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3章 黑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鑫潮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唐老二,在个雨天,从十七楼楼顶跳下身亡。

    在唐老二跳楼的那瞬间,冯君也从窗口,跳到了三楼个敞开的窗户——那里是厕所。

    然后他从厕所走出来,整整衣领,施施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打开门禁走出来,他撑起了雨伞,然后听到了片尖叫声。

    做为个合格的群众演员,他也扭过头,诧异地看了几眼,还向那边走了两步,然后抬起手看下腕上的手表,好像想到了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切都显得那么正常,没有人能怀疑到他。

    在往外走的时候,冯君心里也不是很平静:原来,我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仇恨?

    唐老二是从个闽粤人手里接的单子,此人是以前他做铁厂时的个大客户,多年没有联系了,这次来请他找人偷洛华庄园。

    事实上,洛华庄园大部分的消息,都来自于那个闽粤人,唐老二了解得并不多。

    闽粤人指出,洛华庄园里,有个神奇的山谷,每逢下雨天,会有白雾缭绕恍若仙境。

    他还指出,这个景象以前是没有的,自从李宁把庄园卖给冯君之后,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他非常确定,冯君对些东西做了改造,而且里面应该有帮助养生的效果。

    闽粤人希望,从那个竹林里得到些东西,他甚至拿出了些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是偷拍的,效果不太好,有些东西隐约可见,但是在白雾里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唐老二就拿着这些资料,把任务交待给了小弟。

    小弟在白杏镇有朋友,打听到了庄园的情况,甚至找到了内应。

    其实小弟也跟唐老二提过下,都说庄园主人有神异,唐老二只当这家伙是想提价,就说你没胆子的话,我派别人去干。

    他显然小看了小弟对金钱的执念,只要有钱挣,别说神异了,佛像头他也敢割,千年古墓他也敢挖。

    今天小弟偷出了东西,路上遭遇了车祸,唐老二也是不信邪的,让司机带着他亲自过去接应,于是才有了这么出。

    至于说玄铁,确实是被途离开的家伙拿走了,那厮还骑走了摩托车,不过那人是小韩联系的,别人也不知道此人怎么找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人致认为,那块份量奇重的铁疙瘩,没准是什么枢,是竹林最关键的奥秘,他们扣下这个东西,也是指望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冯君又问了阵,发现对方确实没别的可说了,才将人扔下楼,自己也离开。

    既然唐老二都没用了,那医院里那位,自然也没用了,冯君来到急救心,发现这里人不少,根据“附近的人”找到了那厮,用手机简单地存取了下,直接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此人的家属还在旁边,愣是没有发现他的操作,他走出二十多米,才听到身后传来惊呼。

    此刻,那取了灵石的人,已经来到了栋别墅,如果洛华庄园的门岗在场的话,会发现别墅客厅里坐着的那位,正是那个推崇《东医宝鉴》的朴先生。

    朴先生看到这么块石头,也是相当不解,虽然他看得出来,这石头是经过雕琢的,顶部异常平滑,似乎也有些说法,但是……谁知道这是不是造假造出来的?

    于是他抬手给个同胞打个电话,那同胞在距离鑫源投资公司不远处,开了家南新罗烤肉店。

    巧的是,此人跟唐家三兄弟还认识,因为这三兄弟现在也自认是名流,去烤肉店吃了几次之后,听说老板是南新罗人,还专门去拜访了下。

    同胞接了他的电话,哇啦哇啦说了顿,用的是新罗语。

    朴先生转头看向来人,脸色就已经变得铁青了,“唐老二已经跳楼自杀了……我非常奇怪,你怎么能跟死人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这位惊叫了起来,“刚才跟我交易的,绝对是唐老二……对了,你问下,他自杀多久了,我来的路上,因为下雨堵车,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朴先生皱皱眉,又拿起电话哇啦哇啦说了通,然后脸色就缓和了不少,“哦,他刚刚自杀,也就十分钟,是我误会你了…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这位的脸色,已经不止是难看,他吓得都打起了哆嗦,良久,才失魂落魄地发话,“完蛋……这绝对是洛华庄园的人追来了,我就知道、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他们有神异。”

