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1章 杀意浮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的反应,不能说是小肚鸡肠,做为个曾经是除了学历什么都没有的小年轻,前几年他在社会上碰的钉子够多了。

    不在底层,不知道底层的无奈,在员工宿舍里,就连签字笔,都可能被人偷走——你说你用完了,还回来不行吗?

    曾经的经历,让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,来揣测些事情。

    冯君对胡长庆这个人不太了解,但是他可以想像,能做到正sheng部级的领导,可能没有脾气吗?估计早就习惯了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了”吧?

    当然,姓胡的肯定也有妥协的时候,zheng治可不就是妥协的艺术?但是毫无疑问,他妥协的对象,绝对不是冯君这种咸鱼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要说冯总现在也是亿万富翁级别的人物了,手边划拉划拉,努力凑凑,没准可能混进十亿的圈子里去,但是对于代表国家意志的体制来说,他还就是条咸鱼,充其量比其他咸鱼的体量大点而已。

    区区个朝歌市,就敢派五十多个人到郑阳,上门来传唤他。

    要说灯具店开张的那件事,错的其实是刘二,但是冯君绝对没兴趣去赌胡长庆的人品。

    屁股决定脑袋,人只要有了屁股,总会给自己的行为找出理由,刘二做得真的很过分吗?市场经济不就是该充分鼓励竞争的吗?旦发生竞争,不应该各显神通吗?

    刘二能在残酷的市场竞争生存下来,你可以说他是会投胎,但投胎也是门技术不是?你要是有本事,能在这个核心技术上碾压他,市场可不就是你的啦?

    冯君不知道,胡长庆会不会说出类似的话,但是仅仅从刘二在灯具条街上肆虐多年,气焰极其嚣张,就可以想得到,胡长庆起码摆脱不了纵容的嫌疑。

    冯某人做跨位面交易,初期是极其寂寞、辛苦和危险的,现在危险还有,不过赚钱算是相对容易些了,也有点家底了。

    按说他拿出几个亿来,赌把胡长庆的人品,不至于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况且,真要把他惹急了,送几个“非正常死亡”的名额出去,操作难度也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何必呢?冯君不喜欢麻烦,而且到时候,他面对的很可能是组织决定,真想个人跟整个体制对抗的话,麻烦也不是点半点。

    所以自打收拾了刘二,又拒绝了登门拜访胡长庆,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了,老胡不死,我绝不承包山林。

    当然,换句话说就是,如果真的有很好的承包契机,那么,他就可能先下手为强,要默默地对胡老说声“抱歉”了。

    ——你能不把别人的苦难放在眼里,我也会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牟淼说的什么“允许承包”的话,就没兴趣接,反倒是对新装配好的三台锅驼机,是相当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三台机器,是云园出品的,还得了王海峰老爸的帮助,几个技术大拿起想办法,把噪音降低了差不多四分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噪音并不仅仅是声音污染的问题。

    噪音本身是种能量转化——没有能量,怎么能发出噪音?

    同时,噪音还代表了机器的损耗,没有摩擦、撞击和震颤,怎么能产生噪音?

    简单来说,耐久提升了,噪音降低了,能量损失也减小了,甚至燃烧都更充分了——也就是说,连空气污染都少了。

    牟淼很开心地解释着这切,他觉得王海峰老爸派来的人,真的太管用了,他由衷地感叹,前辈就是前辈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冯君心里,其实有点不以为然,噪音啥的,那边就没这讲究,甚至有人买锅驼机,还就喜欢买声音大的——这说明我家有呀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老牟拿它当作项成果,还这么开心,冯君也跟着笑——老同学觉得做出成绩来了,心里这份舒畅,是有钱都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最终,牟淼放出了大杀器,因为有老前辈们指点,品质提升了不说,成本也大幅降低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正经的好事,冯君不是特别抠门的主儿,尤其是对上朋友,花钱非常痛快,但是成本降低这种事,真的值得好好庆祝下。

    别说跨位面交易是暴利之类的话,有谁会嫌钱多吗?

