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贫穷的想象力(第一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迟志杰早就听说了,冯君表示可以趸交承包费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这么个说法,县里根本不会考虑把山林承包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林场里的木材,可以慢慢地间伐,每年细水长流,是县里财政收入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县里想做事的领导不少,觉得光收承包费,不能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,才会想到利用这个良机,把旅游产业也搞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冯君摆明了不想掺乎旅游开发,这让迟县长有点头大。

    他尝试再次劝说,“你如果怀疑县里的诚意,可以通过协议书,把权力和义务体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,“协议?呵呵……协议就是用来撕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我,我就不认同了,”迟县长正色发话,“我们正在大力建设法治社会,民告官告赢的事,也多了去啦,你在郑阳发展,肯定能体会到这种变化。”

    冯君咧咧嘴,无声地笑笑,“就在前不久,朝歌的国企,试图抢我的产业,派了五十多号人去郑阳传唤我……五十多个人啊,只是为了传唤我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握草,迟志杰听得嘴角也抽动下,心说这得多大仇啊?

    他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那……后来呢?”

    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后来我把他们全部扭送派出所了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听得眼皮猛跳——卧了个槽,五十多个人强行传唤你,被你扭送派出所了?

    这个冯老板,还是有点小生猛的嘛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冯君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其父母叔婶都在朝歌,没有任何的背景。

    迟县长开始以为,这个冯君是机缘巧合之下,发了横财,听到这话才知道,此人除了有钱,肯定还有些别人不知道的背景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此人拿下了那些人之后,走的是官方渠道,证明他没有多少理亏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迟志杰忍不住又问句,“最后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冯君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,“最后朝歌市出面,归还了扣押的设备,还赔了点钱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得有人倒吸口凉气,扭头看,却是个小年轻。

    他是迟县长的秘书,被两人的对话硬生生地吓到了。

    迟县长却是来了兴趣,“这件事的经过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给说说?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,“没啥可说的,有人看我生意好,打着国企的旗号强取豪夺,这件事,郑阳知道的人也不少,迟县长可以去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听,就知道人家不是考校自己打听消息的能力,而是自信己方在那件事里没什么差错,不怕人去了解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他心里忍不住暗骂朝歌人:为什么你们做的恶,要朝阳人承担后果呢?

    然后他又眉头扬,讶异地发问,“我记得你是做珠宝玉石的,能被扣押什么设备?”

    “我也做些工业产品,”冯君沉声回答,“以前是在朝歌代加工,现在已经转回云园市了,也算是回报家乡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的眼睛又亮了,“什么工业产品?年产值多少?”

    冯君想想,觉得可以给他画个饼,“产品不是什么高科技,年产值……两三千万吧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的眼睛越发地亮了,“利润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利润没多少,”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走的都是个人账户,也就是点代工费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听“个人账户”“代工费”之类的,就大致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不过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于是出声发话,“既然是冯老板你的业务,还说什么云园?放在朝阳吧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摇摇头,“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云园的,我高同学,不大的单子,由他吧。”

    不大的单子……迟县长的嘴角抽动下,你还是真的眼高啊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是很想把这个单子争到朝阳的,不过想到这项目有偷税漏税的嫌疑,时间又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眼珠转,“当然,如果能承包到山地,再有别的产品,我也会优先考虑家乡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看着他就笑,笑得很酸涩,“承包不了,就不考虑了吗?”

    冯君是很有主见的,坚决拒绝被带节奏,“回报家乡,也要考虑个人能力,双赢或者多赢才合理……太勉强的事,我是不做的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默然,过了阵才发话,“我很好奇地问句,你承包这么大的地方,打算通过什么渠道挣钱?”

    冯君很痛快地回答,“承包山地,我没有挣钱的刚性需求,最主要的是想给父母亲买块地,安度晚年,他们住在那里,绿水青山肯定是要保障的。”

    瓦特?迟县长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,“你没想着定挣钱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“林业局可以在我的山门外,设立木材检查站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,迟县长暗叹声,人家承包几平方公里的土地,只是为了让父母养老——这也太夸张了点吧?

