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8章 相见难欢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章队长再次求见窦家辉,先是很耻辱地接受了搜身。

    二胖现在也有防人的觉悟了,不但派人搜身,而且在谈话的时候,开启了干扰器——这玩意儿在云园还是高科技,是冯君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章队长顾不得计较那么多,他很干脆地表示,我给你五十万,这件事就算揭过,成不?

    窦家辉报之以冷笑,这话你要是昨天说,我就答应你了,但是今天嘛……晚了!

    章队长心横,那我给你七十万,求放过,要不……百万?

    你不是昨天还说没钱吗?窦家辉不屑地冷笑,今天就有钱了?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嘛。

    章队长也不还嘴,就任由他耻笑了,甚至还赔着笑脸解释自己的不得已。

    窦家辉心里有数,老爹说了,现在掌握的证据,并不足以将章队长送进监狱,不过努力下,开除公职应该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反正窦家向的做事方式,就是不出手则已,出手必然犁庭扫穴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你要是主动离职,我放你马,钱也不要你的。

    章队长正值壮年,还有向上爬的心思,现在已经是队副了,再往上走步,那就能够大有作为了,为此他不惜拿出百万来挽救自己的zheng治生命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三十多岁了,也没啥别的本事,旦辞职,都不知道自己合适干什么,以往积累下的那些社会关系,不过是因为别人看重他的身份,没了身份,还有几个人会再买他的账?

    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有他的算盘,窦家辉有窦家辉的坚持。

    章队长要是对上别人,这种毁人前途的事,他真的是不死不休,但是他不敢跟窦家炸刺——那是真会死人的!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他这相当于是遭遇了不可抗力,撞正了大板,只能尽量弥补了。

    连刘二都把商店盘给了别人,离开了云园,他还能反抗不成?

    到最后,他终于是找到了个关系,曾经关照过窦家的个老警察,又出了五十万,总算保住了自己的这身制服,但是也被撸到底。

    这些就都是后话了,现在是窦家辉商店开业的第二天,按照计划,冯君会在云园待个晚上,然后从这里直接回郑阳。

    其实他原本不用这么赶时间,问题出在这次跟着他来捧场的人身上,众美环绕确实是赏心悦目的事,逼格也高,但是好风景和红姐在郑阳都有了点事情,希望早点走。

    杨玉欣母女也存在点问题,梅老师虽然随身带着灵石,但是论起稳定性来,真是不如呆在洛华庄园里,所以她们也认为,早点回去的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这些,冯君还真打算陪着父母在家里住上个星期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当天晚上,晁总伴着晁市长来云园大酒店见他。

    在朝阳,关于晁刚的传说很多,大致来说,口碑还算是不错,乡亲们唯不满意的点就是,晁市长是从朝阳出去的,但是对家乡的回报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晁市长非常具有亲和力,点都不摆架子,比臧市长那种高高在上,强得不是点半点,要知道,他可是云园的常务副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臧市长是省城的副市长……而且郑阳还是准副省级那种大城市。

    随意聊了阵之后,晁市长就单刀直入,“小冯你这请动了号,走的是谁的门路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层面,遮着掩着也没啥意思,说到底还是要讲实力,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“跟我起来的人里,有人觉得云园的治安不是特别好,就跟古老说了声。”

    “古老?”晁刚的眼睛眯,笑眯眯地发问,“哪个古老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笑笑不回答,我都已经说成这样了,总不能指望我把饭喂进你嘴里。

    其实对晁刚来说,知道这俩字也够了,于是他不以为意地笑,“这样,明天胡老回云园,你想承包山地的事儿,可以跟胡老说说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等他死了再承包山地吧,冯君笑笑,“哎呀,实在不好意思,我明儿大早就要走了,见不到胡老……还真是有点遗憾。”

    小子你不能这么狂吧?晁市长真的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下,觉得可能是自己说话太隐晦了,于是直接点破,“胡老希望见你面。”

    晁刚的话真不是虚构的,胡老知道有人很强势地对付刘二,第个反应,就是把这不争气的家伙抛弃了,然后就是想知道,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,在云园都敢出手。

