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 后知后觉的朝歌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拿出的纳物符,极大地刺激了红姐和好风景。

    可以储物的装备,谁也希望拥有,就是红姐的话,哪怕不图自己方便,只说拿这个东西赚钱,也赚得海了去啦。

    心黑点,几千万美元真不是问题——比如说,先去趟缅甸,再去趟迈瑞肯啥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,冯君这么高调地拿出纳物符,目的也是为了让她俩知道,看到没?只要蜕凡了,就有这么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至于说有的纳物符不需要灵气,他根本提都没提,也省得她俩丧失了修炼的动力。

    反正时半会儿他也搞不到那种纳物符,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而事态发展也正如他所料,当天晚上,各人回房间之后,红姐在凌晨点发过来了威信,“教练,后院亭子里,点半,我要练瑜伽……”

    不光是她急了,好风景也急了,她现在正在巩固阶武者,倒是不着急修炼,但是她除了白天上班和代课,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了洛华庄园,至于说回家……家是什么?

    而且在很多时候,她会拿着龙凤至尊无上心法,前来认真地跟冯君讨教。

    庄园的发展,终于走上了正途,后院的聚灵阵很快就达到了巅峰,新栽的竹苗也开始了快速的生长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有人来到了庄园山门口,是朝歌的四个合作伙伴,求见牟淼。

    牟淼见徐家不再硬气,本来都有搬出去的想法了,但是他没想到,随着时间的推移,朝歌那边出现了新的变数。

    他在前几个月,跟冯君商量过规模化生产的模式,直接以订单的方式招标,选出了三个生产厂家,以及家总成,淘汰了其他十几家。

    牟淼跟徐家交恶,就是因为这件事,而这四个合作伙伴,都没有给他提供多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做总成的这家还好,起码是有人直陪着他,也试图帮助双方调解。

    另外三家基本上是连面都不露,就是专心地生产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的态度,也不能认为就是错误的,在商言商,我专心做自己的产品,保证产品达标,需求方你按合同付钱,其他的事情,大家相互不要干涉。

    成熟的商业模式,就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真的是屁话,这种完美的合作方式,只存在于书本,合作伙伴陷入困境,不伸出援手帮助,早晚会影响到自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唇亡齿寒,小孩子都懂这个。

    在些商业环境比较好的地域,可能会出现局部类似的案例——每个环节的商家都是自行其是,不过问太多的外界因素,但那也只是个例。

    具体到朝歌来说,那里的商业环境并不是很好,甚至可以说比较封闭,成熟的商家就不应该有这样的经营理念。

    但是这四家还真就对牟淼的困境不闻不问,至于说真正的原因,前也说过了,他们认为牟淼会受到交货期的限制,最终会向徐家服软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他们何必去当面硬扛徐家?让姓牟的自己去处理就好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,只要质量没有问题,不怕牟淼不收——真当供销合同是假的?

    然而,牟淼和刘小萱在朋友的接应下,逃离了朝歌,他们隐约感觉到,事情可能有变化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牟淼强烈的反击,徐家三兄弟抓走三个,虽然老大最终交保释放了,但是老三老四,据说是要判了。

    更为糟糕的是,牟淼拒绝了其他人的说合,定要搞得徐家兄弟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这四个合作伙伴闻言就着急了,做总成的还好点,那三家直接联系刘小萱,说刘总我们又批货加工完了,你啥时候验货付款?

    牟淼在招标之后,是规范过合同的,预付款百分之二十,不过很显然,想要赚钱,得拿到剩下的货款。

    刘小萱正满肚子邪火呢,听到这话直接回答,我们最近忙着打官司,顾不上执行合同。

    这三家听就呛了,你们这么做不地道呀,那点预付款,连人工都不够,原材料和机械费用,都是我们垫着的。

    你们现在想起来,自家是垫付资金的?刘小萱越发地恼了,我们当时被徐家刁难的时候,你们就没想到,我们是因为给了你们合同,才得罪了其他家吗?

    所以她非常光棍地表示:那我们爱莫能助,对了,朝歌的商业环境实在太差,我们以后回去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    这三家闻言,勃然大怒,刘总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咱们可是签着合同呢,实在不行,就只有法庭上见了。

    那就法庭上见呗,刘小萱不屑地冷笑,有种的来郑阳抓我回去。

    这三家听这话,也没了脾气——去郑阳抓人,难度实在太大了,尤其是对方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这钱不要也不行呀,大家终究是垫资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托别人问,难道你们前期的预付款,就打算打水漂了?

