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慢慢地后悔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跳下来的年轻人个子不高,米六左右,微胖,长得倒是不算难看,细皮嫩肉的。

    门房直接挡驾,自打冯总在白杏镇露了手,天天有人过来求治病。

    求治病也就算了,关键很多人希望给碗水就行,说自己会布施的。

    布施是随心的,不是说治病要花多少钱,也就是说,来人基本上都存了占便宜的心理。

    门岗对这种事情,般都是直接挡驾,今天猛地听人说“毒”,就愣了下。

    人都有善心,俩门岗也不例外,他俩不说什么要找冯总,直接眼睛瞪,“毒还不赶紧送医院?我们这儿不是医院,不想你家人出事,就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苦着脸发话,“送过医院了,没治了……别人指点过,才来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么的,医院治不了,你送这儿来?”高门岗苦笑着摇摇头,“什么毒?”

    年轻人黑着脸,沮丧地回答,“百草枯。”

    “百草枯……”矮门岗重复遍,然后就叫了起来,“百草枯?那玩意儿谁治得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百草枯,”高门岗也呵呵声,“这个药必死的,神仙来了也没救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们出钱,要多少给多少……只要治得好,随便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哈,”高门岗不以为然地哼声,“治不好就不给了嘛,对吧?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他眼,“治不好、治不好……治不好总不能狮子大张嘴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还是快找名医去吧,”高门岗摆手,“真的,别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冯君安步当车走了过来,“我记得买雪糕了吧?来根绿豆的,要冰大的。”

    俩门岗早就看到他往这边走了,高个闻言,马上走到冰箱旁,取出三根冰棒来,给冯君根,自己和矮门岗也分根,然后才笑着发话,“原来您喜欢绿豆的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冯君撕开包装,吭哧咬了口,走到垃圾箱旁丢了包装,然后走进岗亭,随口发话,“其实咱自己熬点绿豆汤,把绿豆煮到刚刚开花,然后冻起来,才更下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下午去买点绿豆,”矮个笑着发话,“搁冰糖好点吧?”

    三人聊着天,直接把矮胖青年撂到了边,根本不管对方着急上火。

    这不是两个门岗无情,而是他们身为曾经的农民,对百草枯这东西太明白了,喝了必死不说,还是慢慢地死,着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之后,冯君才看向那矮胖青年,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堵着大门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抹把额头上冒出的汗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我妹妹毒了,求见庄园冯大师,还请这位朋友帮忙引见下……我必有报答。”

    冯君其实刚才也听了个差不多,于是侧头看眼高个门岗,“我听到是百草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高个门岗摸出包烟来,想要敬冯君根,见他摆手,于是散给矮个子根,边发话,“我已经说了,这毒谁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眼矮胖青年,又咬口雪糕,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赶紧送医院吧,别瞎耽误功夫……要相信科学。”

    矮胖重重地叹口气,“我们就是从医院出来的,医生说不行了,听说冯大师治疗毒很有经验,才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?”冯君不满意地看他眼,“沙门杆菌跟百草枯能样吗?”

    他是小县城里出来的,对百草枯也很了解,这种农药可以起个名字,叫“有足够的时间后悔”。

    百草枯不是服下马上就死,而是会导致肺部纤维化,这个过程是渐进的,而且是不可逆的,到最后整个肺都没法呼吸,点点地死去。

    肺部逐渐纤维化的痛苦,整个过程异常残酷,可以持续十余天甚至月余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可谓是最残忍的农药,没有之,那些剧毒的农药,口闷下去就挂了,让服用者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,相对还比较仁慈些。

    百草枯服用到定剂量的话,真的无药可解。

    其实冯君很想试试,自己解得了解不了这毒,这算是种挑战。

    对大多数人来说,能够治病救人,成就感其实还是很强的,尤其是这种不治之毒。

    不过这年头的人,不能随便乱救,冯君倒是不怕扶起跌倒的老人,但是他不怕麻烦,不代表他喜欢麻烦。

    他要看对方的态度,再决定出不出手,农夫和蛇的故事,他又不是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矮门岗心里有点不忍,悄悄给矮胖青年使个眼色——这位就是正主儿。

