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 借鸡生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晁刚看着妹妹气急败坏的样子,无奈地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从接到消息到现在,他已经接受了现实,“本来就是要让他知道的,有什么差别吗?”

    “差别大啦,”晁颖没好气地回答,“他如果愿意配合,我搞旅游开发就容易多了……没有他的支持,我也没那么多钱呐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步子也不用卖得太大,”晁刚不以为然地发话,他是醉心仕途的人,虽然也愿意帮助妹妹挣钱,好给自己提供官场运作的弹药,但是他并不希望她在商业上走得太冒进。

    钱挣多少才是个够?差不多就行了,攀比这东西,是没有尽头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认真地建议,“不管是谁提醒的,他意识到这个漏洞了,那么只要解决了这个难题,他的钱就可以落地,基础设施建设这些,也可以开始投入了。”

    基础设施建设,是很重要的环节,而且花费相当大。晁颖之所以想拉冯君合作,主要就是想借用他要建设的基础设施。

    比如说公路,冯君承包了山地,是想让冯家老两口住进去享福,他当然不能让父母亲爬山进去,肯定是要修路的。

    这条路还不可能太窄,窦家辉、冯晖等人都说过,冯君在郑阳承包的山地,路就修得很宽,那还是自己庄园里的公路,容得下两辆大巴错车。

    只说在山上修这么条路,费用就会格外惊人,但是冯君肯定会修——人家不差钱。

    晁颖想的就是,你修好路,我可以借用段,甚至那些给冯家承包的山地,都是她跟邓局长商量过的,三个方案,不管冯君采用哪个,必然会有大段道路经过未来的旅游区。

    这算坑冯君吗?真不算坑,像日月湖水库那种地方,县里早就在纸面上规划好,要发展旅游了,那里离县城又近,原则上就不可能承包出去,

    冯君想要承包,必须得选择相对偏远的地方——反正你们图安静不是?

    所以承包区域会穿行旅游区,也是很正常的了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那句话,“若想富,先修路”,只要路通了,晁颖想要搞的旅游业,基本上就可以从纸面上开始落地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最担心的是,冯君对那三个方案个都看不上,执意在交通便利的地方承包。

    甚至她都为此想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县里领导之所以同意这三个方案,主要也是因为三个地块都处于偏僻地区,没人承包的话,再过三五十年,那里依旧会很偏僻。

    可是冯君哪里会嫌偏僻?他还巴不得更偏僻点呢,所以他选了块有山有水的林地,而且里面有两个小谷地,个小山头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,就只需要晁颖对他示个好了,她暗示下,你这承包合同有点隐患——你也别说是我告诉你的,心里有数就行了。

    然后冯君据理力争,把这隐患消除了,当然要领她的人情。

    人情落地,她再提借路啊,把路修得宽点啊什么的,可不就顺理成章了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只要她跟冯君把关系协调好,旅游开发这块,谁都抢不走她的了——你们想撇开我?冯君也得认你们呢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和哥哥信心满满地准备了这招,人家却自己发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她遗憾,但是晁刚的眼界没那么小,变通能力也强很多,“你可以告诉他,这个问题,我去帮他协调……他不是还得领你的人情?”

    晁颖苦恼地皱眉,“但是这个人情,就要小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世上事不如意者十之九,”晁刚点起根烟来,深深地吸口,嘴角露出丝微笑,“但是你的合作者不是个蠢货……应该也是件好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哥你说得不错,但是……”晁颖犹豫下,说出了自己的担心,“他有点太强势了,将来我担心……压制不住这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她可是没想到,某人胆大到居然在考虑……安排某些老领导非正常死亡了。

    “压制他?”晁刚哭笑不得地看她眼,“人家背后有古家,在郑阳也闯出名堂来了,你担心他在朝阳跟你抢什么?”

