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有钱人的任性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晁颖看着冯君的做派,心里有些感触,现在的年轻人,真了不得啊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她见到这个小家伙的时候,还在矜持地考虑,要不要见他面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她想跟他单独谈点事,都要容忍对方有其他人在场。

    沉吟下,她还是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迟志杰是不是找过你,说要搞旅游?”

    “是,”冯君点点头,既然对方直接,他也不想耽误时间,“但是我没有答应,我对跟国资合作,没有任何的兴趣,其实我只想买块地,让父母安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“五平方公里安度晚年吗?”晁总笑了起来,在云园,她算是开过眼界的人,对方的答案令她震惊,但是并没有那种荒谬的感觉,“真的没有任何的产出?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产出,”冯君摊双手,很肯定地回答,“反正承包这块地,也花不了几个钱……只要我的父母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哥们儿这装逼的水平,也炉火纯青了吧?

    晁颖的眉头皱皱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确定你的父母会开心?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会开心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,朝阳弄下地的话,他再弄个聚灵阵,老爸老妈身体康健,没准还能修修仙啥的,怎么可能不开心?

    “这你就想当然了,”晁颖的反击极为迅速,“最少五平方公里,住老两口两个人,你不常回来,就算加上你叔叔冯成家,也不过五个人……你认为他们不会寂寞吗?”

    晁总虽然是女性,但是独立掌控个商业王国,思维相当缜密,她看问题的眼光,不是般人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冯君顿时语塞,因为他想起了个人,李晓滨。

    洛华庄园算是不错了,工人加上门房,有二十多人,算上他的徒弟和女人,超过了三十人,可是李晓滨在庄园里就待得不快乐,因为太冷清了,不够繁华,没有啥娱乐。

    说到底是没人,四平方公里总共三十个人,根本就热闹不起来。

    冯君对此感受不是特别深,因为他是有追求的人,李诗诗感受也不深——她就是个宅女。

    但是其他人,都跟外界有联系,张采歆算是个修炼狂人了,但是她也时不时跟着红姐出去,谈谈玉石生意,或者做些别的应酬。

    能否耐得住寂寞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修仙肯定要耐得住寂寞的,比如说闭关就要上百年之类的说法,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冯君的父母已经过了最佳的修仙年纪,延寿、身体健康这都是可能的,然而不可能修仙。

    而且冯晖和张君懿,真的很享受跟别人打交道,人嘛,终究是社会动物,甚至,他俩因为舍不得拨老街坊邻居,拒绝了去郑阳定居。

    冯君想了想,尝试着发问,“那我可以招些人进去,搞些特色种植养殖什么的,不图挣钱,有点事情做,老两口就不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晁总听到这话,也是有点无力,她准备了很多的说辞,但是对方的四个字,让她有力都无处使——人家“不图挣钱”。

    搞特色养殖特色种植能不能挣钱?肯定能挣钱!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产业里说法很多,有时候也就未必能挣了钱。

    比如说窦家辉的灯具店,谈好了代理的牌子,还有冯君包了他的底线任务,怎么看都是能赚钱的,但是今天开业遇到的情况,足以说明些问题了。

    冯君的意思是,我雇人来,种这个养那个,卖得出去卖不出去无所谓,我高薪雇人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,老两口没人陪吗?那我就弄堆人陪着,还有事业可以琢磨。

    至于说赚钱赔钱?老两口开心就好啊——起码不寂寞了。

    要不说人民币玩家遭人恨呢?晁颖这刻,深切地体会到了这点,这些有钱人,跟普通人想的真不样,根本无法正常沟通。

    晁总也算有钱人,但是她自问,自己到不了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她思忖了半天,还是想出了说辞,“你要雇人当然好,但总也是有限的,天天对着几张面孔,烦不烦啊?要是搞些农家乐之类的,招揽些游客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冯君沉吟了起来,晁总说的,倒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最后他还是摇摇头,“如果我的父母亲愿意,他们当然可以搞农家乐,但是跟国资合作,那还是免了。”

    晁颖笑了,“不跟国资合作的话,你自己发展得起来农家乐吗?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,旅游项目是搞不起来的,官方宣传、公众设施建设等等,你能插手吗?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没错的,但是冯君眨巴下眼睛,好奇地问了句,“这个旅游项目,为什么要搞起来?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搞起来?晁颖好悬被这个问题噎死——不搞起来怎么挣钱?