    听说是朝阳窦家,胡长庆都对这个姓有印象,倒也没觉得意外——个可以前仆后继赴死的家族,有炸刺的资格。

    但是他更想知道的是,谁请动了云园市wei书记出面——窦家玩命没问题,但是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量。

    事情不是很大,涉及的利益也不多,他退让步无所谓的,只是想知道真相——没准这只是场风暴的开端,他主要关心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事实上,窦家辉身后绝对藏着个大佬,胡长庆已经相当肯定了,这个大佬甚至可以让云园的号无视胡某人在当地的影响,做出支持对方的行动。

    正好他也想回云园歇歇了,于是让同是朝阳出身的晁刚打个招呼,打算见见对方。

    晁市长肩负了这么个任务,但是他不认为,冯君可能拒绝,所以开始,他说得比较隐晦,指望对方自己领悟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明确表示,不想见胡老,在他点明了的情况下,都只是淡淡地说了句“有点遗憾”,晁市长听到这话,怎么能不骇然?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就侧头看眼自己的妹妹,有点淡淡的不满:这种人才,直就被你疏忽了?

    晁颖听了这些对话,脑子早就僵了:胡老要见你……你居然要走?

    她完全无法想象,这个年轻人,怎么能狂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过年时见他,她还高高在上,但是现在她的哥哥跟他说话,居然都带了点请求的意思。

    冯君不知道她的心理变化,事实上,就算他知道了,也只会淡淡地来句:我这人就是升级快,主角待遇吖。

    他听到晁市长确认,胡老想见自己,忍不住又思索下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再怎么思索,他还是觉得,自己没必要卖这个人面子,所以假巴意思地苦笑声,“真的抱歉了,郑阳那边已经催了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晁刚见他决心已下,也就不再勉强,只是心里难免有些感叹:这年轻人还是狂了点。

    第二天,胡长庆在上午九点就到了云园,晁市长陪他回了家。

    闲聊阵之后,胡老就问了起来,那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晁市长把自己知道的,五十说了出来,而且表示,自己跟对方明说了,老领导想见他,但是……对方还是执意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古家?”胡长庆恍惚了下,眯着眼睛抽烟。

    抽了好几口之后,他才如梦方醒般,侧头看眼晁刚,“这个小家伙,是想在朝阳办什么事来的?”

    晁市长这次是跟妹妹起来的,他冲她扬下下巴,“小颖比较清楚此事。”

    晁颖倒是快言快语,把事情前后说了遍,她并不掩饰自己想要搞旅游的意图,同时也指出,冯君对国资,是相当地排斥,他只想为父母买大片地养老,并且不在乎成本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胡长庆又沉默阵,然后猛地笑了起来,“小家伙看起来不缺钱嘛,不过要我看啊,他是没胆子再买地了。”

    晁家兄妹不敢接这话茬,只是心里暗道:招惹了您,他有多大胆子,敢再买地?

    胡长庆也没指望他俩敢接话,顿了顿之后,他又出声发话,“晁刚你把这个事情推下,不就是几平方公里的山地吗?只要他承诺不滥砍滥伐,完全可以承包给他。”

    真不愧是个山头的老大,果然拿得起放得下。

    晁刚怔了怔,才出声发问,“这个……用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“这需要理由吗?”胡长庆抽口烟,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家乡的游子出息了,想要支援家乡建设,无非批块地给他住嘛,五十年七十年的……只要他不搞破坏,为什么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晁刚点点头,心里也明白了,合着胡老是真的要帮他啊。

    胡老当然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没好气地看他眼,“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,就能看开了……忍时风平浪静,退步海阔天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冯君能不能有发展,谁也说不准,但是他肯货真价实地出钱,咱们又何必把家乡的子弟,推到外人的怀抱里呢?”

    晁刚重重地点点头,心悦诚服地发话,“胡老您这份胸襟和气度,真是值得我们学习。”

    聊了阵之后,兄妹俩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走出小院之后,晁颖才低声发问,“哥,真的要帮冯君办这个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办肯定得办,但是要讲策略,”晁刚悠悠地回答,“你真以为胡长庆有那么大的度量?”

    他不是胡长庆的嫡系,只不过算是云园系山头的,所以言谈,对胡老也不是很恭敬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