    晁颖被说服了,但是她还是低声嘟囔句,“我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喜欢这种感觉,”晁刚无奈地笑笑,“但是……得学会适应,对大多数人而言,生的大多数时间里,都是在随波逐流,包括我也样。”

    边说着,他就边站起身来,“我得再去看望胡老趟了,你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门口已经等了几个人,见他出来,就要上前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晁市长摆手,很生硬地表示,“我要出去办事,你们重新预约时间。”

    按说到了他这个位置,应该是体现亲民的时候了,不过晁刚是积年的副市长,现在是常务副,位置早就稳得不能再稳,对于这些人,他不需要客气。

    不过胡长庆对他,也无须客气,“我老头子听不懂……地方自主调节,并报相关部门审批……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晁刚才不会认为他听不懂,只能干笑声,“这个……我们也是担心他承包以后,不能实现承诺,万滥砍滥伐呢?所以就想个限制的手段,想的是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是,我可能说话不算数吧?”胡长庆是什么人?只土狗活到他这岁数,也足以成精了,哪里看不出晁刚在忌惮什么?

    而且以他的年纪,也不需要忌讳什么,“我在你眼里,就是这种人?”

    “胡老,我真不是这意思,”晁刚的汗都快下来了,“我就是想着,必须要给资本准备个笼子……不是为了害人,是要约束资本,让它不要作恶。”

   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!胡长庆没好气地看他眼:作恶的资本多了去啦,也没见你怎么着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直接地发问,“你有私心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晁刚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当时我请他来见您,他居然毫不顾忌地走了,我觉得他对老前辈不是很尊重……倒是也想让他吃点苦头,但是真没打算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胡老抬手指指他,欣慰地笑笑,“看看,我就知道,你肯定是耍了花样了……还说不是怕我生气?”

    晁刚见胡老终于进入了正常状态,于是干笑声,“现在体制外的人,只说钱多钱少,不懂得敬畏……小家伙还年轻,我这也是帮助他成长。”

    胡老抬手指指他,无奈地发话,“我就知道,这个锅还得我来替你背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,晁刚也很无奈啊,您要知道适当约束下刘二的话,我至于这样吗?

    我特么堂堂的常务副,搁古代也是通判了,还得揣摩你的心思,不能由着自己的想法来。

    是的,这真不关我事儿,他笑笑,“云园的事情,当然要由老领导您来掌舵。”

    “过两天我去省城,把这件事说下,”胡长庆叹口气,也是有点意兴索然,“肯定是不会卡他的,你告诉他,放心投资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口吻说话,基本上就是大实话了,终究是系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好的,”晁刚也感觉到了胡老的决心,于是点点头,“那我去跟他说下,您高度关注这个事……还需要说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什么?”胡老笑笑,“都是退休的人啦,吃能吃多少?花能花多少?就是图乡亲们说个好,青史留名是不指望啦,但是也不能让人戳我脊梁骨。”

    晁刚沉吟下,笑着发话,“您肯定要上地方志的,怎么能说没留名呢?”

    “嗯,”胡老居然就这么点了点头,再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晁刚等了半天,见他也没出声,刚要告辞,老头子又出声了,“他就是不肯来看我?”

    晁市长的心顿时就是揪,合着胡老直等的是……冯君上门拜访?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,直是存在的,毕竟冯君只是个商海里打拼的小年轻,而胡老却是云园政界的定海神针,小冯上门拜望是很正常的——甚至,他有没有这个资格,都是个疑问。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上次灯具商店的事,两人起了龌龊,冯君也硬气,死活不肯来。

    个是旭日初升心高气傲,个是老骥伏枥德高望重,这是新老势力交替,必然会产生的冲突——关键是,该怎么化解?

    长江后浪拍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晁刚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感想。

    那么,我是前浪、后浪,还是……浪?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点老了——看到冯君业绩的人,没办法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晁市长还是抓住了胡老心里所想的,“您是想见下古家的人吗?”

    胡长庆会在意个后辈有没有来拜望?那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后辈来拜望,他多不了什么;后辈不来,他也少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么,他所坚持的,要让冯君来拜望自己,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冯君只是个普通的小市民家庭出身。

    胡老此前对他表示出了宽容,此后又表示出了亲近之意,难道只是因为乡亲情谊吗?

    恐怕……还是为了冯君背后的资源吧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