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小秘书使坏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古佳蕙在吃晚饭的时候,还是被张采歆拖到了前院。

    她再次仔细地感受,却是真切地感觉到了:前院,真的不如后院舒服!

    她身具高级的乙木属性,感知能力虽然比张采歆差点,但是比大多数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很遗憾,感受到了也没用,晚饭过后,她无法再进入后院了,咳得再厉害也不行。

    事实上,前院和后院间,只有个月亮门,没人在那里拦着,但是知道这个规矩的人,没谁敢违背。

    于是杨玉欣和古佳蕙就这么住下了,日常三餐之类的东西,并不需要她们花钱,但是在庄园里,也不能随意走动,受到的制约比高强还多。

    那辆豪华大巴车也留下了,这车是她的外甥秦天天从朋友处借来的,当然,这个问题花钱就能解决,正经是车上很多仪器,也是从别处借来的,这个得还。

    秦天天对于小舅妈和表妹住进庄园,表示出了很大的震惊,不过在私下见过小蕙之后,他不得不承认,表妹看起来……确实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他听从舅妈的吩咐,将车上的仪器基本都拆走了,就留了台便携式的呼吸机——这东西不值几个钱,关键是万表妹的情况出现反复,能及时救命。

    他将设备带走之后,也解散了那些临时聘请来的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其有人就问,古佳蕙的毒,是不是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得不到答案,有些人郑重地向秦天天建议:定要小心观察,对方毕竟不是真正的医生,就算初期能做出有效的治疗,但是后期专业不专业,那也是两说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,弄得秦天天挺心烦的,然而同时,他还不得不向这些人做出提示:记得保密!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说这种话的时候,对方看自己的眼光,似乎像是在看个弱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他时不时地给小舅妈和表妹打个电话,了解下情况。

    但是杨玉欣得了冯君的警告之后,都不敢跟外甥多说什么了,只是个劲儿地说,小蕙不错,恢复得很快,你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不担心也不行呀,秦天天很苦恼,他老妈可是说了,定要他照顾好古佳蕙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的他,连洛华庄园都进不去了,只能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七天,秦天天在白杏镇的眼线汇报说,又有人开了大巴车,停在洛华庄园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是剽窃我的创意呀,”他决定去看看。

    冯君听说门口又有了大巴车,心里也是阵腻歪,这还没完了?

    不同于上次的是,他知道这次来求助的是什么人——此前臧市长特意打了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来求救治的是外国人,来自南新罗,昏迷了年的植物人。

    南新罗人没有直接找冯君,而是通过个投资商,向市里提出请求,希望市里能帮着联系洛华庄园的主人,让他出手救治植物人。

    郑阳市zheng府听到这个请求之后,是懵圈的,他们完全不能明白,南新罗人为什么会跑到郑阳来治疗植物人,而且寻找的……竟然不是从事医疗行业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投资商面子很大,在郑阳投资得有工业园区,国内外也很有影响力,这点小事主要是没必要跟省里领导打招呼,所以人家才跟郑阳市说声。

    他跟南新罗有业务往来,从牵个线,大意就是你们如果能把人治好,人家也会来郑阳投资——我们个圈子的,大家都是有实力的。

    市里领导觉得有点不解,就说你们有没有搞错,应该是找家医院来治疗吧?

    结果那投资商说了,没搞错,那人就不是医生,但是治疗植物人很有套,袁子豪知道吧?他年前植物人了,就是被这个人治好的。

    正儿经体制里的人,谁还能不知道袁子豪?每个省的sheng长,大家未必能全部背得出名字,但是袁子豪可是做过部长的人,下面哪个省能不跟部里打交道?

    哪怕是英雄谱背得不好的主儿,上搜下,也知道此人有多牛了。

    大家打听,还真有这么回事,而且最关键的是,袁子豪前阵还来郑阳了,就住在洛华庄园,前两天刚走。

    那么这件事很可能就是真的了,不过冯君此人……该怎么联系呢?

    然后就有人发现,臧市长跟袁老走得比较近,亲自陪袁老去过洛华庄园。

    所以跟冯君沟通的重担,就交给臧市长了。

    冯君接到臧市长的电话,真的是相当意外:我啥时候跟你关系这么好了?

