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迷糊的老窦(第二更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当天晚上,窦家辉撇下了正在收尾的店铺,跑到云园大酒店来,跟冯君喝酒。

    跟冯君同行的人,他基本上也都认识,就是对杨玉欣母女比较陌生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是特别见外,酒桌就说起来,“明天老衲他们也过来,要聊聊吗?”

    老衲也是他俩小学同学,跟冯君关系还可以,但是那会儿总喜欢欺负嘎子,两人为此还打过架,老衲想找人搞冯君,结果窦家辉出面,把他镇压了。

    现在老衲在云园混得也还不错,他家有车管所的关系,开了个驾校,也是号称身家百万,不过应该是算上那些教练车吧。

    “见见可以,多的就不用说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正经是你跟嘎子说声,嘎子现在……个能打他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老朋友,谁还打架?”窦家辉笑笑,“就是来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那随便你安排吧,”冯君也不想多说什么,二胖想经营好这个灯具店,肯定要跟社会上的各种人打交道,虽然他出了绝大部分资金,但这终究是兄弟的摊子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冯君又带了大家去玩云园的夜景,这个城市不大,市区也就百来万人口,大家开着两辆小车,随便走了几个景点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九点,窦家辉的灯具店正式宣布开张。

    按云园的习惯,这种开业庆典应该放在十点以后,不过这些天的天气实在太热了,就定在了九点,今天倒是阴天,但也是闷热得很。

    既然是开业庆典,锣鼓、鞭炮什么的都不能少,噼里啪啦热闹了半个小时,灯具店打出了“三天优惠”的活动招牌,开始放人进场。

    优惠活动得到了厂家的赞助,不过并没有打折销售说,而是“买就送”的活动,这是厂家对自身产品定位的问题,也就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早了点,没有多少顾客进场,正经是这灯具条街上,其他店子的员工或者老板,都纷纷上门打探。

    冯君来道贺,没准备别的,就是个花篮,店里的资金全部是他垫付的,还提前送了大单,再上什么重礼的话,就有点见外了。

    他是花篮,其他人也都是花篮,倒是徐雷刚和王海峰托嘎子各送了五千的红包。

    其他来送花篮的也不少,因为开张比较早,接近十点的时候,还有人陆陆续续送来花篮。

    其实开业这种事,午之前把花篮送到就行,让外人看看,你有这么强的人气。

    在道贺的人里,冯君也认出了不少的熟人,除了小学时候,他跟窦家辉共同的同学,窦家辉初同学之类的,他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开驾校的老衲来得比较早,送了两盆巨大的金钱树,这都是事先打过招呼的。

    在热闹的气氛,时间过得很快,大概是十点多的时候,有十几个混混模样的家伙,拿着个破锣敲着,挺胸叠肚地来到了商店门口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还有俩人,看就是农民工,抬着盆不算太小的发财树。

    混混们走进门来,把发财树往地上放,大喇喇地发话,“给你们送财来了,老板呢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”嘎子上前撵人,“我们不需要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图个好口彩,”冯君正好站在门口不远处,见状出声拦住了嘎子,“什么行情?”

    个混混斜眼去瞟冯君,“你是老板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正色回答,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尼玛你多什么嘴!”混混黑着脸骂他,然后又大声叫喊,“老板呢?”

    窦家辉闻声赶了过来,见这场面,顿时大怒,“特么的……敲诈到我头上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混混们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我们是专程赶来道贺的,以后您就在这儿扎根发财了,对不对?灯饰这些东西,也都挺娇贵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对方摆明道儿了:不管你有多牛,在这条街上做灯饰买卖,就得听我们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其实挺无奈的,窦家肯定不怕这些混混,但是只有千日做贼的,哪儿有千日防贼的?他趁你不注意,给你使个坏,你就折腾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般正经做生意的,遇上这种情况,多半就花点小钱买个平安。

    窦家辉的额头上,开始迸青筋,窦家狂暴的血脉,有开启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”声冷哼传来,却是他的老爸,窦所长背着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先呵斥儿子,“都说了和气生财,和气生财,你这什么脾气!”

