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穷追猛打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晁颖闻言,顿时语塞——这冯君的嘴巴,还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胡长庆能成为云园系干部的领军人物,强调乡土属性是必然的,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云园做为老区,在省内和京城,都有些老干部,虽然这些人大多作古,但是胡长庆照顾了不少人的后代,也接收了不少相关的zheng治遗产。

    云园后起的干部里,晁刚都不算最强的,从这点上讲,胡长庆提携后进的力度不小。

    然而,做为云园本地人,晁颖相当清楚,胡长庆虽然乡土观念比较重,但并不是那种打算惠及家乡草木的主儿——有些人的不幸,他也会无视。

    蓝山灯具的老板欺行霸市,胡长庆可能点都不知情吗?未必!

    正经是,他很清楚刘二是什么材料,所以没有破格照顾,只是让这家伙开了个小商店。

    局面不大,影响力就小,哪怕是祸害,也祸害不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冯君嘴里说的那些,对胡长庆还真能产生不小的杀伤力——别说什么云园系的领军人物了,你丫就是个为非作歹的土皇帝。

    晁颖不得不暗暗庆幸,还好冯君只是袖手旁观,要窦家辉来拿主意。

    窦家辉正在楼下送人呢,接到电话之后上楼来。

    听完大致情况之后,他也有点懵圈,“蓝山的背后,是胡长庆的老婆?”

    冯君不知道胡长庆的势力有多大,那是因为他上大学以后,就没在家乡怎么待过,但是窦家辉这些年直在朝阳,很清楚此人的能量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听说胡长庆还是挺照顾老乡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考虑那么多,”冯君笑着发话,“晁总是问你,觉得最理想的处置方式是什么,你只管说就行!”

    “这个刘二坏了很多人的生意,”窦家辉正色回答,“本乡本土的,这个不好……把欠人的都还了吧,那俩店面也还给别人,我对他也没啥要求,反正他又没占了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晁颖表情古怪地看着他,这个要求……还真是让她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然后她试探着发问,“你跟那些人非亲非故的,帮他们提要求?”

    “我们窦家人就是这脾气,”窦家辉坦荡地发话,“看不顺眼的就要说,非亲非故怎么了?路不平有人铲,事不平有人管……我就不能主持个公道?”

    晁颖无语,半天才点点头,“不愧是朝阳窦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在商量,朝阳城关派出所却是热闹非凡,窦所长扣回来十七个人,开始挨个儿审讯。

    刘二的招呼已经打了过来,但是不客气地说,他的面子真不够——他姑姑出面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,他搬不动自己的姑姑,所以只能央自己的老爸出面。

    老爷子算是胡长庆的小舅子,说话倒是管点用,但是话传下来,窦所长直接就顶住了——别说你是老胡的小舅子,胡长庆亲自来,老子也不放人!

    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?他就是现管,可能以后会被人各种穿小鞋,但是现在他手上的案子,他可以不听任何人的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县局领导发话,他该移交还是得移交,但就是那句话了——得罪了窦家,你就得考虑下,是想死个,还是死全家?

    而且现在,市里号也关注上此事了,胡长庆的小舅子,份量还真不够。

    朝阳是小地方,还是边远山区,人们做事远远没有大城市那么谨慎,老窦审了几句,发现大多数人嘴巴挺硬,于是就把人绑了,直接扔到太阳地里晒着。

    今天是多云的天气,偶尔出出太阳,日光也不是很强烈,但就算是这样,混混们也是汗流浃背,有若在蒸锅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没谁敢再嘴硬了,他们只是硬撑着不说话,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“不说就完了?”窦所长狞笑声,“趁早交待了,不耽误自个儿……不交待也无所谓,你们这帮孙子,多死几个对社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有个混混高声叫了起来,“我要叫我的律师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的……”窦所长捂着肚子,蹲在地上狂笑,“律师?来,先把他单独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,单独并不是单独的,而是里面还有个人,两个人,都是单独的。

    里面关着的那位,也是朝阳号狠人,云园业余散打冠军,因为喝酒之后发生冲突,把好几个人打伤了,估计马上要吃官司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本地人,消息不可能封锁得住,事实上,这位没打算跑,警察看他也松,而他本人跟窦家的关系尚可,刚才就知道所里抓来帮什么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等律师的小混混进去不到半小时,就凄厉地叫了起来,“救命啊,我交待,我全都交待,来人啊,杀人啦……”

