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四下请托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华夏民族的老百姓,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的群体。

    黑叔叔啥的就不要说了,这不是种族歧视,而是他们真的没有“勤劳致富”的概念,而且黑人的天性就是热情奔放,赚到点钱,先花完再说,花得欠债了,再去赚钱。

    三哥啥的,那也不用说了,非暴力不抵抗居然能享誉全球——其实他们就习惯啥也不做。

    南方的很多小国,土地肥沃,撒把种子下去,坐等收成就完了,甚至田里的活儿都是女人在干,男人们负责游手好闲侃大山。

    葛总在国外也投资了工厂,但是完全不着调,除了因为zheng治原因被砸了,其实当地人的工作效率十分低下,光是人工费用低有个毛用?人家根本不干活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工会是什么鬼?

    在华夏,国企的工会都是摆设,私企怎么可能有那玩意儿?

    简而言之,经过九年义务教育之后,华夏出现了大批有定知识的廉价劳动力,关键是还肯吃苦耐劳,在华夏的传统道德观里,上两天班就歇两天的,那是二流子。

    葛总的投资,在国外就搞不起来,欧美那边人工太高,其他人工低的地方,人民的素质太低也太懒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对葛总的印象,就是那么回事,他可是在羊城干过的。

    当时羊城有这么个说法,美资日资企业收入高,港资般般,最吝啬的就是南新罗和台省的企业,给钱少不说,还把人当牲口用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在羊城的时候,那里基本上已经不见南新罗的企业,全部北上了——其实北上的都已经跑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更令他生气的是,你姓葛的怎么回事,就算你比我有钱,比我脸大,有什么话跟我说不行吗?直接找市里压我……我吃你家大米了吗?

    所以他给高强的答案就是,“别理他们,拍好录像就行。”

    高强得了这个答案,转身骑上摩托就走了,根本没跟赵局长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多时,袁化鹏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高强,怎么我听说,大师跟姓葛的掐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姓葛的做事太不地道……”高强很不满意地回答,说实话,他都为冯君抱屈——求人你得有个求人的态度,没这么做事的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之后,袁化鹏马上开始解释,说葛总还真的托人跟袁子豪打招呼了,说有南新罗的朋友,也是得了跟袁老样的病,希望能得到冯总的救治,已经在庄园外面等着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说了,此刻不在京城,回头进京的时候,会专程拜访袁老。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,袁老再牛也是退了,葛总虽然是商人,但是躲过了些风波,依旧是风头正健,他肯上门拜访,袁老脸上也有面子。

    要是别的事儿,袁子豪没准就答应了,但是事关冯君,他还真不敢随便答应,这小子是真又本事,但是头也特别难剃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让袁化鹏问声,冯君这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袁化鹏听完高强的话,对葛总的行为也相当不满意,“个商人,也不知道得瑟个啥,他么早晚有倒霉的天,你听大师的就行,别理丫挺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高强压了电话,心说这葛总气场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他听得很明白,袁化鹏说了,看不起葛总,但是同时,袁化鹏没说,老爷子要怼那厮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袁老在道义上支持冯君,可是目前的情况下,不好直接跟葛总撕破脸。

    能让袁老这么忍气吞声,可见此人的能量真的不小。

    他正思考着呢,就见远处的赵局长,又冲他招招手。

    去尼玛的……高强心里也有气,根本都懒得理会此人了,就稳稳地坐在亭子里。

    赵章看他这样,心说……这是话还没传到?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人传了什么话,但是他知道,洛华庄园得跪——必须的。

    没传到,那就等会儿呗,他也不愿意因为沉不住气,就火上浇油地得罪对方。

    然而他等等不来,又等还是等不来,眼瞅着个多小时过去了,大巴车上外事办的人忍不住了,走下来发问,“赵局长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章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等着上面沟通呗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到什么时候去?”外事办的两人眉头皱,名年轻人愣头愣脑地发话,“不行就强行进入好了,要不然不但影响投资,在国际上,也影响咱郑阳的城市形象啊。”

    江夏那边,可是半天时间就找回了泥轰友人丢失的自行车,看人家外事办宣传起来,脸上多有光?咱这儿倒好,南新罗的重症患者,被拒之门外俩小时?

