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8章 赫赫凶名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没有理会红姐的抱怨,他只是正色反问,“跟你说了,你能杀掉他俩?”

    红姐见他这副打算硬杠的模样,也只能叹口气,“杀人不行,但是我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“这俩留不得,咱庄园的失窃,是南新罗的人指使,鑫源投资派人操作——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红姐对此事早有猜测,陈二南也是通过她来联系洛华庄园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没有感到意外,只是正色发话,“有什么事你跟我说,都是大老板了……还要打打杀杀的,你想过没有,你的安危,关系着我的幸福?”

    冯君纵然是心情不爽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心里荡,“xing福……哪个xing字?”

    红姐瞪他眼,很深(liu)情(mang)地发话,“脐下三寸的那个xing!”

    “咱以后考虑问题,能多用用上半身吗?”冯君笑笑,不再开玩笑,“因为有内贼,南新罗人已经惦记上了咱们的灵气,竹林的灵气,已经被他们破坏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红姐闻言,顿时大惊失色,这可是她没想到的,“居然能破坏了灵气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以为我为什么杀人?”冯君白她眼,“不怕告诉你,今天我已经干掉了七个……你才知道两个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咝,”红姐闻言,顿时倒吸口凉气,虽然她是号称社会,比较能接受打打杀杀,但是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,杀四五个人,就已经是她的上限了。

    她送出去不少飞机票,很多人也就此销声匿迹,但那只是失去了联络,不代表死去,真的死了的人,也就那么五六个。

    而冯君天就杀了七个,别说杀戮手段,只是他的杀性,也真的令人惊骇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,但是冯君还要继续说下去,“还有个家伙,也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红姐怔了怔,见他表情坚决,也只能叹口气,“反正注意些吧,你不知道……已经有人开始跟我打听你了。”

    能找她打听冯君的,并不是般人,而之所以出面打听,就是陈二南说的那个原因——冯君的手机信号,曾经在某些场合出现过。

    不过红姐也说了,那个南新罗人的死法比较古怪,般人也不会认为,那人是死于谋杀,官方更是想极力撇清此事。

    此事不会被调查,公开和私下都不可能,但是有个家伙闲得蛋疼,他发现了个很扎眼的手机号,曾经出现在附近,于是顺便调查下,得知机主叫冯君。

    知道冯君和南新罗人不对付的人,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少,事实上,那个植物人和朴先生入境的时候,就引起了些人的关注——这两位的身份相当特殊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冯君当时是没答应给南新罗人救治,旦他出手救治,并且获得成功,此后他绝对还会源源不断地接到类似的活儿。

    他拒绝救治了,当然也就有人知道,他跟南新罗人不对付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午死在车里的那位,大家打算把他当成个意外,也没谁会揪着此事不放——组织上都做出决定了,谁吃撑着了,去私下得罪人?

    所以发现冯君手机信号的这位,善意地跟红姐提示下:不管此事跟他有没有关系,让他以后注意,不要在这方面栽跟头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也是有点震惊,心说看来以后搞事,还真得注意尽量不用手机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他来说,这也不是多难的事情,此刻他在地球位面,基本上是不存在什么威胁了,不需要考虑使用手机逃命。

    至于说杀人?他已经炼气阶,让人非正常死亡的手段大增,也不用单纯依赖手机。

    正经是陈二南和红姐的先后提醒,让他注意到了个问题:以后想要再搞事,尽量不要带着手机去,信息社会的大城市,有的不仅仅是天眼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红姐再怎么强调,冯君都坚持点:有个人是必须要杀的——王癞痢。

    这人本身就是滚刀肉,对洛华庄园也熟悉,心性又恶,是个极不稳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附近的村民们都知道,此人在洛华庄园里偷了金子,如果没有必要的惩罚,洛华庄园的威严,都会受到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事实上,瘌痢头还真是作死的能手,冯君他们离开之后,他丝毫不把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,居然没跑,在自家的院子里破口大骂,说这事儿没完。

