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灯火蓝山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事儿从开始,窦所长的应对就不是很合适,他只是想亮出身份吓走对方。

    冯君的应对比较阴险,要钱?可以啊,先给你,等你把钱拿到手,我再收拾你。

    为了诱骗对方咬钩,他甚至通过讨价还价,来降低对方的疑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玉欣直接答应给钱,对方就觉得,事情似乎……不是想的那样?

    冯君呵斥了她句,才让事情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间有杨玉欣的出面,混混们反倒是口咬定,五万块分不能少,倒也是间接地推着他们走向深渊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热血上头的窦所长猜出冯君要干什么了,其实他不冲动的话,也能想得到——五万块钱给出去,对方铁铁的个敲诈勒索罪跑不了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敲诈勒索未遂,那才多大点事?既遂了,那就去唱铁窗泪吧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迷糊的窦所长又出昏招,他着急把对方弄进去,竟然要自己出钱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直就认为,窦爸是个迷糊人,事情都知道该怎么做,冲动就不想那么多——你这么做,可能会被人扣上“钓鱼zhi法”的帽子。

    窦所长又清醒过来了,耐心等到对方拿到钱,他亮身份——给我抓人!

    今天他给儿子来捧场,是带了两个同事的,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大家都没有穿警服。

    现在他亮身份,两个手下也怒吼声,“警察”!冲上去就抓人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气势再足,对方十几号人在场,这个推把那个推把,根本无法实施抓捕。

    窦所长是带着枪的,但是……儿子的商店开张大吉,合适鸣枪示警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三条人影冲了上去,阵拳打脚踢,不是别人,正是冯君、嘎子和高强。

    冯君就不必说了,拳个脚个,嘎子也是高阶武者了,出手又没有轻重,拳就能把人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高强还在观察期,但他原本就是退伍军人、格斗高手,跟在袁化鹏身边,算半个保镖。

    个小混混拿出了短刀对付他,他身子闪抬手,直接拧折了对方的胳膊。

    就那么三两下,兔起鹘落,群混混都躺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有三个人见势不妙,拔脚就跑,冯君踹倒了个,嘎子扑倒个,窦所长带的个警察眼疾手快,扔出半块地砖,又砸倒了个,地砖断口的尖碴,甚至在对方背上划出个血口。

    然而,把人打躺下了,只是第步,对方的威胁依旧客观存在:时的优势不代表永远的优势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。

    冯君注意到了,马路对面,有辆车悄然地驶离。

    随后,大家把这些家伙押到了后面的库房里。

    窦所长打了个电话,呼叫县里的支援,自己出去继续接待客人了,只留下两个警员和冯君等人讯问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虽然被抓了,但是依旧肆无忌惮,有人冲着冯君狞笑,“今天你们狠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“瞧个毛线!”两名警员上去就是阵拳打脚踢,“敲诈勒索五万,判你三年算我输!”

    警察不是检察院,更不是法院,但都是家的,这么说话不过分。

    有人叫起来了,说我们就是卖棵树,价钱高了点,但也不是敲诈勒索。

    警员们天天跟这些玩法之徒打交道,根本懒得理会,跟我们玩法,你们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个警员直接使出大招,他冷笑声,“这是我们所长的儿子开的商店,你们牛逼大了。”

    混混们听得就是脸色变:这还真尼玛撞正大板了!

    他们只以为是欺负个朝阳人,哪里能想到,对方不是认识警察,而是老爸就是所长!

    冯君冷笑声,“说说吧,谁指使的?”

    刚才别人各种欺负他,就像欺负孙子样,他直忍着,就是想要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没人指使,”有人轻声回答,“就是上门讨个喜钱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眼那俩警员,“只管下手,不用考虑我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呢,个干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是冯君和窦家辉的小学同学麻杆,他轻声发话,“大胖,又来个人,说是要举报。”

    来的是个年妇女,她见到冯君的第眼,就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知道是谁指使他们的,你们千万别放过元凶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没啥好说的,就是很常见的同行相妒。