    牟淼这边的回答是,就是打算打水漂了,反正我们有钱,这点损失不算啥。

    正经是你们这朝歌,根本就是个大坑,现在止损还来得及,省得将来赔更多。

    遇上这种有钱又有脾气的主儿,谁都得头疼,人家有任性的资格啊。

    而且这样的主儿,你跟他打官司,也不好打赢!

    华夏跟迈瑞肯不同,不是资本主导的社会,而是官僚主导的社会,但就算是这种官僚社会,资本足够强大,而你身后的官僚不够强大的话,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牟淼损失得起——其实是冯君损失得起,但是朝歌这四家损失不起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派人前来协调,不过牟淼根本不买账:大家都损失了,就这么好合好散了吧。

    哪里可能好合好散?牟淼的预付款是分批支付的,厂家生产可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具体来说,牟淼的招投标,是千台锅驼机,他可以分五个批次订货,每次两百台。

    那么他每次需要支付的预付款,就是两百台零部件的五分之。

    但是生产厂家囤积原材料,不可能只囤积两百台的,千台的单子,三四百台的原材料总要有——万遇到材料紧缺呢?

    而且,为了防止上游随便对原材料涨价,他们也要支付部分预付款,起码吃吃喝喝之类的人情,那是绝对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这就又是笔开销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牟淼旦决定收手不干,朝歌人的损失,比他也不小——买来的原材料,倒是还能低价出手,但是间的差价,已经让人无法直视了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这三个商家能标,是因为在此之前,已经跟牟淼合作了不短的时间,也挣了不少钱,就算这次赔得比较惨,但是大致来说,也赔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三家不会这么算账,此前我家赚了,这次就活该赔吗?天底下没这个道理!

    商业上的事,码归码。

    但是刘小萱的逻辑不是这样的,在她眼里:此前你们三家赚了不少,是吧?这次我们出于信任,也选择了你们三家,没错吧?

    我和牟总遇到麻烦了,需要当地人居交流说合,你们却无动于衷!

    这就是你们对于我们的信任的回报吗?

    所以她硬邦邦地撂下句话:只要我没死,以后的合作不用指望了,你们该干啥就干啥去,就算牟淼答应了,我也不会答应!

    前就说过,牟淼是个活得很木然的主儿,对于很多事情,并不喜欢斤斤计较,生活的很多算计,他两口子,刘小萱说了算。

    刘小萱也发现了,牟淼的老板兼同学冯君,也是个重情义讲道理的,并不在意自己的小算盘,那她自然要有仇报仇快意人生——让你们再扣我的汉兰达!

    这四家听,对方连这话都说出来了,再没有侥幸的心思,于是赶紧往区里汇报,希望区里能出面帮着协调下。

    区里的个别人,开始就知道此事了,但是大多数人对于牟淼的生意,了解得还不算多。

    牟总在朝歌,根本就没有注册公司,生产的产品也没有牌子,甚至走账都都是个人账户,而当地的合作伙伴,也不愿意从公司账户上走账——至于原因,大家都懂的。

    现在区里听说,牟淼在半年内,就下了两千多万的采购单子,大家都是目瞪口呆:握草,那个小小的宾馆里,居然还藏着这么大的桩买卖?

    光是买卖大也就算了,最关键的是:这也初步形成了条产业链。

    牟淼是选了四家企业合作,锅驼机的技术含量也不高,但是这终究是个系统,只凭这四家,绝对做不出来锅驼机——别的不说,这四家里起码没有钢铁厂。

    牟淼的离开,自然也不止是影响了这四家,两千万的单子,对当地来说,涉及的金额绝对不止两千万,这就叫工业产品的拉动作用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四家企业已经停工,还酝酿着裁员,只说工人们没了收入,饭店都得少去两次。

    饭店老板有句MMP,不知当讲不当讲——我们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这四家把消息捅出去,是想让区里做主,不管是严惩徐家,还是威胁起诉牟淼,总得做点什么——这会影响到咱们的经济。

    然而令他们哭笑不得的是,区里的反应居然是:谁知道这锅驼机,是怎么卖给北新罗的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