    他必须承认,老臧是帮过自己的,比如说帮自己和好风景买机票。

    上次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放了臧市长的秘书小沈进庄园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,他领的是袁家的人情,这点绝对不能搞错。

    其实打心眼里讲,他对袁家这个二姐夫的同学,有些淡淡的不满。

    上次曹卫华的事情,就不说了,臧市长表示,他不分管城建系统,对曹局长没太好的办法——这可能是实情,但是毫无疑问,他也没打算出多大力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跟朝歌人的冲突,臧市长也没怎么下功夫,要知道这可不光是冯君的事,袁子豪都差点被人保护了,袁老气急败坏地找人报复。

    臧市长当然是帮袁老出头的,具体的情况,冯君不太清楚,但是他听袁老怒斥过——“这个小臧,根本就是个滑头,只会卖嘴!”

    好吧,袁老年纪大了,可能是用他们那代人的做事风格,来要求这代人。

    袁化鹏对臧市长的看法也类似——那成,这也不算意外,他看他二姐夫都不顺眼,就别说看二姐夫的同学了。

    但是徐若芳都徐雷刚说了,以后少跟臧市长打交道,那个人不地道。

    个两个人说你不好,可能是那些人的问题,但是大家都说你,那就只可能是你的问题。

    冯君是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降低对臧市长的评价。

    更令他不满的,是那南新罗人:特么的,你有求与我,不先来找我,倒先去找zheng府?

    平心而论,南新罗人就算先来找他,他也只会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拒绝之后找官府,和二话不说先找官府,这两者……能样吗?

    出手就是拿官府压我?冯君心里不爽极了,他非常干脆地表示,“我们洛华庄园是搞植树造林的,植树没有问题,物人……那怎么个植法?”

    打电话来的还是沈秘书。

    因为张采歆的缘故,他真的看冯君很不顺眼,没有人知道,在此前跟朝阳人的冲突,他有意无意地释放了不少错误信号,搞得臧市长成了袁家人的眼钉。

    要不说,领导选秘书要慎重呢?

    听冯君这么说,他淡淡地表示,“这是市里的意思,冯总你也治好了袁老,关于这点,咱们没必要否认吧?”

    正经是冯君对沈秘书的印象还不错,所以他笑着发话,“那是我跟袁家的交情,跟市里,我没那个交情,他们有什么资格跟我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沈秘书悠悠地问句,“你在郑阳发展,这机会不是市里提供给你的?”

    这话口气不对啊,冯君听,马上就反问句,“你的意思是,不欢迎我在郑阳?”

    “冯总你这么说,就过分解读了,”沈秘书笑笑,他可是不怕跟对方辩论。

    他说这些套话,真的太熟练了,“不管你在哪个市哪个省,国家给大家提供了安居乐业的大环境,这个没错吧?有稳定才能有发展……国家都不稳定的话,哪儿来的发展?”

    然而,冯君好歹也是号称学霸的主儿,哪儿会被这种小局面吓倒?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要是离了华夏,比如说……在迈瑞肯,就发展不起来?”

    他向认为,国家稳定,是执政者应该做到的,而不是说……国家稳定了,都是执政者的功劳,没有民众的支持,哪里来的国家稳定?

    同理,迈瑞肯那边是白人至上,华夏人去了会遭遇天花板,但是冯君并不认为,自己去了就定发展不起来。

    别拿社会稳定为借口,提些过分的要求——稳定,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

    沈秘书听到这话之后,知道已经带了对方节奏,于是干咳声,“臧市长很重视此事。”

    冯君却是说顺嘴了,“我不是医生,你的要求过分了,臧市长来,我也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电话那边就响起了臧市长的声音,“小冯,这个事情呢……关系到市里的招商引资。”

    这个沈秘书,真不是个东西!冯君反应过来了,自己被人卖了,我跟这货有仇吗?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说啥也都晚了,所以他只能笑着问句,“臧市长,我没有行医资格证,万把人治死了……算谁的?”

    这就把天聊死了,臧市长默默地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冯君以为,事情到此就算完了,放下电话之后,他还想想,这就是周小彤跟我说过的那个家伙吗?南新罗的植物人?

    然而他真的没想到,两天之后,辆大巴来到了庄园门口,大巴车上,就载着那个植物人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