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3章 不是很方便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朝歌的四个合作伙伴发现zheng府不太靠谱,只能起南下郑阳,求牟淼给条生路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不是只带了张嘴巴来的,他们说了,区里相当重视我们跟牟总的合作,如果可以继续合作的话,被扣的锅驼机可以送到郑阳来,车也可以开走了。

    牟淼这人心比较软,觉得大家此前的合作,也还算不错——这四家都是他亲自拍板的,那些刺头厂家,都被他剔除了。

    他想松口,但是刘小萱绝对不答应,先别说那些有的没的,你们真有心谈,把汉兰达送回来。

    那边表示,我们做不到啊,交通肇事得当事人去处理。

    好吧,牟总不是当事人,但是小孟还受着伤——关键是,徐家不答应交警的调解,要起诉小孟和车主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太扯淡了,刘小萱又不是没在朝歌待过,以那种地方的习气,这种肇事,只要有人打个招呼,再花点钱,直接就能把车开出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四位是担心把车弄回来,牟淼还不松口,那就是鸡飞蛋打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还耍这样的心眼,刘小萱也比较失望,这样的人,有什么合作的必要?

    其实这四家也看出来了,她在意的是车,而不是那十五台成品锅驼机——车是牟总两口子的,锅驼机可是冯总的。

    冯总不差钱,牟总两口子还真是比较抠门。

    就连区里的人都说,车不急着还,倒是锅驼机,可以让他们派车来拉走。

    这四家人这次堵在洛华庄园门口,就是要告诉刘小萱:车辆的事,我们不是当事人,不过我们可以先把宾馆里那三台锅驼机运过来——那里原本有五台的,被徐家砸了两台。

    刘小萱非常干脆地拒绝了:锅驼机不着急,那是我们起诉徐家兄弟的证据之,你们急着送过来……是想救他们吗?

    她这个逻辑……倒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见到将他们驳得哑口无言,刘小萱才愤愤不平地表示:新的厂家,牟总已经找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是谈生产的问题了,我认真地奉劝几位,别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名合作者终于忍受不住了,“你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刘小萱也勃然大怒,“我都从朝歌逃到郑阳了,是我欺人太甚?”

    吵闹之,门外又来了两辆车,辆速腾辆卡车。

    开速腾的是个略胖的年轻人,他在山门停下,摸出手机来打电话,“大胖,我到了,让你的人开门。”

    门岗认识他,但是章法不能乱不是?打开对讲机说两句,然后笑着摆手,“窦总请。”

    刘小萱侧头看他眼,“你是……窦家辉?”

    窦家辉和牟淼也认识,她从牟淼嘴里,没少听说这个人。

    二胖见她站在门里,知道不是外人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是我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刘小萱,”刘小萱伸出手来,笑着发话,“现在跟牟淼在起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听说过,听说过,”窦家辉也笑着伸出手,跟她握握,“牟淼那小子福气不小啊,找上这么个大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窦哥你这不是开玩笑吗?”刘小萱捂着嘴笑,“听说你在南越,人财两得!”

    “老冯这货啥都好,就是嘴上没把门的,”窦家辉本正经地发话,“你别信他的,牟淼就比他老实……好了,我今天是来送货的,等会儿再聊?”

    他才说要离开,旁边走过来两人,笑嘻嘻地发问,“这位朋友,您认识冯总?”

    窦家辉扫他俩两眼,然后看向刘小萱,他可是看到此前的吵闹了,“这俩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牟淼在朝歌的合作伙伴,”刘小萱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现在那边,合作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窦家辉点点头,然后侧过头发话,“你们找正主儿去,我现在也是跟着冯总混饭吃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位是搞总成的,名叫王超,他跟牟淼的关系,并不比其他人更好,只是做人圆滑点罢了,他笑着发话,“问题是,我们就见不到正主儿呀,窦总您帮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啥也不帮,跟你没那交情,”窦家辉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让我兄弟不高兴了,那就是让我不高兴了,赶紧让开啊,再不让开,信不信我揍你?”

    “别找事儿啊!”王超旁边这位不干了,他正火大着呢,“揍我,就凭你?郑阳这两年是怎么啦,随便什么外地的阿猫阿狗,都敢来号两嗓子?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窦家辉的眼睛顿时就红了,“孙子你说啥呢?”

