的根脚,直接以碾压的手段拿下,省得再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拿下了对手,他才冷冷笑,“米粒之珠,也敢称我为道友?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抬眼看下阳伞下的米芸珊。

    米芸珊人虽然柔弱,心性却是坚韧,她已经被眼前的幕惊呆了,但就算是这样,她也没有惊呼,只是怔在那里,默默地流泪。

    于梅仁其实是有杀人灭口的心思,见到她不吵不闹呆在那里,时间也就懒得理会——对出尘期的修者来说,蜕凡二层跟蝼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冯君虽然被捆住了,但却没有慌张,怔了怔之后,沉声发问,“前辈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终于知道叫前辈了?”于梅仁抬腿脚,将他踹翻在泥水里,轻笑声,“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帮你家长辈管教你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管教,”冯君躺在泥泞,竟然笑了起来,“敢问前辈,可否赐下字号?我也好知道……是谁代家里长辈管教我,这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都是反话,他这么说,就是个意思:有种你报上字号来。

    于梅仁是真不敢报字号,他知道眼前这人,拥有无忧台都很重视的潜力,更有传言说,此人身后有了不得的传承。

    修仙界的秘术颇多,了不得的传承,自然也少不了更多的秘术,他已经准备强取豪夺了,分外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精血、怨咒甚至时光回溯,大家族的子弟遇害,经常会有这种信息残留下来,方便族人追凶,更是保障族人生存的手段。

    就拿虞长卿做例子,她带了聚灵阵盘在红尘历练,不啻于三岁小儿闹市持金。

    但是知情人没谁敢去抢她的阵盘,就连监察者,最多也就是借用下阵盘,都不敢借的时间长了,原因无他,阵盘上有无忧台的印记。

    谁敢抢了阵盘,无忧台马上就会派人追杀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哪怕是地球界的绑匪勒索赎金,都是要不连号的旧钞,这道理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于梅仁也担心对方的秘术,不敢报自家的字号,于是冷哼声,“铸剑峰解超群!”

    我知道了,这解超群是你惹不起的仇家!冯君心里明白了,于是又冷哼声,“原来是解前辈,这教导之恩,没齿难忘,敢问解前辈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指示没有,”于梅仁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你这聚灵阵,有剽窃我解家大阵之嫌,你可有什么说辞?”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了,要干掉这小子,不过既然能栽赃给解家,倒也不着急取其性命,问出聚灵阵的奥秘,以及远程传音的法门,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得到这两样,他吃撑着了,去对付个无冤无仇的家伙?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轻声笑,从泥地上坐了起来,“无耻之辈见得多了,今日方知无耻之尤。”

    被识破了!于梅仁也不以为意,他对自家的缚仙索信心十足,所以微微笑,“我本有心来交易的,但是你拒不吐露根脚,得罪莫怪……要怪就怪你修为不高,却身怀宝物。”

    冯君晃动下身子,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,他笑着发话,“我知道你不是解超群,不过顺着松柏峰姓郭的查下去,总找得到你……若是你不想祸及整个家族,最好识趣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于梅仁仰天大笑,“你的仗恃,不过如此,我出来的时候,没有任何人知晓,姓郭的也被我困在阴河,生死掌握在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冯君也笑了起来,“那就是说,你若回不去,他就死定了?”

    于梅仁没有杀死郭炼气的想法,他只是想困住那厮,省得别人再来参与交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姓郭的都是心甘情愿被困——这厮来谈交易之前,想必在家里留了后手,我若是有危险,肯定是观泉谷于家干的。

    于梅仁听到这话,也没有生气,反而是继续笑着,“谁能让我回不去……是你吗?”

    冯君的身子,被缚仙索绑着,但是他有恃无恐地微笑着,“这是法器还是法宝,祭炼过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祭炼过,”于梅仁微微怔,然后又笑了,饶有兴趣地发话,“我允许你求救,不过……可能吗?”

    他不认为,仅仅是自己祭炼过的法宝,就能泄露自己的根脚。

    这样的秘法……未必定没有,但是他不可能那么倒霉。

    但是下刻,他还是探手向对方抓去,“看来得换个地方跟你聊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他的手才伸出半,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,“噗”。

    冯君问对方是否祭炼过,当然不是想借着法宝查到对方根脚——他就没这能力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祭炼过的法宝,旦断绝了跟主人的联系,会有反噬。

    有反噬就好,他就有了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于是他果断地默念,“退出!”

    下刻,他就退回了现代社会,他认为,身上的绳索会跟着自己回来,就像身上的衣服样,不过到了这个位面,他相信对方不可能继续控制绳索——会脱落的吧?

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绳索……居然没有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冯君在瞬间就恢复了自由,他忍不住微微愣:这样就挣脱了吗?

    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,因为再次进入手机位面的话,他还是会被绑着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开始抓狂:难道说,我只能在晋阶出尘期之后,再进入手机位面吗?

    他定定神,拿过盘瓜子来,嗑了足足半盘,才又拿起颗虞家秘制的毒丸,含在嘴里——咬牙就能喷出毒液的那种。

    至于说出尘期的修者,可能毒液倒射而回,他并不是很在意,大不了失败了,再回来嘛!

    反正只要默念退出,他就可以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点,“走你~”

    下刻,他又回到了手机位面,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上紧缚的绳索,顿时就松动了。

    视觉可以骗人,但是缚仙索这种法宝,是主动追踪型的,旦失去了束缚的对象,还是跨越位面的失踪,反击直接就作用到了主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于梅仁这口鲜血,喷得不冤,缚仙索真的是遇到了克星。

    冯君可是没想这么多,旦发现身上的索子松动,对方又伸手向自己抓来,他使劲挣动,左手就挣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紧要关头,容不得他多想,他左手抬,就死死地攥住了对方伸出来的手。

    出尘期的抓,力道大得惊人,冯君只觉得胸口闷,口鲜血差点就喷出来,左手也感觉像是要炸裂般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种种不适,硬生生地抓着对方的手,心里默念,“退出~!”

    (又到月底了,凌晨惯例有加更,预定下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