    于是冯君直接启动了台锅驼机试用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的污染确实不小,但是四平方公里的荒山,这点污染也就是毛毛雨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冯君在前楼摆酒宴请牟淼,直喝到夜里十点,牟淼两口子索性决定住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休息的时候,牟淼旧话重提,“承包山林的事儿,冯君你考虑下吧,这件事是市里推动的,好像胡长庆表态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胡长庆支持?”冯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“没有搞错吧?我早把他得罪死了……晁刚让我去见他,我都没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晁刚也出力了,”牟淼走到沙发边上坐下,点起根烟来。

    他平常不抽烟,喝酒之后才抽,“我对这事儿不太了解,不过窦家辉说了,迟县长明确表示,胡老支持县里这么操作,要不然……哪儿能这么快就有结果?”

    “老胡的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吧?”冯君喝得也不少,有点二麻二麻的,虽然他只要运气行功,很快就能把酒排出体外,但是他非常享受这种微醺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所以他可以非常酣畅淋漓地表达观点,“我连着不给他面子好几次,他反而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呢?”牟淼抽着烟,目光茫然地回答,“没准大人物跟咱们想的不样,老胡这个人……其实还是很想把云园建设好的。”

    胡长庆想把云园建设好——这话冯君真的信,云园山头的老大,经过了前辈的认可,接过了相关的zheng治遗产,退休还经常住在云园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不想建设家乡?

    但是建设家乡,不是个过气的老头能做主的,更不可能违背全省甚至全国的意愿,云园在省里的开发序列,排得相当靠后。

    所以,建设家乡很重要,但是也很遥远,正经是维护自家权威,打击各种挑衅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冯君很无所谓地笑笑,“这么说吧,我就担心他坑我把,好几个亿撂那里,将来旦不买帐,我可有得忙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他比较有底气,敢说“有得忙”,换个人说话,没准就是四个字——鸡飞蛋打。

    牟淼其实也知道其分寸,而且他是云园市区的人,不是朝阳人,所以也就不再劝他,“我就是带个话,迟志杰还跟我要了点加工的活儿,我也给他了……反正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办……”冯君摸下下巴,因为酒意上头,心里没由来地有点烦躁,“哎呀,我就想啊,这老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死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琢磨些可以操作的方案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,先积极地介入承包的事情里,借上胡长庆的面子,然后等尘埃落定的时候,直接搞死那厮——这就叫有了合适的发展契机,然后选择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点,因为他是得到了老胡的支持,所以老胡的死,他的嫌疑会很小。

    等胡长庆死了,不需要面对整个体制的压力,朝阳还真就没谁能压得住他了,就算县里换了领导他也不怕,冯某人左手拿钞票,右手搂着好兄弟窦家辉,倒要问句——谁不服气?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只是借用下窦家的势,要是有那不开眼的人冒头,真当冯某人修的是假仙?

    他想了阵,觉得这件事情似乎也可以操作,“那行,我再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牟淼的身子已经开始打晃了,刘小萱见状,赶忙扶他进房间,反正这两口子虽然没结婚,早就不加掩饰地双宿双飞了,她也没啥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他俩离开之后,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杨玉欣和两个李助理,其他人都去后院了。

    杨玉欣出声发话,“承包山地,我可以帮着想想办法,京城附近也可以联系下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狠狠地吓了跳,“没搞错吧,我承包……都是以平方公里算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面积,你跟我说京城……附近?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”杨玉欣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圆明园职业技术学校,可也有四平方公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女儿保送上贝达,也不能这么糟蹋人家吧?”冯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“怎么说也是华夏顶尖的大学,我能跟人家比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问题,”杨玉欣正色发话,“你不搞房地产,只种树的话,京城附近的空地儿,多了去啦……房地产要的配套和政策太多,不好碰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……”冯君觉得,这诱惑实在太大了,哪怕不做房地产,只要在那里盖起房子来,能引来多少北漂的小姐姐?

    不过略略思索下,他还是摇摇头,“算了,我怕麻烦,而且……我不喜欢京城,也不需要它。”

    他对京城不是很动心,“不需要”是个很重要的原因,他所有的业务,都跟京城没什么关系,只从这点说,世界五百强都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正经是,父母亲活得开心舒坦,才是他最想得到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迟志杰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又到月底了,凌晨惯例有加更,预定七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