    窦家的血脉里,就有种说不清的古怪基因,分外受不得气,经常上演“激qing杀人”。

    刘小萱可是听牟淼说过窦家的怪异,见状大惊,“窦总,窦哥……给我个面子,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那位却是还不知死活,他嘴角撇,不屑地发话,“切,动手?就凭他?”

    朝阳来了男三女,对方大小两辆车上,总共不过四个男人。

    窦家辉气得额头的青筋直蹦,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“孙子,你先狂着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庄园里开来了辆车,是冯君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来门口,倒不是专程来接窦家辉的,两人实在太惯了,无须如此客气,他来接的是袁家人,袁有为放暑假了,个劲儿地说要来玩,袁子豪正好休养得差不多了,也来看小友。

    冯君是真不想让他们来,但是他跟袁有为说了,你考全班前三才能来,结果袁有为直接回了他句——第二就算失败了,还前三?

    事实上,袁有为今年小升初,全校第二,考虑到他所在的学校,这含金量,可以说不比冯君曾经的县状元差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袁子豪跟着来了,老爷子直想面谢救命恩人,人老了怕冷,也就是这盛夏的时候,愿意出门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冯君救过袁老,但是他认为那是场交易,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谁也不欠谁的。

    现在袁老来看他,他就要按华夏民族的传统来接待,尊老爱幼……对方可是老幼都有。

    袁老行人昨天就来了,虽然他只是个退了休的yang委员,也不缺人接待,住宿更是被安排在伏牛大酒店。

    今天他要来洛华庄园,而且不想惊动地方,但是臧市长还是全程陪同。

    对臧市长来说,这不止是个退休的省bu级领导,关键还是他党校同学的老泰山,而那党校同学刚升为正厅,这样的同学情谊应该珍惜。

    有传言说,这同学的正厅好悬没升上去,当时他的老泰山快死了,没人买账了,后来……老泰山奇迹般地起死回生,拎着拐杖去吵架——你们考核的是干部,还是干部的老丈人?

    考核的当然是干部啦,老丈人折腾番之后,那位就正厅了。

    臧市长交往的是同学,但是同学的老丈人也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两辆车前后来到了山门口,都是七座的商务车,见到冯君在路边站着,袁子豪主动走下了车,“冯国手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是老态龙钟的,但是嗓门真的很大,动作也很矫健。

    “国手不敢当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老人家你在家歇着就好,跑我这儿来,白白浪费精力,万有个伤风感冒的,我就成了国家的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袁子豪看他眼,大声发话,“你架子大嘛,我请不动,所以来看你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觉得自己有架子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请人的话,如果不拿着枪去请,请得到请不到,都是正常的……袁老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不说不想去京城之类的话,就只揪着个逻辑不放——你请不动我,就是我架子大,凭啥你请人,就定要请得动呢?这不公平。

    袁老是什么人?他知道有本事的人架子都大,更别说有本事的年轻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不介意对方夹枪带棒地说话,只是哈哈笑,“所以我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臧市长冷眼旁观,心里也明白了,这年轻人真不好打交道,他原本打算跟着进庄园的,见状就觉得还是离开的好,“袁老,你们聊着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啊,”袁老在位的时候,眼里是没有副市长的,但是现在人退了,有个跑前跑后的副市长,也很难得了,尤其又有二女婿的层关系,“起进去看看吧,也是你的地盘呢。”

    臧市长看向冯君,好死不死地,冯总也正好看向他。

    袁老招招手,把两人拢到起,低声发话,“大师,这是臧市长,你应该听说过,是你的父母官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对臧市长的印象不错——起码蹭着坐了次飞机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欢迎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,估计臧市长不想声张,所以只是很正常地招呼声。

    臧市长笑着点点头,他也知道,眼前这货比较刺头,所以说句,“打扰了,我的人起进去,方便吧?”

    般而言,在郑阳市的副市长眼里,亿万富翁真不算啥,他就是随口问,表示对对方的尊重——他随身跟着的,无非是司机和秘书,不该跟着领导进去吗?

    然而偏偏地,冯君摇摇头,笑着回答,“不是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六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