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 算计落空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老法官对那些占国家便宜的主儿,没有什么好态度。

    做为个老的法律工作者,他比较相信“公道自在人心”。

    他认为在承包土地这种事上,你如果没有天大的关系,最好不要尝试去占国家便宜。

    只要你是以比较公道的价格承包,也没有什么违规操作,哪怕以后zheng策发生了变化,般来说,国家不会让你吃太大的亏,甚至你可能只是少赚了点。

    当然,你要是绞尽脑汁占便宜,那国家翻起脸来,可是比翻书还要快——财产损失不说,把你送进监狱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杨玉欣听到这里,就有点忍不住了,“蒋庭长,冯总承包的价格,绝对是公道的,现在趸交,不是为了省钱,而是县里需要这笔钱,希望他趸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啊,”老法官真的是到处吹毛求疵,“但是这笔钱,现任领导就花了,他不可能留给后任不是?最关键的是……胡长庆可能盯着呢,没准他还能再活个十年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冯君想想,出声发问,“那么,通过招挂拍的流程,我围下标,再以组织决定的形式通过,风险就小很多了?”

    老法官沉吟下,才谨慎地回答,“但是你也说了,除了你,就没人可能参与,那么这也是不合理的点……将来也许有人会说,那些公司为什么会来投标?”

    李晓滨有点沉不住气了,她不喜欢这个老男人把自己说得无是处,“那照您这么说,我们做多少努力都是没用的?”

    老法官眼里哪里有她这种小屁孩儿?也就是看在杨玉欣的面子上,他的话才客气些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你说得没错,咱国家就是这体制,只要上面想整你,你就跑不了,而我的任务,是指出来可能的风险……至于风险大小,需要你们自己评估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出来了,这老头子就是倔巴头,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风险肯定是应该指出来,至于说风险的大小,老人家你也帮着把把关……尤其是些关于地方政策法规的解读。”

    老法官个劲儿地挑毛拣刺,不但是要展现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见多识广,也是想让杨玉欣感受到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 所以他犹豫下,还是点点头,“杨主任请我来,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刚才说这么多,也只是想告诉你们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聊天,足足聊了个多小时,直聊到午饭后,老法官精力有点不济,午休去了。

    杨玉欣这时才低声跟冯君说,“省里领导的因素,不需要考虑,谁会盯着这么点小事?县里有了组织决定,市里再有领导批示下,不会再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找碴。”

    老法官此前说得确实有道理,但是对于她来说,省里领导就是她能够得着打招呼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这个层面的领导来说,几个亿的承包费,那算多大点事?

    事实上她认为,不谈针对性的话,没有哪个省级领导会在意这点小事——冯君你是真金白银地花钱了,也没占公家便宜,谁吃撑着了去操这闲心?

    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说实话,蒋庭长这番话,搞得我都有点想放弃这个项目了……怎么做都不合适,我何苦来哉?”

    “这个随便你,”杨玉欣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不管你放弃还是不放弃,我都会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冯君感觉,她说起这些事来,很是轻描淡写,就像自己说修炼样,给人种“切尽在掌握”的自信。

    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啊。

    因为冯君的到来,这件事的谈判再次提速,两天时间,县里给出了最新的答复。

    这个答复涉及了很多方面,老法官终于开始展现他的专业水平。

    他挑出了两个明显不合适的条件,同时又指出点隐患,详情就不赘述了。

    接着又是两天谈判,两个不合适的条件,县里同意加了标注,但是那点隐患,县里认为,这是地方性的政策法规,省里虽然有要求,可现在地方上没有明确负责的职能部门。

    反正这不是国家层面的政策,是省里的土政策,目前云园也没有部门负责,先搁置再说,等有了这个部门,补个章就完了嘛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冯君的顾虑,迟县长特地上门,为他解释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这年头,先上车后补票的情况很常见,个章卡着下不来,就什么事儿都别做了?

