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何谓专业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对于杨玉欣这个电灯泡,张采歆心里多少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这份不满,她也只能放在心里,毕竟她跟冯君还没有发生什么,而她的姐姐跟他的关系,则是人所皆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杨玉欣的存在,对冯君来说,相当于是多了个全能型的人才。

    这次,冯君是开着徐雷刚的牧马人直奔朝阳,这车的车身很宽大,两女都坐在后方。

    车开之后不久,杨玉欣就出声发问,“大师,你这土地承包,相关手续都了解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冯君又不是第次承包土地,对这套并不陌生,他点点头,“洛华庄园的转让手续,就是我办的……大致还算清楚。”

    其实严格来说,庄园的转让手续,还真不是他办下来的,基本上都是前主人李宁操办的,那位对这些事情都门儿清,地方上经营得也不错,所以办得非常轻松和快捷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觉得,自己是亲眼见识过了,般情况也蒙不了他,所以对这些细节并不是很在意——事实上,他大部分的心思,都是在琢磨,怎么才能制造出个无法阻挡的局面。

    局面旦形成,他就可以考虑,该以何种形式,让胡长庆波澜不惊地谢幕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他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,他也做了相应的安排……好几个亿的投资呢,“梅老师跟我推荐了个律师,是她的学生家长,目前正配合李晓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律师?”杨玉欣眨巴下眼睛,“我觉得不是特别靠谱,要不,我帮你请个法官?”

    法官……冯君的嘴角抽动下,心说这有资源的人,出手果然不凡,别人谈合同请律师把关,你请的却是法官,“这两者,有什么不同吗?”

    “律师负责解读法律,法官负责诠释法律,”杨玉欣轻描淡写地回答。

    也许觉得这个回答有点不恭敬,顿了顿,她又细细解释,“律师可以从条例里扣字眼,这点法官不如他们,但是跟律师相比,法官更清楚,你可能遇到哪些条例里没有注明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冯君愣了愣,才反问句,“你是说,法官更擅长考虑人为因素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杨玉欣点点头,“理论上讲,律师有偏向性,法官没有偏向性……而从实际操作上讲,法官比律师更懂得规避风险。”

    冯君默然,好久才发问,“京城的法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”杨玉欣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其实很多人为因素,是地方的政策法规所致,从京城请法官,不但成本高,意义也不大,我可以在你们省请个法官做咨询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心里暗暗佩服,别说什么肉食者鄙,其实身处高位的人,眼光确实不凡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为,请个法官做顾问,能带给自己根本性的转折——毕竟功夫在棋外,但是有备无患这个道理,他是懂的,所以还是很感激她的提醒。

    但是张采歆对这话,有些抵触——或者是抵触杨玉欣这个人吧,她疑惑地发问,“杨姐你的意思是说,律师比法官更了解法律……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可能,”杨玉欣很干脆地回答,“你问冯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无声地笑笑,心说这小菜心,还真是有点傻白甜,“律师懂得更多,但是判案的是法官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多解释,从后视镜里看眼杨玉欣,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欣冲他微微笑,“不麻烦,既然跟你来了,肯定要把事情办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抵达朝阳是下午四点多,在自家小卖部坐了个小时,就不得不离开,闻讯赶来的人太多了,很多不怎么惯熟的人,都摆出副“当初我很看好你,你现在应该如何”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冯君愿意交给父母决定——老爸老妈健在,家里的事儿轮不到我做主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心地善良,但又不是滥好人,处理类似的事情,有着相当的智慧。

    反正他父母表示要帮这人,他就肯定出力——这么做,才是给老爸老妈长脸。

    父母不闻不问的人,他也没兴趣去了解。

    而且他回来了,不但身边带着人,还有帮人,要绕着他转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住在家里,而是继续选择了林业宾馆,包了唯的总统套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还是紫竹厅,冯君宴请了两桌人,桌是李晓滨带领的初同学,桌是窦家辉带领的小学同学——他特地从云园市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桌,都是大致坐了坐,他还开了个小包间,等待迟县长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些同学也没什么不满意的,当初冯君就是班里的风云人物,此次回来也愿意跟大家聚聚,把县长都放到了边,已经是很讲同学情分了。

    吃喝阵,他就和李晓滨、窦家辉去小包了,杨玉欣和张采歆在那里坐着,稍微有点无聊,林业局邓局长倒是在作陪,但是面对两枚美女,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。

    换了别的美女来,邓局长倒也不怵,讲些荤段子,他还是比较拿手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二位,他真的不敢,都是大城市里来的,而且这二位跟着的冯君,可是晁总都要哄着的主儿,他哪里敢造次?

