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摄魂事件(一更求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好风景得到储物戒,并没有四下声张,体制内的人,最知道低调的重要性了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很善于独自享受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梅老师晋阶的次日,红姐也突破了关口,晋阶阶武者。

    徐雷刚表示,自己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他比红姐早修炼了半年,现在两人都是阶武者——这让他情何以堪?

    转眼,袁老家人就来了四天,庄园里差不多都玩遍了,也逐渐地接受了这里的规矩:后院不能随便去,山谷的竹林倒是没有这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还有个地方,他们也没去,那就是庄园里的三个库房。

    站在山头上,能看到库房的些情况,不过经过前期的磨合,大家都明白了彼此的态度:冯大师对袁家人有善意,但是前提是,袁家不要尝试挑衅主人。

    甚至袁子豪和袁化鹏父子都注意到了,很多拒绝的话,都是别人说出来的,冯君很少直接表态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冯君怕他们,也不代表他很圆滑,而是说,大师还算比较珍惜这份友情。

    袁有为看到了库房里的全地形车,想下去玩的,但是袁化鹏直接镇压了儿子,“不许去,先问你冯叔,他让你去,你才能去!”

    第五天,徐雷刚终于也晋阶高阶武者了。

    正好袁有为在庄园里待得腻歪了,想出去游玩,郑阳这么大,他还没好好玩过呢。

    袁有为要出去,李婷肯定会跟着,但是袁子豪舍不得离开竹林。

    袁化鹏也舍不得,他对灵气不是特别敏感,但是他在竹林里,发现了此地的另桩好处,这里那啥——有男人的福利!

    他年轻时也是很爱玩的,要不然也不会跟冯君说了那么句——我已经不玩戏子很多年。

    爱玩,就玩得自己身体有点亏,但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亏,也拒绝吃补药——年纪轻轻的,吃那些玩意儿做什么?都是些虎狼之药,会伤元气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身体,是有隐患的,只不过他自己不肯承认,此番在竹林里,经过灵气的多次洗涤,慢慢地把身体补起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半夜,他居然按捺不住,悄悄把李婷叫进自己的房间,狠狠地摩擦了番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重拾旧日雄风!老婆居然问他是不是吃药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觉得,这个竹林好啊,缺啥补啥,定要多待两天——下次人家未必让进来了。

    李婷不想独自带着儿子出去,就拉上徐若芳,去找徐雷刚。

    徐雷刚正好心情不错,但他做为冯大师的大弟子,刚挣脱了副班长的位置,也不好意思大肆庆祝,于是很痛快地答应了,“行,我带你们去玩!”

    李婷还有意跟冯君套套近乎,“要不……把大师也叫上?”

    徐雷刚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他自己跟着冯君沾了不少光,内心深处,也希望家人能沾沾光,但是说实话,他欠大师太多,不立点功劳,实在不好意思张这嘴。

    家人愿意主动巴结大师,是他求之不得的——你们学会自己把握机会呀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去找冯君的时候,冯君正好挂了电话,急匆匆往外走,脸色极为难看,红姐、好风景和张采歆跟在他身后,都是脸的肃穆。

    徐雷刚直接改口了,“大师……这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事,”冯君随口回答,然后看眼他身后的人,笑着发话,“小有为不是说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他对袁有为这熊孩子,没啥成见,男孩子嘛,谁小时候没熊过?知错能改就好。

    “上午下雨来的,”袁有为笑着回答,他也是开朗的性子,“冯叔,下午跟我们起去玩吧?”

    “冯叔有事,”冯君随口回答,“你们去玩吧,刚下过雨,别玩过山车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们行四人,开了王海峰的Q7走了,徐雷刚走进前楼问句,“晓滨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李晓滨摇摇头,“不知道,红姐接的电话……好像是有人食物毒。”

    “食物毒?”徐雷刚眨巴下眼睛,“有没有搞错,那不是该去医院吗,谁这么大面子,请大师出面?”

    袁有为这熊孩子来了句,“没准是很多人起毒,这时候就得冯叔出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”李婷无奈地捂额头,“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,瞎咧咧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就咱四个吧,”徐雷刚笑着发话,“这天保不定还要再下雨,也不用往远走,裕枫乡有片湿地,保护得挺好……去那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袁有为这熊孩子还真说准了,冯君他们匆忙出去,还就是因为出现了起群体性毒事件。

    按说这事儿跟冯君不搭界,谁那么大面子请他出面呢?

