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 术名落雷(三更求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今天的幕,落在了高强的眼里,搞得这个坚决反对将医玄学化的主儿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他定要问问冯君,“大师,那雷电是你弄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微微笑,转身离开了,并没有做出回答。

    但是不回答,就已经是回答了——人家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当然,面对三女的提问,冯君就不能不答了。

    回到后院之后,冯君才走进亭子,好风景后脚就跟了过来,紧接着就是张家姐妹。

    她们三人都是肚子好奇,能忍到现在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王海峰、徐雷刚和陆晓宁三人,则是站在远处张头张脑,他们心里很好奇,但是那三个女人跟大师的关系,跟他们三个徒弟不样,得注意分寸。

    冯君想想,这男女有别也不能差别太大,于是抬手,将他们三个也叫过来。

    “趁着大家都在,我就直说了,今天我用的就是道术,名为落雷术,现在我的手上,没有男修直接修道的功法,你们三个先用心修武,等武道大成了,我再帮你们设计道术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六人早想到了这个可能,但是听到他亲口直承,还是有点恍惚——还真是你做的?

    沉默半晌,好风景率先打破了寂静,“雷电可以控制,那……时间呢?”

    冯君深深地看她眼,思索下才摇摇头,“长生很不容易,延寿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阵默认,然后才是张采歆出声发问,“得多高的修为,才能学落雷术?”

    冯君再次回答,“我拿给你的功法,学到头都不行,得下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问过,王海峰才出声发问,“大师,怎么才算武道大成?”

    “破先天,”冯君回答得很明白,“能短暂滞空……你们先用心修炼,能破先天最好,如果破不了,我看以后能不能想出些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短暂滞空?”徐雷刚愕然,“那不是就可以飞啦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吗?”冯君笑了起来,然后他的身子慢慢悠悠地离开了地面,步步向前走去,竟然越走越高,三十几步之后,离地超过了三米。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王海峰见状,顿时倒吸口凉气,“我还以为自己修炼的速度不错了呢,原来差大师这么远……做到这步都不算修道?”

    冯君身子晃,倒退了回来,笑着发话,“其实武修也有武修的好,以后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顿了顿,才又出声,“不过我要提醒你们点,修炼的资源是有限的……你们最好不要声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,”嘎子第个表示支持,他是三个男人里最快达到高阶武者的,这让从小就经常受欺负的他,信心有些爆棚了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谁敢泄露出去,就算君哥你不计较,我也放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徐雷刚心说,怪不得别人叫你嘎子呢,还真是缺弦儿。

    你不泄露——就不考虑让你父母多活几年吗?

    当然,这是徐胖子的吐槽,他的父母早亡故了,跟哥哥姐姐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,肯定是家人,血脉割舍不开,但是真要说亲近到什么程度,却也未必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在伏牛长大的,哥哥姐姐们早就去了京城。

    其实徐雷刚是有点心思,为小公主和爱妻谋些福利的,不过现在,也只能暂时作罢。

    好风景却是脸黑,她还真的想为母亲讨要点什么,现在却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沉默阵之后,王海峰再次出声发问,“大师,要破先天,得多少年?”

    冯君深深地看他眼,“这个不定,不过以你的情况……二十年之内,破不了先天的话,你就不用勉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……”王海峰低声重复遍,默默地点头。

    说了没多长时间,天上居然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竹林修炼了,”三个男徒弟出声告辞,修道的前景,大大地刺激了他们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修道,混个先天也是可以的,能飞来飞去,多么地拉轰?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不忘叮嘱声,“别太着急了,要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走了,剩下三个女人面面相觑,良久,红姐不无遗憾地轻喟声,“原来,我离道术还有那么远?”

    “已经很不错了吧?”冯君笑笑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整个华夏,又有几个人知道,道术是真正存在的?”