    矮胖青年却是心里着急,时没注意到这个眼色,而是大声发话,“没错,我就是听说,大师的药水,能解沙门杆菌的毒,才特意赶来,求大师发个慈悲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矮门岗干咳两声,又使个眼色给他,“大师又不是医生,跟你非亲非故,你有啥自信,让大师出手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这次反应过来了,他又惊又喜地看着冯君,“您就是冯大师?”

    冯君狠狠地瞪了矮门岗眼,“我说……你是不想干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师恕罪恕罪,”矮门岗赔着笑脸,抬手拱拱,“终究是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冯君摸出根烟来,抬手指指他,“看在你是好心的份儿上,我这次不跟你计较,再有下次,自己滚蛋……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”矮门岗赔着笑脸,双手捧着打火机,为对方点着烟,“我肯定不让他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冯君哭笑不得地看他眼,“你这口气……简直比我还大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看眼矮胖青年,“你觉得……你够资格跟我对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……”矮胖青年犹豫下,硬着头皮发话,“请问大师,您这话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他没觉得自己资格不够,他的家族势力不小,认识的人里,没谁敢这么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的意思,”冯君的本意,也不是侮辱人,“你连直系亲属都不是,换个做得了主的人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车上又下来三人,打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她的面容憔悴,但是依旧看得出,年轻时肯定是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快,脸的焦虑,“小天,怎么样,能见大师了吗?”

    冯君不等矮胖青年出声,就出声发话了,“服用百草枯几天了?”

    女人楞了下,然后下意识地回答,“七天半了……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冯君并不回答,而是看眼矮门岗。

    矮门岗马上狐假虎威——刚才的小动作被大师看到了,他必须得挽回印象,“来得及来不及先别说……你凭啥以为,大师就该出手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女人先是愣,然后马上发话,“我们给钱,要多少给多少……绝对不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矮门岗冷冷哼,“要是治不活呢?”

    “治不活……”女人眼睛红,犹豫下回答,“那个解毒丸有吧?我们先出十万,买五颗。”

    我去,冯君听得哭笑不得,合着你连行情都摸过了?

    两万颗解毒丸,那是他在白杏镇上报出的价格,然而,当时他对的是帮镇民。

    对上有钱人,价钱就不能这么计算了,两万颗解毒丸,那是平价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做的是跨位面的生意,还是垄断的,台发电机能被他卖到两百两黄金,接近百倍的利润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当时的毒事件涉及了他的名声,他不得不出手救治,虽然不舍得为那些症状轻的人花费丸药,但是对方肯平价买的话,他还是会卖的。

    现在嘛,服用百草枯的人,跟他点因果都没有,他凭什么两万颗往外卖?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两万颗不卖,百草枯和沙门杆菌不是回事,你们也没理由把我请到庄园外……知道白杏人为什么能请我出去吗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钱的事好说,你开个价。”

    冯君沉吟下回答,“两百万颗。”

    百倍的利润,他就是这么挣钱的,当然,其实钱是次要的,关键是看对方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两百万?”矮胖青年听得就是愣,“这个,大师,您这也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怎么,嫌贵?这可是条人命啊。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愣了愣,还是反应过来了,“明白了,白杏镇的沙门杆菌,涉及到了大师的名声,我们现在只能纯粹花钱,买大师出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心说你还不算太笨,“要不你给我个出手的理由,也行。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思索下,摇摇头,“算了,两百万就两百万……能保证治好吗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那不可能,谁敢保证治好百草枯?两百万就是颗丸药的价钱,其他的我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眼睛瞪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大师,您这就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就两百万,”女人出声了,“两百万我买大师出手,只要能救活人,条件随便你开!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君看她眼,淡淡地发话,“你能做主吗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