    真没谁有那么大面子,问题在于,有人说,这是洛华庄园使出的摄魂手段。

    今天白杏镇有人结婚,按地方上的习俗,大cao大办是免不了的,男方家摆了九十九桌,还真不算多的,菜品也相当丰盛。

    酒席开始俩小时,很多人没吃完呢,有人闹肚子跑厕所,也有人上吐下泻,大家都说是吃坏了。

    主家感觉很冤枉啊,我们的饭菜都是新鲜的,你们吃到哪个菜有馊味吗?

    有人说,你家这条件,摆这么丰盛的酒宴,估计会很吃力,是不是买了瘟鸡瘟猪来糊弄?

    然后就又有人想起来了:你家好像前两天,买过乌大王家的死鸡死羊?

    现在的白杏镇,没人提洛华庄园,也没人提冯总,大家说起来就是乌大王。

    主家也不敢否认,可是……那只死鸡,我们在谈婚事的时候,就吃掉了呀。

    死羊呢?死羊呢?众人马上化身福尔摩斯——就是那个布瑞藤版的狄仁杰。

    主家心里发虚,两只死羊,甚至还有些死物,确实都被他们买来,做成今天的菜肴——没办法,伏牛这边结次婚成本太高,没法不抠。

    但是天公地道,他们买来食材,都是洗剥干净之后,冷冻了起来,昨天才拿出来做,这大热天的,谁敢做成熟食冷藏?

    反正现场就是个乱了,几个重症患者已经开始往区医院送,很多人也是瞅着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主家的辩解,别人也是信的,而且也有人猜测,这可能是主家买来的些熟食,出现了问题,但是有人说了句,“听说那些死鸡死羊,都是没了魂魄的……别是乌大王要招阴兵吧?”

    完蛋,这句话说出来,大家担心的就不止是那些毒的人了,那些没灾没病的心里都在嘀咕:尼玛……招阴兵?

    这时候,大家就不能再无视冯总了,乌大王再狠,也是冯总账下的小兵!

    有人建议,这事儿咱得跟冯总说声,洛华庄园好歹也是在白杏,这乡里乡亲的……

    但是没人知道冯总的电话,个别两个能打听到,但是不敢联系冯总。

    倒是红姐,不愧“社会”二字,她进洛华庄园的时候,并没有大张旗鼓,但是……真的不止个人认出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求助电话,就打到了红姐的手机上,说镇子上恐慌情绪很浓,都说乌大王要招阴兵了,不管跟洛华庄园有关没有,你们最好出个面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个消息,就感觉自己的膝盖了箭,你们吃婚宴毒,原来是我的责任?

    但是这个事儿,不过问也不行,他要保持神秘感,但也得防止自己被别人妖魔化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往过赶——不管对方怎么妖魔化他,起码他人到了,这就是个态度:这事儿真尼玛不是我干的!

    原本他是想跟红姐两人去的,但是张采歆定要跟着去,说你去迪吧收拾刘洪的时候,我都跟你在起,白杏镇会更危险吗?

    冯君想起往日相处的点滴,也不好拒绝她——那时两人都已经勾肩搭背了。

    好风景见,那我也去吧……她在警察系统里,也有几个熟人。

    洛华庄园到白杏镇,真的很快,Q7车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路程。

    冯君抵达的现场,不是饭店,而是镇子边个大院,以前是个预制板加工厂,现在空荡荡的,院子里的野草,都有将近米高了。

    院子靠墙的地方,有几溜平房,也有平整出来的空地,差不多三四亩地,房间前面是茂盛的杨树,遮蔽着这几亩地。

    空地上停着七辆车,以面包车居多,还有两三百号人,有人躺着,有气无力的,还有人站着,吵吵嚷嚷的。

    Q7车停下来,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,就算不认识车型的人,也看得出来这车不般。

    然后,车上走下来男三女,男的极为帅气,女的个顶个地漂亮,尤其那六条明晃晃的大长腿,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不过更令在场的人恐惧的是,他们的头上,有只乌鸦在不住地盘旋。

    冯君呲牙,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,“我是洛华庄园的冯君,有人说我招阴兵?谁说的……能站出来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众皆无声,只有乌鸦在他的头顶盘旋,发出“嘎嘎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好风景的电话响了,她接起电话来,“……什么,可能是沙门杆菌?”

    (第更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