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窦家的威胁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窦所长知道对方捣乱的真相之后,决定亲自押送这群混蛋回朝阳。

    至于说儿子的开业庆典,错过就错过了,他这也是为儿子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跟着回去,没他在场,保不齐还真有人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见到有人上前发问,窦所长脸沉,拿出了自己的证件,“警察办案!”

    名年人沉声发话,“我听说了,但是市区的案子,轮得到你们朝阳的警察管吗?”

    老窦微微笑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是警察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这位摇摇头,“我就是普通市民。”

    “那关你屁事!”老窦脸沉,“铐上!”

    “我犯了什么事儿!”年男人叫了起来,不住地挣动着,嘴里还大声叫着,“警cha打人啦,警cha打人啦。”

    “妨碍执法,”老窦随口扣过去个帽子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智障,当然知道这男人此刻出面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眼神不善地看着另名年男子,“你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下意识地胡乱摇头,“我没事,就是……好奇!”

    老窦脸黑,吐出个字来,“滚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人塞上车,正要发动,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,正正地挡在了巴车前,然后两个警察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车,”个警察边打电话,边冲巴车摆手,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管老子干什么,”个声音从车门处传来,然后就跳下个年的胖子来,恶狠狠地看着他,“老子在抓人,姓章的你不服气吗?”

    “咦,是老窦?”章姓警察愣,然后勃然大怒,“他么的这是老子的地盘,你会不会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窦所长眼睛眯,指巴车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是为车上那帮混蛋来的,老子说得没错吧?”

    你特么给谁当老子呢?姓章的是分局刑警队的队副,跟派出所副所长同级,但是他年纪轻,根本不尿这个老东西——丫这辈子,顶到头也就是个所长了。

    他眼睛眯,才待发话,然后猛地想起,这尼玛是朝阳姓窦的呀。

    也就是窦家这十来年安分了,窦所长又是个受了招安的,迷糊而且没啥城府,很少有发飙的时候,所以有时候,别人就会忘记窦家的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章队长想到这点,硬生生地按下了火气,笑嘻嘻地打个招呼,“老窦,有啥事你跟我说嘛,你跑过来抓人,点招呼都不打。”

    老窦想说点啥,可又怕说错话,不小心看到了冯君,“大胖,过来……你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冯君走过来,本正经地发问,“车上抓的人,你认识?”

    章队长还真跟这帮小混混认识,要不然他不可能来就这么强势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还不知道老窦为啥发飙,所以只是含糊其辞地回答,“这是我的管区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脸上,露出了古怪的微笑,“他们来我窦叔的店里敲诈勒索,你也是知情了?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章队长闻言,顿时吓了大跳,他来得匆忙,真没去了解店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这帮小混混平时靠什么吃喝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帮王蛋,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,作死也不知道先看看对象是谁。

    他正色发话,“这个我还真不清楚,这是老窦……窦所长家的店?”

    窦所长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这是我儿子开的店。”

    窦家辉走了过来,眯着眼睛发问,“要不是我开的店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他还年轻,有着年轻人的正义感——合着这帮混混没人敢惹,是有你撑腰?

    章队长心里这个腻歪,尼玛,你管好自己就完了,怎么话那么多呢?

    他决定不跟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年轻人说话,而是看向老窦,低声发话,“窦所……里面有个,是我战友的弟弟,给兄弟个面子,成不?”

    窦所长这次不用问冯君了,他下巴扬,“上车指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章队长走上车指,正是那个带头的混混,“呵呵,就是这个小屁孩儿……”

    窦所长二话不说,从旁边抄起把大扳手,狠狠扳手,就砸到了对方的小腿上,只听得喀啦声响,对方的小腿骨被他打折了。

    “啊~”这人发出声尖厉的大喊,痛得在地板上打滚。

    章队长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“老窦,你特么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窦抬手又是扳手,冲着他砸了过去,“给你面子……你特么算个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云园市是偏远城市,人们做事不像大城市,花花肠子很少。

    章队长身手敏捷,蹭地就蹿到了车下,绕着巴跑。

    窦所长兜屁股追着他,嘴里还大喊,“卧槽尼玛……老窦家不发威,你还以为我病危?欺负了我儿子,还让我给你面子?有种你站住!”