    窦家辉悻悻地撇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窦所长侧头,看下对面的混混,沉声发问,“这发财树,我们得多少钱请?”

    “本来想卖你们五千的,”打头的混混发话了,“既然这么不欢迎我们弟兄,那就五万吧。”

    窦所长笑了,胖胖的脸,居然能笑得挺阴森,“这是看我们好欺负?”

    “那随便你们怎么想了,”混混们很无所谓地回答,他们听出了对方的口音,“在市里,还能让你们朝阳人翻天了?”

    窦所长勃然大怒,前说过,窦家辉这个老爸,其实有点迷糊,万事不操心的性子,干了这么多年派出所副所长,好像是有点心眼了,但是事实上,火气上头,就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还知道教育儿子呢,现在就发作了,“我姓窦!”

    “姓窦又怎么样?”混混们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窦家在朝阳凶名极盛,但是窦家人里,还真没什么人去混社会,最多也就是在县里嚣张点,没有人专门去市里混社会。

    窦家曾经有人在云园杀过人,被杀的警察那家,就是市里的人,但是市里不会宣传说,朝阳的窦家人极其凶残,案子破了,凶手伏法,这就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云园的混混里,有知道朝阳窦家不好惹的——比如说从朝阳出来的混混,但是大部分混混,不会关注这么个家族。

    窦所长见状更怒了,他才要发作,就听得冯君出声了,“窦叔,我来!”

    然后,冯君看向混混们,波澜不惊地发话,“五万贵了,便宜点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个人走了过来,“五万是吧,我给!”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门心思巴结冯君的杨玉欣,随着古佳蕙身体的好转,她的心情开朗了些,起居也有了规律,不但气色大好,言谈举止也有了以往的气度。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地张嘴,平淡就有几分不凡的气势。

    混混们见状就是愣,心说这位是谁?

    “别闹,”冯君看她眼,又看向混混们,沉声发话,“这是我朋友大喜的日子,狮子大张嘴就没意思了,这样吧,五千……我们请了这棵树。”

    混混们本来有点诧异,那个气度不凡的女人是谁,自家会不会撞了铁板,见到他又开始还价,心情顿时大定。

    “五万,分都不能少,”打头的混混傲然发话,然后走上前,狠狠地戳戳冯君的胸脯,“已经有人要给了,谁特么的裤裆破了,露出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大胖!”窦家辉看得睚眦欲裂,就要冲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窦所长也反应过来了,他刚才光顾暴怒和发作,忘了这个碴儿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,死死地抱住了儿子,嘴里大喊,“别冲动,他们是地头蛇,咱们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窦所长,其实也知道怎么阴人。

    杨玉欣摸出手机,看着混混们,波澜不惊地发话,“姓名、账号和开户行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银?”打头的混混愣了愣,然后干笑声,“美女,加个微信吧,你直接微信转账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痹你有病啊,”旁边个小个子推他把,“现金,只要现金。”

    还尼玛加微信?那转账明细都是证据!

    其实混社会的,真的都只喜欢现金,不管是哪个国家的。

    杨玉欣淡淡地发话,“我没有带那么多现金,要收就只能转账。”

    混混们侧头看向窦所长,“老头,开这么大的店,别说没现金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感觉里,这个胖老头似乎已经服软了。

    窦所长不愧是个迷糊蛋,他点点头,“那行,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什么去?”冯君差点没气乐了,你怎么说也是派出所副所长啊,这么做,有钓鱼zhi法的嫌疑,知道不?

    他看眼陆晓宁,“嘎子,去拿五万块钱……打收条吗?”

    “打毛线的收条!”混混们对这话嗤之以鼻,“卖花的谁给你打收条?还指望售后?”

    他们嚣张,是有底气的,要知道窦家辉开业,光请来的人就过两百了,现在店里还有五六十号人,其多半都是年轻人,而他们区区十几个人就敢来闹事,怎么可能没有仗恃?

    不多时,嘎子拎了个黑塑料袋过来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要不……点点?”

    混混们也知道,店里肯定有摄像头,个混混把抢过塑料袋,从袋口看眼,冷笑声,“如果数不对,我们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窦所长从口袋里掏出个证件,随手晃,大声发话,“警察,别动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