    然而这个回答,对冯君是无用的,人家根本没想着挣钱。

    她眨巴下眼睛,终于决定放弃细节上的纠缠,而是直接针对他的基本论调,“你搞的项目直赔钱,你的父母亲会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问题,”有钱人的想法,果然不样,事实上,冯君有很多手段让父母开心,“有钱难买快乐,能用钱买到开心,不是很划算吗?”

    他也不等对方继续发难了,而是主动发问,“晁总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,请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晁颖迟疑下回答,“我想把旅游业做起来,本来想在你这里入点股,我做的是木材加工,搞这个旅游业,其他人的顾虑太多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情,她做旅游业,实在太容易被人歪嘴了,就连她的哥哥晁刚都不便支持她。

    晁市长未必怕别人说啥利益输送,他担心的是,自己的妹妹扛不住里面的诱惑——原本是想做旅游业,但是做来做去,发现砍树来钱更快,这就不好把握分寸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抱歉了,”冯君想想,还是决定拒绝,“我本来是打算花钱买快乐的,但是跟国资合作,实在快乐不起来,我何必给自己找罪受?”

    “唉,”晁颖叹口气,也是实在没办法跟他沟通下去了,“这样吧,冯总,你再考虑考虑,如果你有什么有实力的朋友,也欢迎他们来起开发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我会留意的,不过不敢保证啊。”

    晁颖的话,也只能说到这步了,然后她问起了另件事,“刘二的事情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刘二?”冯君的眉头皱,“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开了灯具店的那个,”晁颖平淡地发话,“他是胡长庆妻子的娘家侄儿,脑瓜不是很好用,所以随便给他个小店干着。”

    胡长庆?冯君听得就是愣,这可是云园走出去的大人物,在省里做到副shu记,然后在zheng协把手的位置上退休,至今退休七年了,但是影响力还在。

    大家都说,此人就是云园系干部的领头人。

    冯君似笑非笑地看晁颖眼,“这是他托谁找上你了?”

    晁颖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我哥就是胡长庆提拔起来的,你也知道,大部分的本地干部,都要卖胡老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古佳蕙猛地出声,“这个胡长庆,官很大吗?”

    冯君想想,回答了句,“退休之前,去省zheng协做了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退了啊,”张采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估计跟袁老差不多吧?”

    “袁老起码甩他两条街,”古佳蕙非常肯定地表示。

    别看她年纪小,但是生活在那样的家庭,这些东西根本不用学,自然而然就懂了,“他可是干过部长的,这个胡长庆二线才提成正省……呵呵,都未必是yang委员吧?”

    晁颖讶异地看眼她,心说小姑娘二十岁不到,能有这番见解,绝对不是般人家的啊。

    冯君的眉头皱皱,“那晁市长是否知道,这个刘二是怎么做事的?”

    “往常真不知道,”晁颖摇摇头,“说实话,连我都不知道,还有这么号人,不过可以肯定,胡老都不看好他……初没上完就辍学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嘿然不语,半天才说句,“素质低,不代表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,确实是他做得不对,”晁颖很干脆地表示,“你希望他怎么补偿?”

    “补偿?”冯君看她眼,沉吟下,抬手拿起手机,拨个号码,“二胖你上来下,嗯,顶楼的总统套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之后,他看着晁颖正色发话,“补偿的事,还是听听当事人的意见吧,不过说实话,他得庆幸,当事人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晁颖的脸僵硬了下,勉力笑着回答,“咱市里的号,还是很尊重胡老的。”

    号不是云园本地人,在本地任职时间也不长,他想要在地方上有所作为,胡长庆是他绕不过去的人。

    冯君很无所谓地笑笑,“那得先搞明白点,放任胡老的亲戚欺行霸市,算不算尊重胡老?现在的自媒体可是很发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老人家被本地乡亲指着脊梁骨骂,多年的清誉也毁于旦……划得来划不来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