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女司机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梁生在葛总面前的得宠程度,还要甚于把手刘总。

    刘总负责生产管理等事项,是葛总的大将。

    而梁生负责跟当地zheng府打交道,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,算是葛总的心腹。

    就连赵局长见了梁总,也要客客气气的,毕竟葛总神龙见首不见尾,并不经常出现在郑阳,打着他旗号活动的,多是梁总。

    梁总又跟南新罗人笑着说了两句,来到了门岗处。

    这时,他就又换了张面皮,不苟言笑地发话,“烦请通报冯生,富鸿集团梁金龙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门岗也知道富鸿集团,马上用对讲机呼叫冯君。

    梁金龙等了阵,发现门岗不开门,就有些疑惑了,“为什么不开门?”

    门岗淡淡地看他眼,“冯总没让开门,稍等下。”

    等了没几分钟,辆牧马人从山路上开了过来,车里走下个年轻女人来,“开下门。”

    山门开了条小缝,门岗冲着梁金龙摆手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梁总疑惑地看看门缝,又看看自己的奔驰车,“车不能进吗?”

    门岗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冯总已经派车来接了,您的车就不用进了吧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想想,也是这个道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当。

    女人为梁总打开了后门,见他上车,才坐进驾驶室里,开车进山。

    梁总边欣赏两边的风景,边出声发问,“女士贵姓?”

    女司机专心地开着车,听到这话之后,答声,“免贵姓李。”

    梁总皱皱眉头,“你这学开车……没多久吧?”

    开车的是李诗诗,她岂止是学车没多久?根本就没有驾照,庄园里车多,她每天拿着车练手,熟练程度……就是传说的女司机那种,比红姐和好风景都要差些,也不如张采歆。

    不过,反正庄园里没交警,也不会有人查她。

    她很紧张地开着车,嘴里不肯认输,“学了俩月了。”

    牧马人拐弯的时候,油门减速小了点,梁总身子侧,觉得……自己有点晕车。

    纵然是面对美女,他也忍不住眉头皱,“这样的车技,冯生派你来接我?”

    李诗诗是什么人?老实人啊,她专心开车就很紧张了,听到这指责,马上回答,“我也不想啊,但是不能让你的车进来,所以只能接了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的嘴角抽动下,尼玛,我还以为派车来接是礼遇呢,原来……是不想让我的车进?

    他心里不高兴,等看到别墅的时候,心越发地鄙薄了:这是什么建筑?土财主而已!

    正想着呢,车猛地个急停,他的身子栽,好悬撞上前方的座椅靠背。

    这份乘坐体验,不说也罢,他心里有气,跟着李诗诗走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前楼大厅,装修得还算过得去,但是看在他眼里,就太简陋了。

    李姓美女带着他走到大厅沙发处,冲着个年轻人摆手,“这就是我们冯总。”

    冯君站起身来,跟对方握握手,笑着发话,“梁总是吧?请坐,晓滨……上茶。”

    又个美女走过来,为梁总奉上茶水。

    梁总心里更不开心了,居然是绿茶?为什么不是功夫茶?

    其实绿茶并不比功夫茶差,但是功夫茶工序多讲究多,绿茶就显得……不够郑重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的年轻人,年轻得令人发指,他就越发地不平衡了,特么的就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,让我主动上门,还坐了路过山车?

    他坐下来之后,也没有客气,直接发话了,“冯总知道我是为什么事而来吧?”

    身为富鸿集团郑阳的二把手,他有这么说话的底气,别说对着冯君,就算对着市里领导,他照样敢这么说,不看僧面看佛面,他的面子或许就那么回事,但是他代表的葛总面子大。

    冯君也知道,此人就是代表葛总来的,但是他依旧下巴扬,“你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心里的火气越发地大了,不过他能跟葛总那么久,眼力价还是有的,不管对方有多么怠慢,不管是真狂还是假狂,他总要把事情经过再重复遍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过程里,他肯定要强调葛总的意愿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盯着冯君,要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冯君沉默了好阵,才眉头皱皱,“说完啦?”