    但是对方说得那么肯定,也由不得他不信,所以他忍不住暗暗琢磨,难道除了木材,山里还能大量产出别的东西?

    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,”冯君见他紧皱眉头,忍不住笑着发话,“朝阳承包不了山地,我还可以去别的县,我在郑阳还包了四平方公里的荒山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”迟县长哈哈大笑,“你怎么能拿咱朝阳的钱,去别的县买地呢?”

    这是玩笑话,他的意思是,这笔钱县里不会放过,开什么玩笑,好几平方公里的山地,趸交承包费,这么大笔钱谁能放过?

    他这次来是试探,打的主意就是,至不济也要留下趸交的承包费,多要到的就是赚到的。

    他跟继任又没啥关系,留下再多的资源,也不会获得对方的好感——有好感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他现在考虑的,就是如何让这件事情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只是在计划,这么大的事情,不是他个县长能做主的,他就是打探清楚冯君的态度,跟市里争取条件。

    冯君微微笑,也没再说什么,这就是他现在的气场。

    县长?我认你你才是县长,不认你,你就什么都不是啊,大不了你在任的时候我不回。

    迟志杰总不可能当辈子县长,而冯某人啥时候都是朝阳人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水库管理站,”迟县长笑着发话,“午让他们弄两条鱼?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冯君摇摇头,笑着拒绝,“我车上的人都比较娇气,随便弄点吃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这话说的,”迟县长不高兴了,“水库的鱼,纯天然无污染,大城市里吃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着他就笑,“我在郑阳承包的荒山,门口就是大河,河鱼还不比湖鱼强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见得,”迟县长跟他抬杠,“河鱼就怎么了,郑阳那里污染多严重呀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君身后走过来个人,“大城市现在治理排污,还是治的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迟县长看到个异域风情的大美女走过来,虽然是昨天见过,今天忍不住还是要惊艳下,他笑着发话,“你说得没错,但是来朝阳次,不尝尝本地的鱼,真的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赶路呢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休息下就要去云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迟县长笑着回答,“灯具店开张,是城关派出所老窦家儿子吧?”

    合着他是真下了功夫的,连窦家辉开灯具店都知道。

    冯君他们吃喝阵,简单休息了会儿,直接上车奔赴云园。

    朝阳到云园没有多远,两个小时之后,车就到了市里,直接入住云园大酒店。

    简单安顿了下,冯君开着辉腾车,去灯具店看望窦家辉。

    灯具店已经装修完毕,大概有五六十平米的样子,十几个工人正在紧张地安装灯饰,还有人在搬运货物,两台柜式空调大开着,冷气十足,但是大家都光着膀子,成串的汗珠往下滴落。

    窦家辉戴着个安全帽,正在四处查看,见到冯君来了,走上前散根烟,笑着发话,“今天不用过来嘛,你看这乱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左右看看,有点担心,“这明天……能开张吗?”

    “店子里的活儿,永远干不完,跟结婚样,永远准备不够,”窦家辉笑着回答,“反正到时候办事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眼睛亮,兴奋地发话,“就这十来天里,我已经卖了三万多啦,店子都没装好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冯君侧头看他眼,“可以啊,这速度,完成任务不是轻轻松松?”

    窦家辉的脸有点发苦,“都是些同行调货,还有家里人介绍的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年才百万的任务,要是这么卖,不算冯君的帮助,也轻松完成了,但是事实上,前面这些订单,捧场的意味很浓,不能说他真的具备了卖这么多的实力。

    冯君也是跑过市场的,听到这话就明白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门店只是方面,还是得出去拉大单子,不过慢慢来,也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又想起了迟县长的旅游开发计划:你好像连出去接会的打算都没有,就坐在家里等着游客上门,这让我怎么看好你?

    (第更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