    看看那些房地产开发商就知道了,个章都没有,人家就敢盖楼,还敢预售。

    但是老法官很难得地坚持这点,他建议,地方上没有的话,去省里盖章。

    他咬住了这个环节,因为他认为,将来有人找碴的话,这是个最大的隐患,必须处理。

    冯君觉得,他说得有道理,而且杨玉欣也认为,省里已经出台了的政策,就算她找人帮忙打招呼,都会有点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确实不是国家政策,也确实是地方执行不力——但是你想要解释,别人得愿意听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晁颖找上门来了,她已经搞清楚了冯君的选择方案,而她在距离那块地不远的地方,打算跟人合作,搞旅游开发。

    她此来就是跟冯君互通下有无,将来两家可是邻居呢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表示,这块地我未必买,因为有个问题比较棘手,市里解决不了的话,我放弃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乍看不算大,也就是老法官熟知相关的政策法规,知道能引申出多大的问题来,如果像冯君想的那样,请个京城的法官来,估计都发现不了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要不说最优秀的,未必是最合用的,接地气很重要。

    晁颖听完之后,脸色有点不好看,站起身匆匆告辞了。

    冯君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感觉有点奇怪:她怎么不劝说我下呢?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是,晁颖才走出宾馆坐到车上,就直接拨了个电话,她铁青着脸发话,“哥,那个承包管理办法的漏洞,被冯君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晁刚的声音,显得异常惊讶,“你是说……资源自主调解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晁颖非常苦恼地回答,“我不知道,他怎么会发现这个……他表示,这个问题不处理的话,他可能放弃承包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晁刚苦恼地嘬下牙花子,低声嘀咕句,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不多时,晁颖就赶到了哥哥的办公室,她的面色阴郁,“哥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晁刚在批示件,他抬头看眼妹妹,“你先坐,不是多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的神态已经恢复了正常,两分钟后,他放下手里的笔,抬起头来,笑着发话,“这个漏洞,早晚是要被发现的,你何必这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不样,”晁颖气呼呼地发话,“告诉他这个漏洞的,应该是我才对!”

    这就是兄妹俩早先就商定的,当时胡长庆表示,愿意支持冯君承包荒山,这个表态令晁刚有点怀疑——他认为胡老可能没有这么大度。

    但是胡老又把事情交给他办了,这该怎么处理呢?

    晁刚想来想去,觉得胡老的话,咱得听呀,但是真的全心全意帮冯君把事办好,没准会惹得胡老生气——我特么的嘴上说说而已,那是我的仇家,你这么做,是不是缺弦儿?

    可是不办也不行呀,眼里还有没有老领导了?

    晁刚想来想去,觉得这事儿还得办,不但要办,还要大张旗鼓地办,表示出胡老对家乡的关怀。

    不过他必须得准备后手,就像给电子设备留个后门样,在合同里面要留下陷阱,旦胡老怪他“不懂事”,他就能把陷阱拿出来——我已经给他挖好坑了。

    但是只挖坑,他还有点不甘心,不管怎么说,冯君愿意承包这么大块地,而且不用于商业用途,不毁坏这绿水青山,对家乡父老来说,是大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不想过分激怒冯君,胡老很可怕,古家就不可怕了吗?

    而且,冯君现在才多大?二十出头啊,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了,再过二十年,他又能走到哪步?前途不可限量!

    晁刚是云园山头的,但并不是胡老的嫡系,他在不得罪胡老的同时,也会为自己打算,所以他已经盘算好了,我要留个后门以防万,不过同时呢,要把这个后门暗示给冯君。

    留后门只是为了应付老领导,他真实的目的,是拿这个后门,来交好冯君。

    胡老的地方影响力再大,即将日落西山,而冯君有贵人扶持,自身也是旭日初升,谁更值得投资,这个不言而喻——晁博跟冯君还谈得不错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暗示的过程,是要讲究些方式方法的,矜持也是必须要有的,太容易得到的东西,人们不会珍惜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吊了冯君几天,任由他跟迟志杰沟通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猛地听说,冯君自己发现了这个陷阱,这让他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。

    晁颖的心情,可就复杂多了——她本来想通过这个示好,获得冯君的好感,然后推动她在旅游业上的尝试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算盘都落空了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七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