    能够听闻这样的消息,你已经不亏了!冯君盘腿坐,笑着发话,“今天耗费了不少灵气,让我回回红。”

    红姐今天受了刺激,还想抓他去练瑜伽呢,见状也只能收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第二天还是阴天,红姐、张采歆、徐雷刚和王海峰大早就离开了,明显是要把昨天的事情敲定,不让大师离开郑阳。

    在多方努力下——其实主要还是袁子豪的努力,他的人脉真不是白给的,昨天他若是吃了亏,没准事情就那么过去了,没吃亏,事态还在僵持,他的态度就相当重要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关注下,省警察厅名副厅长亲自打电话问朝歌市局:你们发传唤证,到底是个什么程序?抢了别人的东西,还要用车祸栽赃?

    你说你不是栽赃?那好得很,麻烦你告诉我,被你们传唤的那个人,跟车祸有什么关系,值得用几十号人去抓人?

    这问题问得针见血,不能说冯君跟车祸点关系都没有,但以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,最多只不过是当时他在场,可以问询,抓人就有点过分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动用几十号人,还是跨地区抓人——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

    朝歌这边也没什么可解释的,只是表示,可能是沟通上出了点问题,我们的人昨天损失惨重,也没有抓捕到对方。

    既然省厅出面了,我们就暂时不抓捕了,至于我们的人,希望省厅快点放回来。

    朝歌的态度很明确,这次偷袭不成,我们认栽了,但是这件事有没有结束……还是两说!

    省厅副厅长非常不爽,不过没办法,他不是对方的直属领导,而且地方上有自己的利益诉求的时候,不卖别人的面子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不过副厅长也是个狠人,直接告诉托付自己的人:人家不卖袁老的面子,还说伏牛不是京城……反正郑阳这边可以多审几天,不着急放人,我帮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朝歌方固然死扛,副厅长的面子,又哪里是那么好驳的?

    这天依旧是阴天,冯君在午的时候,才打坐完毕,起身来到前楼,正好赶上吃午饭。

    嘎子向他反应,说门口又多了几家烧香的,是昨天那些毒者的家属,新郎家里抬了个炉鼎过来,专门供大家烧高香用。

    冯君听,头就大了,“诗诗,安排人把那个炉鼎搬走……告诉他们,最近阴天,我懒得计较,我这儿是植树造林的地方,引起火灾的话,我跟他们没完。”

    李诗诗眨巴下眼睛,“要不这样,谁想感谢冯总,在山门附近栽棵竹子,您看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李晓滨听到这话,忍不住翻白眼:真是马屁精。

    冯君觉得,小迎宾这建议很是在理,庄园里两片竹林有点碍眼,要是别人都知道,冯总喜欢竹子,也就解释得过去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袁子豪气呼呼地走了过来,“都是什么帮混蛋,老子要是没退,直接个电话打给伏牛sheng长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直接弄残废两个,”袁化鹏杀气腾腾地发话,“这事儿雷刚就能办。”

    自家的老爸差点被保护了,而且还找不回场子,这种耻辱,是个人就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私下做小动作,”袁子豪摇摇头,“就直接说,我怀疑他们的动机,是不是冲我来的……定要问出幕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这是扣帽子,以他的身份,旦被人算计,那是对整个体制的挑衅——就算他已经退了,也是曾经的yang委员。

    您已经退了好不好?袁化鹏感觉有点无奈,自己这老爸,有时候就是看不清形势,“老爸,您当年也是沙发果断的人,手下也几十条人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能样吗?”袁子豪不满意地看他眼,“现在是要建设法治社会。”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他那个年代过来的人,真的没有圣母情结,死人见得太多了,就像手机位面那些人样,遇到该杀的人,下手绝对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“切,”袁化鹏不屑地哼声,“昨天您见到的,是法治社会该发生的事吗?”

    袁子豪顿时无语了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雷刚在跟人喝酒,觥筹交错之间,他出声发话了,“张所,您既然是我战友的兄弟,有个不情之请……还得请您关照下。”

    “徐主任这么说,就太见外了,”瘦小的张所长干笑声,“咱兄弟单位嘛,军民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不空口白话,”徐胖子提起手边的公包,刷地拉开拉链,里面是红彤彤的票子,“这是二十万,算兄弟送你的辛苦费。”

    张所的眼睛眯,狐疑地看着他,“徐主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雷刚呲牙笑,“没别的意思,有个人,得罪了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(又是三更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