    不过附近的村民认为,也许是他不敢跑——毕竟那些城里人找来的帮手,还有四五个就等在院子外面,王癞痢敢离开院子逃跑,指不定就被人塞进车里,然后随便埋到哪里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王癞痢托人打了斤散酒,在院子里喝得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大约是夜里十二点,监视他的人才撤走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王癞痢的尸体,在水塘里被人发现了,距离他推下摩托车的地方不远。

    警察们来查看下,判断是溺水而亡,其实这水塘的边儿上,水深也就米二三,根本淹不死人,可谁也不知道,王癞痢怎么就跑到水塘间去了。

    警方判断,这家伙可能是喝多了,有点忘乎所以,于是就挂了。

    王癞痢就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儿,没有老婆孩子,亲戚基本上被他得罪光了,有个姐姐稍微近点,但是姐夫跟他的关系极为糟糕——主要是怕他把孩子带坏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没人替他叫屈,警方也不会多事,至于说这厮昨天激怒了洛华庄园,晚上就死于非命——谁要是认为,这事是洛华庄园干的,麻烦出来走两步说话?

    其实警察们打心眼里认为,这厮死得挺好,这种人多死几个,警察的事都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黄金什么的传言,警察们也听说了,但是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查这个?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就波澜不惊地过去了,冯君都没有继续操心,当天晚上他去收拾人,可是没有带手机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上,这件事还是增加了洛华庄园的凶名。

    基本上没人知道,这件事里,洛华庄园遭遇了怎样的危机,但是大家都猜到了,王癞痢没有死在别的地方,偏偏死在那个水塘里,这绝对是来自洛华庄园的报复。

    你说你偷鸡摸狗也就算了,非要上杆子跟神异作对——这不是不作不死吗?

    这消息也传到了陈二南的耳——他只是间人,但是前说了,很多消息都是他打探出来的,唐老二在此事,都仅仅是负责找人执行,而陈某人在当地,很是发展了几个眼线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应冯君的要求,准备了五百万赔偿,听说这消息之后,考虑再三,硬生生凑了百万,给洛华庄园里送了过去,还花了五十万,给自己买了意外伤害险。

    冯君没有把钱全分给门岗,只是将两人的工资提升到每月万五,然后各奖励了十万的现金——后门的门岗,工资也提升了,但只提到了万。

    矮门岗是在医院里得到这个消息的,他犹豫下,壮起胆子求告,“大师……哦不冯总,这十万我不要成不?有件事情想劳烦下您。”

    冯君知道,矮门岗家里其实不宽裕,尤其是生了两个女儿和个儿子,严重地违反了计划生育国策,丫甚至想变身少民,怎奈这招已经被太多人用过了,没有如愿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此人家里可以算贫如洗,自己又没啥太强的谋生手段,这十万块,对他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笔钱。

    但是他居然不要,也想劳烦件事,冯君有理由相信,这绝对是“劳烦”,但是此人……不奖励是不行的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行啊,别太难为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矮门岗想说什么呢?他有个哥哥,早年在工地上干活,扭伤了腰椎,现在根本干不了活,每年汤药费要花不少,而他的家里还有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矮门岗希望,大师能把哥哥治好,这样的话,他的父母就不用年过七十还那么劳累,他赚的钱也可以全部用在家里,不用再补贴哥哥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,”冯君想了秒钟,就点头答应了,兄友弟恭,这是值得提倡的美德,至于说治疗成本——冯某人愿意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然,有个节点,他还是要强调下,“我不能保证治好他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”矮门岗毫不犹豫地点头,却不小心扯到了脖子上的扭伤,疼得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点都不担心,大师治不好哥哥——植物人也就算了,连百草枯都难不住你。

    当然,真要治不好也就认了,但是毫无疑问,经过治疗的哥哥,肯定会比以前好很多。

    冯君又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发问,“那你打算怎么跟你哥哥说呢?”

    矮门岗在提出要求之前,就早想好了答案,“我就跟他说,过来帮我倒几天白班,说咱这儿山清水秀,比较养人……兄弟场,我帮他也不图啥,就是委屈您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非常清楚,大师不喜欢张扬,否则的话,只凭大师的神异,若是愿意招揽些信徒,山门口都可以起座庙了——没准是两座,袁子豪修座,百草枯修座。

    那他当然要顺着大师的心思说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