    梁金龙点点头,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奇怪了,”冯君慢吞吞的地发话,“葛总想帮朋友,这心情我能理解,谁没几个朋友呢?但是他为什么不找我说,而是要让市里跟我说呢?”

    你算老几,让葛总跟你说?梁总的嘴角撇,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葛总最近不在郑阳,我们也不好贸然登门,就是想通过市里帮着协调下,这不是想图个快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正色发话,“如果这件事,给冯总带来了困扰,我可以代表富鸿集团,向您道个歉,我们真不是有心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冷冷笑,“那我找几家媒体,连续报道下你们富鸿集团十几连跳,也不是有心的,道个歉成不?”

    梁金龙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,这可是富鸿集团不愿意直视的伤疤。

    他看着冯君,阴森森地发话,“这两者不能混为谈……这种事情,不可能道歉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冯君点点头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就是高价赔偿吗?你们也不是第次了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眯着眼睛发话,“我们那些高额赔偿的诉求,对手都是有取死之道。”

    冯君点起根烟来,慢吞吞地发话,“这个我相信,但是……跳楼的都有取死之道吗?”

    梁金龙的声音,越发地阴冷了,“看来,冯总对葛总的意见很大?”

    “我对他有毛线的意见,”冯君冷笑声,“我倒是想问句,我自家改造荒山,他推荐过来人,想要治疗植物人……我招他惹他了?”

    咱俩说的是回事吗?梁金龙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这个逻辑,“但是葛总也是片好心,想帮朋友,冯总你治好了袁部长,这总不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他的好心关我什么事?”冯君冷笑着回答,“我今天之所以见你,就是想让你带句话……他想怎么玩,自己玩去,我冯某人的人情,轮不到他替我送!”

    梁金龙终于是彻底明白了,但正是因为如此,他是真的恼了,于是他沉着脸发问,“你觉得葛总不配送这个人情,是吧?”

    冯君嘿然笑,“你觉得他配?我吃他家大米了吗?”

    梁金龙的脸,是彻底地黑了下来,“冯总,我最后问句,你确定……要为难葛总?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点人话吗?”冯君的脸也是黑,“你找到我门上来,说我为难他?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”梁金龙很干脆地站起身来,“我认为,咱们已经做了充分的交流,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我就要告辞了……对了,能换个司机吗?”

    “慢着,”就在此刻,不远处沙发上坐着的个女人出声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年纪稍微大了点,但是风韵犹存,她看着梁金龙,略带点狐疑地发问,“你们说的葛总,是富鸿的那个?”

    梁总看她眼,心里暗叹,这冯总也真懂得享受,庄园里不但女人多,质量也高,就连这老女人,都是别有韵味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并没心思欣赏什么美女,而且他很快地意识到件事,这个女人虽然说话不紧不慢,也非常坦荡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带给他种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呢?他略略想下就知道了,是从容。

    太从容了,她说起葛总来,就像是在说“隔壁家的铁蛋”,没有任何的感情,没有敬畏没有鄙视,非常非常地平淡。

    此女是大人物!梁金龙下意识地做出了判断,对方没有什么气场,但是有那么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?唯大英雄能本色!

    这句话不仅适合男人,也适合女人,所谓的“居移体养移气”,不需要刻意地去展示什么,人家自有番气度。

    具体到现在就是,提到富鸿葛总,能如此不卑不亢,自然到风轻云淡,有这样心态的人,怎么可能是小人物?

    他愣了愣,然后才点点头,也是很平淡地回答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梁某人这么多年打拼下来,已经熬出头了,目前也是在养自己的气度,他无意挑衅对方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很有兴趣借鉴下对方的态度,也算是对自己的气场做些打磨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主动发问,你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沉默阵,还是很平淡地发话,“葛总专心做自己的实业就好,没必要分心太多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默然,心说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这女人……居然敢这么跟葛总说话?

    他迟疑下,沉声发问,“还没有请教阁下,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个小人物,没什么尊姓大名,”女人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只是在京城见过葛总两次,他卖给了我套刀币,还想请我去巴黎玩,不过那时候我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梁金龙皱着眉头想了下,猛然间,脸刷地就白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