    赵局长看他眼,没好气地发话,“强行进入?我没这个权力,要不你协调下?”

    劳资多大岁数了什么职位,你又才多大岁数,什么职位,竟然敢冲我指手画脚?

    年轻人听到这话,气得眉头挑,“这跟您招商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另个年纪大的拽他把,笑着发话,“赵局长,要不这样,您让对方给个准话,成不?实在不行,就只能向市里求援了。”

    赵章其实也心急,他站起身,扫那年轻人眼,才又抬手冲着高强招招,“喂~”

    高强抬头看他眼,继续低头划手机,根本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赵局长想想,绕过门岗,向亭子走去——山门是拦车的,拦不住人。

    三百来米的距离,不算太远,但是天气实在太热了,哪怕有云彩遮着太阳,赵局长走到亭子的时候,前胸后背也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他走进亭子,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,“小伙子,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冯总说了,他不会治疗,”高强懒洋洋地回答,眼睛不离手机,“趁着天气还早,你们找家正规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赵章看到对方的无礼,心里越发恼怒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没人跟你打招呼吗?问问冯总吧,没准他改了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问,”高强终于抬起头来,看他眼,“冯总是有主见的人,他决定的事情,找谁说情都没用,当然,主要他就不会治病,上次是碰巧了。”

    赵局长的表情,变得怪异了起来,“年轻人,不要火气那么大嘛……市里真的很重视此事,我不会第三次劝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劝,”高强摆手,“想做什么,你请便。”

    赵局长呆呆地看了他好阵,转身向山门走去。

    面对外事办的两人,他摊双手,“我没辙了,人家就是不肯出手……你们向市里反应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明显有点缺弦儿,“那得找人把山门推开,把人抓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赵章翻白眼,心说我刚才那么说,只是威胁,你真想这么做,那就是傻逼。

    年轻人也不是特别傻,“抓起来查他经济账,不信查不出点问题来。”

    赵局长终于忍不住了,“你是求人家治病,曹操都不敢得罪华佗,实在不敢开刀才杀了,你倒是能耐大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人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巴车上又走下人来,大声叽里咕噜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轻人马上出声翻译,“朴先生说了,京城领事处已经打来了电话,对咱们的办事效率,表示非常的不解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解,是愤怒!”下来的这位居然会说汉语,说得还相当流利,他脸的愤懑,“我们实在想不清楚,为什么车会停在这里,这就是郑阳对个重要合作伙伴表现出的诚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正在沟通协商,”赵局长笑得就像朵花儿似的,“朴先生你应该清楚,你们求医的对象,并不是医生,他没有行医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这些不感兴趣!”朴先生很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,不愧是言不合就切手指的民族,性格真是急躁,“我只知道,郑阳zheng府保证过,尽快安排治疗……而不是在这里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华夏有句话,叫好事多磨,”赵局长笑吟吟地回答,“拖延未必就是坏事,事实上,我们在查证他的专业水平,医的查证要麻烦些。”

    “医太落后了,而且愚昧,”朴先生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相较而言,韩医就要科学得多,《东医宝鉴》……你们应该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卧槽尼玛~赵局长虽然很想办好这件事情,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暗暗翻个白眼,韩医那么牛X的话,你跑到我们郑阳来做什么?

    还有……东医宝鉴我还真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朴先生见大家都不说话,于是又大声发话,“领事处已经表示出了高度的重视,如果事情不能尽快解决的话,大使馆会直接过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解决,”赵局长呲牙笑,摸出手机来拨号,“再给我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说是十分钟,等了二十分钟也没啥反应,朴先生气得大喊,必须承认,南新罗人的嗓门,那真不是般地大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远处驶来了辆奔驰车,车上下来人,直接走到赵局长面前,笑着打个招呼,“赵局长您好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梁生客气了,”赵局长笑着回答,这位可是富鸿集团在郑阳的第二人,地位仅次于刘总,更是跟葛总起打天下的老人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