    这不是?迟县长招待客人,般都在县zheng府招待所,但是现在也要来林业宾馆见人。

    迟志杰来得比较晚,七点半才到,到就笑眯眯地自罚杯,“县里开会,冯总,我先喝杯,表示歉意。”

    邓局长看看迟县长,再看看冯君,心里有些唏嘘:冯成的侄儿……就混成这样了?

    朝阳县缺大学生,但也不是特别地缺,县考状元虽然罕见,但是每年也有个,出产的数量肯定比县长多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加上云园市的高考状元,比迟县长年纪轻,还能让他这么客气的,也只此位。

    酒桌上,照例是不详谈公事的,反正大致意向已经定了,谈会儿逸闻趣事,迟县长提了提牟淼委托的加工业,又把话题引到了朝阳的旅游产业上。

    冯君则是再次表态,他对旅游业兴趣不大,虽然他现在也很想推动承包的事情,但是轻易改变主意的话,反而容易让人生出疑心来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迟县长表示,最近抓作风抓得比较严,我就不继续招待你了,不过这也是你的老家,你肯定少不了吃喝玩乐的伴当。

    离去的时候,他又特地说句,“这件事,市里领导和些老领导,都是很支持的,没有他们的关心,效率不会这么高……李助理也很清楚这点。”

    不过,当天晚上冯君并没有跟李晓滨讨论此事,送走迟县长之后,他跟着同学们去了KTV唱歌,而且还是分了两个包厢——初同学个,小学同学个。

    他算是衣锦还乡了,但是不想跟同学们闹得太生分,反正年也回来不了几次,在起只谈谈昔日的同学情,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冯君去县zheng府走了趟,这算是正式的拜访,关于承包的谈判,也正式展开了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杨玉欣请的法官到了,老头以前是省城法的,去年退休的,目前兼职做些法律顾问,在省城的圈子里,也颇有些威望。

    老头对杨玉欣的态度很热情,但是对冯君就有些不冷不热,最后还是杨玉欣多次暗示,他才改变了些态度。

    他对土地承包这块,相当熟悉,对于李晓滨前期的谈判,他指出了几处不足。

    比如说承包土地需要有招挂拍的流程,县里就完全没有准备这套程序。

    李晓滨辩解说,因为就没有第二家,愿意来参与拍卖,趸交的费用,也不是谁都能出得起的,县里倒是建议,我们可以找人围标,但我觉得不合适。

    围标肯定不合适!老法官赞成这个说法,他知道自己的责任,是要防止冯君被坑,所以他又表示,这种事情,旦有人翻旧账,麻烦不会少。

    不管是正方反方,他都批评顿,李晓滨不得不解释,这份承包合同,会以集体通过的方式来敲定,也算是县里的背书了——这是组织决定。

    老法官马上表示,县里的组织决定没用……在这个量级上,县里做主,很容易被人质疑——起码得市里的相关领导和主要领导背书。

    当然,市里未必定会推翻县里的决议,不过杨玉欣请他来,就是要把握好分寸,防患于未然,对于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,他会地点明,

    事实上,他认为,这件事要是能经过省里特批,县里的班子集体通过,才能算没有后患。

    老法官非常明确地指出,“你们可能觉得,承包费很高了,非常公道……但是地方上私下搞这种事,太容易出现利益输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来看,你们的承包费很高,十年之后再看呢?我认为咱们国家的土地,还会继续涨下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有人会觉得你们的钱出得少了,县里领导也换了好几碴了……后面领导推翻前面的决议,不需要有太大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触的这种案子太多了,有些是zheng府朝令夕改的问题,但是也有相当部分案子,就是那些承包人钻空子、贪便宜,手续不全也敢承包……撑死胆大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国家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?切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