    洛华庄园有神异的说法,他早就听说过,唐老二也跟他说过,想要提高佣金。

    然而,涉及到钱的问题,有神异那也变成没神异了,他就认为,对方是想借着神异的名头,多跟自己要钱,反倒是将他自己心里的敬畏也冲散不少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刚刚完成部分交易、还没有收到尾款的唐老二,居然莫名其妙地跳楼了,这特么的……是冯君出手了啊~

    “神异?”朴先生不屑地看他眼,然后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也听过这种传言,但是他还真不相信这个说法,他冷笑着发话,“都说你们华夏人是无信者,还真是这样,随便都能冒出神异……我主在上,这世界只有唯的神,其他退散吧。”

    南新罗别看是地处传统的儒家化圈,但是这些年,揶教或者东正之类的狂信徒也不少,甚至有人作死地主动去东那里去传教,试图感化异教徒。

    闽粤人看着他,深深地叹口气,声音低沉地发话,“如果我告诉你说,在今天凌晨,他们偷出了这些东西之后,发生了离奇的车祸,造成了两死伤……不知道你会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瓦特?朴先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说什么?两死伤的车祸……不能是巧合?”

    “我也认为是巧合,”这位点起根烟来,闷声闷气地发话,看起来非常地沮丧,“车祸可以是巧合,问题是……又有人跳楼了啊!”

    朴先生的眉头皱皱,终于重视起这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揶教的狂信徒,只是有个信仰罢了,对于些未知的神秘现象,他还是心存敬畏的,“那这样,你再回去看看,了解下……他是怎么跳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!”这位的态度非常明确,他用颤抖的声音大喊,“朴先生,我现在要回家了,马上……立刻!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!”

    “你无须这么慌乱,”朴先生神情肃穆,声音比他还要高些,“你并不能确定,这些就是对方所为,难道不是这样吗?不要被心里的魔鬼吓坏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有个建议,你可以让你的手下,载着这块石头,在郑阳绕几圈,看看还会不会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发生。”

    这位再次拒绝,“那不是我的手下,是我的侄儿……既然朴先生你不相信,为什么要用我的侄儿来试呢?朴先生你的手下,也不是没有人!”

    朴先生愣了愣,然后点点头,大声回答,“好的,那我派人好了,可以麻烦你的人跟随着他吗?”

    这位犹豫下,才微微颔首,“好吧,不过我建议,你的人最好带着这块石头,找个地方停下……如果你真的不怕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没有问题,”朴先生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认为,他应该停留在教堂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错的建议,”这位也点点头,对他来说,能对付神异的,就只有神异,反正只要能对付得了就好,至于本土神和外国神,能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他俩不知道的是,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,冯君已经锁定了这里,打了个车赶来。

    郑阳的南新罗人不算太少,朴先生早就通过当地的商会,雇佣了两个熟悉本地的同胞,此刻开车出去,不会不认识路。

    下雨天的郑阳,道路拥堵得很厉害,朴先生派人开车拉了石头出去,十五分钟之后,闽粤人的侄儿打来了电话,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惊恐,“死了……朴先生的助手死了!”

    这助手死得非常离奇,本来是排着长队等红灯,绿灯亮起来的时候,别的车动了,但是这车就是不动,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交警火了,走上前去敲窗户,结果从车窗外看到,司机已经趴到了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交警赶紧拉开车门,探手试,发现对方呼吸都没了。

    闽粤人的侄儿,就在这车之后跟着,听到警察说“呼吸都没了”的时候,吓得魂飞魄散,打把方向,直接绕过前面的车走了。

    朴先生听到这话,直接抢过了电话,“在红灯停车之后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发生什么啊,”这位被吓坏了,情绪相当不稳定,“马路间停车,能发生什么事呢?我特么现在都不知道,该开车还是该停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定,”朴先生大声喊道,“再仔细想想,停车之后,什么事都没发生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啊,”这位叫了起来,“最多就是有人趁着堵车,过来发传单。”

    “在大雨发传单吗?”朴先生觉得,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有点不解,“穿着雨衣发传单,这很正常吧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