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先治吧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女人闻言,眼泪又下来了,“那就是说……小蕙以后只能这么躺着了?离不开呼吸机?”

    冯君摊双手,很坦然地发话,“但是起码,我能保证她不死,十年之内,你要是能找到合适的肺源……也可以考虑换肺,你要明白,我这个保证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,”旁边个医护人员发话,这是个瘦小的年女人,看起来是个比较权威的专家,“如果不是吹牛的话,整个华夏没谁敢做出这样的保证……全世界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确定,她是不是在指责自己吹牛,不过他也没兴趣去计较。

    等到治疗结果出来,事实会证明,他有没有吹牛。

    女人默默地流泪,显然,她希望女儿能得到更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就在这时,矮胖青年出声了,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冯君,“大师你刚才说服药之后,做简单治疗……那就是说,还有复杂治疗的吧?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睛又亮了,心说幸亏带了外甥来,我现在真的是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冯君波澜不惊地点点头,淡淡地发话,“有复杂的,有九成概率,保证她恢复正常,但是需要时间,而且……我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很沉重的代价……女人和矮胖青年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,还是矮胖青年出声发话了,“大师能不能说下,有多么沉重?”

    冯君思索下,“比如说,折寿……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和女人对视眼,这才想起来,此人被当地人称为“有神异”。

    有神异的话,做些逆天的事情,会折损寿命,这个逻辑没错。

    那些医护人员则是表现各异,有人耷拉着眼皮不以为然,也有人饶有兴趣地看着。

    过了阵,又是矮胖青年出声发话,“大师,那么……能不能治好之后结账?”

    他还防着对方是骗子呢——总不能你说个“折寿”,我们就又哗哗地花不少钱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以,”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我就先只收你两百万,等她活蹦乱跳了,你把账结清就行,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想,两百万早已经给了,刚才就是赌把,这解毒丸能不能见效,那眼下对方又说了这么多,等人治好了,或者说死不了……再结剩下的钱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所以他点点头,然后看向女人,“小舅妈,我觉得可以……您说呢?”

    女人默默地点头,“好的,我们答应。”

    你俩别光说答应啊,冯君无奈地摸摸额头,“我是说,咱们先小人后君子,我要是能把她完全治好,你们仅仅付出四百万,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很果断地出声发话,“那你要多少?只要能治好我女儿……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笑了,他怪怪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“你觉得……我是差钱的人吗?”

    女人呆呆地看着他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目光居然出现了丝羞恼,“那你说吧,你想要什么?我们努力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缺,”冯君下巴微扬,傲然地发话,“所以我也不知道,我想要什么……你们觉得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翻白眼,低声嘟囔句,“这叫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条件,是在为难人——什么叫“我们拿得出手”?

    女人也有点懵,“大师您的意思,我们不是很明白……能举个例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举个例子?”冯君想想,“比如说,你家有万年老山参没有?”

    矮胖青年又是翻白眼,心道别说万年老山参,就是千年老山参,这个世界也未必有。

    女人也懵了,思索下摇摇头,“这个……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冯君无奈地看她眼,“我是打个比方,要不这样……你能买下周围十平方公里的地,送给我吗?”

    女人听这话,反应过来了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那都不是问题,“周围十平方公里的地,我买不下,不过我可以折现。”

    这是钱的问题吗?冯君哭笑不得地看她眼,“我也不差买地的钱,麻烦的是手续和搬迁……我再说遍,我只是打个比方!”

    女人终于回过神来了,她侧着头想了想,“要不……个海外的铜矿?”