    窦家辉选择的店面,位于灯具条街,这条街是自发形成的,没有官府背景,占据了云园市灯具销售市场百分之六七十的份额。

    卖灯具的都想来这里,规模效应,这个大家都懂,但是条街上这么多商家,面对的是同样需求的客户人群,没有竞争才怪。

    窦家辉在这里租店铺装修的时候,就被人盯上了,而且他的投资不算小,比这条街大多数的商铺要多,那就意味着,这个市场里,又冲进来个大块头抢饭吃。

    市场竞争永远都是残酷的,强大如董小姐,甚至敢在媒体面前直接承认,有竞争对手专门驻扎在湘山,来偷偷挖我的人,我就派人把他们打了顿。

    当然,董小姐身为公众人物能这么说,肯定有她的动机和理由,但是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,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“市场”两个字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条街上有几家做得不错,各有背景相互不干扰,但是打压其他同行都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其有家特别不安分的,叫做“蓝山灯具”,这家商店原本叫“阑珊灯具”,意为灯火阑珊,灯火阑珊处嘛,诗情画意多有格调?

    后来这家才知道,合着灯火阑珊是灯火稀疏的意思,这尼玛……改名!

    其他都不用细说,只说这家老板起名字的水平,就知道是什么素质了。

    做灯具的商家有细分市场,做品牌、做风格、做档次、做行业,其他几个大商家打压对手,都是有针对性的,蓝山灯具不样,逮谁收拾谁。

    来举报的这个女人,也是这条街做灯具的,被蓝山硬生生地针对了,像今天这种强送“发财”的事情,那都是小儿科,等你开始经营了,人家才慢慢地收拾你。

    收拾的手段,除了保护费,还有各种找碴挑刺,就是个宗旨:让你店子开不下去。

    据女人说,被蓝山灯具收拾过的商家,足有七家,大部分都干不下去,搬到别的地方了,其有两家,更是被蓝山灯具收购了,连代理的牌子都归了蓝山。

    蓝山灯具想要把这俩店开成二部三部,结果其他几大商家不干了,联手施压,才遏制了这股趋势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蓝山虽然只有家,但事实上,在这条街上,有三个店面。

    来举报的女人,家里的店铺还在开着,但是生意惨淡,他家也想跟蓝山扳扳腕子,但是没办法,真斗不过,现在只等着房租到期,就换个地方经营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在出手收拾混混,老板还有警察背景,女人马上就跑过来告状。

    这些混混真是混社会的,不是蓝山灯具豢养的马仔,但是蓝山的老板使唤得动他们。

    女人非常肯定:这件事是蓝山灯具授意的,这些混混们搞发财树之类的,也不是天两天了,通常是两三千卖出去,保你个月平安,然后你家平安不平安,就看你自觉不自觉了。

    自觉的主儿,每个月上供几条烟,起码没人给你捣乱,如果能处成朋友,遇到刺头顾客啥的,混混们还会帮腔二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敢开出五万的价格,没有人唆使,那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女人非常确定地表示,你们今天要是不动手,就算你给了五万出去,混混们早晚也要把你们清出这条街去。

    要怪就怪你家规模不小,影响到别人挣钱了。

    两个警员对这种事太清楚了,听个开头就猜到结果了,等她说完,其个感叹声,“小窦也真是的,租房子的时候也不知道多打听下。”

    另个警员嗤之以鼻,他冷笑声,“打听有用吗?你还指望他把商店开到别的街上?反正认准这条街了,打听不打听,该有的麻烦都不会少……除非他不卖灯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里,出声发话,“要不这样,我有辆大巴,你们先把人全带回朝阳?”

    “不用大巴,”女人在边插嘴,她脸的兴奋,“他们这两天,不知道从哪儿弄了辆簇新的巴,跟他们拿上钥匙,直接开车走就行了……钥匙在那个龅牙小个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巴车距离这里也不远,在三百多米外的个院子里,警员把车开过来,个接着个把人往里塞。

    混混们不甘心这样被人弄走,有人大喊我受伤了,有人大喊绑架啦,还有人直接挑动地域矛盾:朝阳人来云园撒野,欺负人啦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没人说警察打人啦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这地域矛盾挑拨得非常低级,朝阳也属于云园市,他们倒不如直接喊,乡下人欺负城里人啦。

    看着混混们个个被捆住手脚,扔上巴车,大多数围观群众表情兴奋——这帮祸害,总算被人收拾了。

    但是也有人不开眼,两个年人走过来,沉声发问,“你们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