    散打冠军下手也狠,混混被打得鼻青脸肿,据后来诊断,多根指骨骨裂,肋骨骨折。

    不过在送医之前,窦所长让他先交代经过。

    其实经过也没啥可说的,他们受刘二的指使,前来打压窦家辉,至于说窦家辉的根脚,他们根本没兴趣打听,反正就是朝阳的个土包子。

    被打断腿骨的那厮,算是混混里的二号人物,事实上,这帮混混认识的警察不少,章队长只是其之,不过他的职务算最高的。

    有第个人供述,就又有人开口了,但是也只多了两个,其他的混混普遍对刘二比较有信心——也不看看是谁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然而,有三个人的口供,就已经足够了,窦所长坐镇所里,派了两个警员去传唤刘二。

    这俩表示,这任务比较艰巨啊,“我们能去找家辉帮忙吗?”

    老窦想想,给儿子打了个电话——他不是不敢去,而是这里没人坐镇的话,等他抓捕刘二回来,这些混混没准就被人放了。

    某个退休的大佬,在自己老家的影响力,那是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窦家辉很干脆地表示,没问题,你派人来,我这边定配合。

    两名警员再次赶到云园,汇合了冯君等人之后,直接去蓝山灯具找人,结果对方的店员回答说,刘总今天就没来上班。

    没上班?那才是扯犊子,今天见过刘二的人,都不止两个。

    两个警员交换下眼神,“是强行进去看看,还是把传唤证留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留,”冯君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刘二不在这里,你留下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经过“附近的人”的查看,他已经确定,刘二确实不在蓝山灯具,强行闯进去,只会给对方提供发难的借口。

    两个警员闻言,也有点吃惊,“不是吧,就这点胆量?”

    刘二还真就是这点胆量,了解过自己招惹了什么人,他就果断地离开了商店,他不认为是自己胆小,而是他自认身娇肉贵,犯不着跟几个小人物赌命。

    窦家辉提的条件,他也收到了,但是他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冷冷笑——我就不理你了,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说实话,对方要提点赔偿要求的话,没准他还会答应,不打不相识嘛,毕竟是朝阳窦家,他赔偿点也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但是让他赔偿那些以前欺凌过的商户,那他就呵呵了——提这个要求,你是傻帽,我要是答应了你,那我就是傻帽了。

    刘二自认,自己没把对方得罪死,我是幕后指使就怎么啦?不是没得手吗?以后也知道你的厉害了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好。

    窦家虽然爱爆种,但是事实上,仇恨到不了定程度的话,谁会去杀人?

    反正刘二直接溜号了,他也没脸去找姑姑,就先回家躲着。

    他在云园最高档的锦绣小区有套房子。

    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,他在小区里还有套房子,正好能监视到自己的家——没办法,他二婚的老婆,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,婚前也不是很检点,他实在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躲在这套房子里,跟几个马仔聊天喝茶。

    冷不丁,有马仔出声发话了,“咦,二哥快看,警察要进你们单元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刘二走到窗户前看,狠狠咬牙,“尼玛……姓窦的你还追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他倒是没奇怪,为什么警察能找过来,他这个住处不是特别隐秘,而且,看他不顺眼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楼下,两个警察带着七个年轻人,正指手画脚地跟物业两个保安说着什么,十有九是要他们打开单元门。

    保安本来摇头拒绝,但是警察拿出张纸来,又冲着单元门做出个“踹门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刘二冷冷笑,“踹呗,这些账早晚都要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俩保安无奈,拿起对讲机说着什么,就在这时,个低头划着手机的年轻人抬起头来,冲着刘二所在的方向呲牙笑。

    “握草,是他?”刘二的嘴角抽动下,他对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印象极深——据说此人是姓窦的最好的朋友,非常有钱,而且……相当能打。

    但是,他冲这个方向笑,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下刻,年轻人抬手指指这边的单元门,跟警察们说着什么,而两个警察也狐疑地抬头看。

    “握草,赶紧走!”刘二直觉地感到了不妙,“走后门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