    海外的铜矿?这次是冯君有点懵了,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。

    但是铜矿……我需要吗?冯君想想,还是摇摇头,“太费事,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女人又沉吟片刻,咬牙,“送你家上市公司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上市公司……”冯君又翻个白眼,“算了,我嫌麻烦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躺在那里的女孩儿身子动,醒了过来,呼吸罩下,传出了微弱的声音,“妈,我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泪腺顿时就崩了,眼泪哗哗地下来了,她两步就扑过去,“小蕙乖啊,妈在呢……妈给你找到医生了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的声音微弱且含糊,“妈,我错了,可我真的不想死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死不了,”女人抬手抹,甩下了连串的泪水,“就好了,就好了,小蕙你要坚强,要挺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活不了啦,”女孩儿的眼泪也哗哗地下来了,“我就是后悔……后悔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冯君受不了啦,“先治病,条件……你们回头再想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摸出个白色的瓶子,倒出颗桂圆大小的丸药,“喂她服下去。”

    瘦小的年女人戴上塑料手套,小心地接过丸药,仔细地上下打量,价值两百万的丸药啊,这辈子她都没见过,好阵才出声发问,“有什么禁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冯君摇摇头,“直接吞服,或者温开水化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……”女人看着有点犹豫,又看眼女儿,“小蕙,给你化成水?”

    她的女儿最近几天各种药吃的……比饭都多了,见到药就恶心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四肢被固定着,但她还是努力地点头,“唔,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求生**真的很强烈,那么大颗丸药,伸脖子就咽了下去,然后又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冯君见这情况,也不着急离开了,索性打个电话,让李诗诗派人送辆车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海峰的Q7车下来了——这车的空间大,不过奇怪的是,开车的居然是红姐。

    冯君走下大巴上了Q7,见到她也是愣,“我就说嘛……王海峰怎么舍得离开竹林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钥匙都在桌上,”红姐将座椅往后滑,放倒椅背,惬意地躺在上面,双大长腿直接跷到了方向盘上,“我就是过来看看,你又遇到什么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天气太热,Q7车停下了,空调却没关,为了防止憋闷,两人将车窗放下些来。

    冯君也放倒了副驾驶的座位,懒洋洋地跟她说起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红姐出声发问,“真治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你不看看我是谁,”冯君傲然回答,“我可是红姐的男人呀,怎么能说不行……那不是等着坐飞机吗?”

    “红姐可舍不得送你飞机票,”红姐很深(liu)情(mang)地摸了下他的脸庞,懒洋洋地发话,“既然她有钱,又死了老公,独生女儿……要她二十个亿不行吗?”

    这是搁在现在,要是再提前年,估计她会惦记上市公司,不过她已经感受到修仙的好处了,连经营玉石买卖的兴趣都弱了很多,上市公司……那岂不是会更累?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“算了,咱又不差那点儿……我说,座位靠后点,摸不到腿!”

    红姐再把座位往后划拉下,嘴里嘟囔着,“摸着腿又怎么样?你也用不了……你敢说自己不差钱?现在你总共才几个钱?”

    冯君伸手,抚摸着光滑的玩年腿,干笑声,“反正有来钱的路子,何必出那洋相呢?反而让人小看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地,天上就多了几片云彩,又过阵,红姐出声发话,“呦,车上下来个女人,冲咱们来了……这大妈年轻的时候应该不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现在也不是很老,”冯君弹起了座椅,直起腰板,“这不知道要说啥。”

    女人来到车门口,敲敲窗户,冯君推开了门,“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车门开,映入女人眼帘的,就是双惊心动魄的大白腿,往上看,她都看到了裙子里的蝴蝶翅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看到了红姐的脸——那是张风情万种的美艳成熟的脸。

    她定定神,然后出声发话,“那个……孩子觉得好些了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”冯君懒洋洋地发话,“真想谢我,你就想想,你能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红姐伸手,狠狠地拧他胳膊把——这么老的女人,你也看得上?

    冯君侧过头来,狠狠地瞪她眼:你有病吧,拧我干啥?

    女人却是没在意他俩的小动作,“小蕙现在状态挺好的,我就是来问下,什么时候吃第二颗?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她才又发话,“我能给您什么,我也不知道……只要我有,您只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