    “老爸,”窦家辉喊声,“你歇歇,事儿交给我……和大胖了。”

    窦所长是真的体力不支,年纪大了又养尊处优,跑几下就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章队长也不敢乱跑,他想往警车上跑,但是路被很多人挡着,只能绕着巴跑。

    看到老窦不追了,他也停下来缓缓,“老窦,我特么的就是求个人情,你至于这样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”窦家辉走过来,沉声发问,“你知道我投资这个店子,花了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章队长的嘴角抽动下,他知道这个店子不便宜,“你投资店子,可以跟我打招呼嘛。”

    窦家辉眼睛眯,“我特么怎么知道,你跟他们狼狈勾结?”

    章队长听,气儿又不打处来,你老爸是警察,我认了,你个小屁孩儿,也敢跟我呲牙咧嘴?“我跟你讲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不是在跟你好好说话吗?”窦家辉黑着脸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百多万……我投资了百多万,有人想让我打水漂,特么换了你,你能忍吗?”

    章队长平静了下来,他没法不平静,在这里投资失败的人多了,他已经习以为常了,搁在往常他会想——既然想挣钱,就要考虑赔钱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让朝阳窦家投资失败,还是人为因素的话,那后果就比较严重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这样,他心里也有些不以为然:你换个地方经营,最多也就赔点房租和装修费,哪里可能把百万赔完?谁还能抢了你的货不成?

    没错,人都习惯在别人身上找毛病,他就不考虑,如果不在这条街上经营,窦家每年营业额的损失,都有可能超过百万。

    反正以往他坐视别的商家被欺凌,也是这么个逻辑——不在这里卖灯具,也死不了人,高收入的地方,必然伴随着高风险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义愤填膺,他也就木着脸站在那里听。

    然后,窦家辉指他,“你知道吗?今天送我盆发财树,要我五万块……还收钱了!”

    尼玛~章队长杀人的心都有了,不小心惹了窦家也就算了,对方是警察,那也不要紧,但是棵发财树五万块……谁给你们的胆子啊?

    他实在绷不住这张木脸了,“这个事儿我才听说,需要我怎么配合下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”窦家辉呲牙笑,“你包庇他们为非作歹,肯定也有收益的。”

    章队长摇摇头,很干脆地否认,“没有,我多次劝他们改邪归正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淡,”窦家辉根本不信这话,这帮混混在这里折腾,可不仅仅是每个月每家两千块的吃喝,旦欺行霸市,挣钱的门道多了去啦。

    他左右看看,发现没人,很干脆地快速发话,“他们要了我五万,我肯定告他们敲诈勒索……先告抢劫吧,你要是给我五十万,我不把你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章队长虽然很忌惮窦家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气得笑了,“你好大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胃口不算大,”窦家辉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们狼狈勾结,害得多少人倾家荡产了?两个五十万也不止了,国法治不了你们……我治啊。”

    章队长愣了好阵,才摸出根烟来点上,也没有敬对方烟,这就是撕破脸的前兆了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发话,“你能告别人敲诈勒索,是不是以为……我就告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这么想,你只管告好了,”窦家辉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告得了我,算你本事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微微笑,“敲诈勒索这罪名,又死不了人的,我就问你句……你做好死全家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你做好死全家的准备了吗?章队长闻言,脸色顿时片煞白。

    有多久了?他没有听到过如此张狂的威胁。

    又有多久了,窦家没有发出过如此的声音?

    窦家玩命是有传统的,而且从来都是先摆明了要玩命,才有后续的惨案。

    就算最低调的两个杀人凶手,也是放出“这件事不算完”的口风,然后才失踪的,失踪没多久之后,血案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大街上两个人吵架,说“整死你全家”之类的,这很正常,吵架嘛。

    但是窦家人旦说出这话来,那绝对不能当置气来看——说出来做不到,窦家都丢不起这人。

    章队长听到别人这么说,他十有九会大发雷霆——威胁国家zhi法人员,你特么是想尝专zheng的铁拳吧?

    但是窦家辉如此说,在这炎热的天气里,他只感觉到了浑身冰冷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