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 人老成精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您想见下古家的人吗?晁刚的问题有点无礼。

    但是胡长庆没有生气,到了他这个岁数,值得他生气的事情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顿了顿,然后问了句,“我想见古家的人……这很正常吧?”

    当然很正常,古家那位在局里,属于是国jia领导人了呢。

    胡长庆转不过弯来也就算了,专心当个土皇帝就好,否则真的不能忽视这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晁刚依旧感到有点意外,胡老您都退了……没必要这么不矜持吧?

    当然,老领导都说得这么明白了,晁市长自然也必须敞开说,“那我去点他下,总得让他明白您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不过说实话,他也不敢保证,定能让冯君登门拜访——那家伙真的相当桀骜不驯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心虚,又被胡老发现了,“是不是担心,年轻人不太好打交道?”

    晁刚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跟这种人精说话,实在太煎熬人了,“我想的是,让县里的领导跟他起来,就这个事情,请您给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你冯君不想见胡老?那总要跟县里商量承包的事儿吧?让县领导跟你起来见老领导,为这事儿定下调子,你还能拒绝不成?

    不过这么来,他和妹妹准备的人情,就淡化到几近于无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,他这句话反而让胡长庆不舒服了,“呦呵,小家伙的架子,还真不是般的大啊……我就奇怪了,谁给他这么大的自信?”

    晁市长无奈地笑笑,摊双手,这是无声的辩解——所以我才打算“磨练”他下。

    “他不来就我,那我去就他好了,”别说,胡长庆还真豁得出去,“我这老朽去见他个小年轻,不算丢人。”

    晁市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只能默然了,不过他心里倒是理解某些说法了:怪不得别人都说,胡老行事有如天马行空,不拘格。

    出了胡老家之后,他马上给冯君打个电话,“冯总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在灯具店呢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晁市长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灯具店……那可是不行,晁刚很清楚,胡老就算再没架子,也绝对不可能去灯具商店,他若是真去了那里,就不是折节下交,而是自抽耳光了。

    他沉吟下发话,“这样……你现在能回宾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云园啊,”冯君奇怪地发问,“您在朝阳?”

    晁市长挠下下巴,“那你在云园,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冯君觉得这问题有点奇怪,“我还没决定在不在市里住下,晁市长您有什么指示,只管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晁市长心横,“我不是说了吗?胡老很关心家乡的发展,你现在有出息了,也愿意回报家乡,胡老想去见你下。”

    冯君愣了差不多五秒钟——今天是愚人节吗?

    他都考虑冲对方下狠手了,哪曾想堂堂的云园系领军人物,要主动来看自己?

    然后他下意识地回答,“这怎么好意思,怎么说那也是长者……我去拜会胡老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好事!晁市长心里下意识地这么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他就苦笑声,“算了,胡老说要看你,那是对你的爱护,还是不要逆他的心思了……你要真有心,就先去云园宾馆定个房间等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这老小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他不希望这件事再有任何的波折。

    冯君挂了电话之后,表情依旧相当怪异,老胡……要去宾馆看我?

    对方这种神奇操作,非常出乎他的意料,不过,他不用处心积虑地去制造起意外死亡,也是个不错的结果——还好我比较慎重,没有着急出手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在宾馆里坐等,会不会有点失礼,其实冯君刚才都有点后悔——我上门拜访他做什么?老头子没准打算呵斥我两句呢。

    所以说,晁市长最后的决定,点都没错,他要是答应冯君去见胡老,没准冯君就又找借口走人了——我说会拜见胡老,可没说是今天呀。

    窦家辉就在他身边,看他挂了电话,也是脸的惊讶,“没搞错吧,老家伙要见你?”

    窦家真的是恩怨分明,因为刘二的缘故,他居然把胡长庆叫做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那就定个房间好了,”冯君拿出手机来,然后看他眼,笑着发问,“起去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去了,”窦家辉摇摇头,他不发作的时候,还是很理智的,“老头儿见了我,没准心气儿又不顺了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儿,见他不愿意跟着走,定了房间之后,带着张采歆和杨玉欣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是临时订房,他就只定了个豪华商务套间,两女也不见外地跟他在房间里等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张采歆居然会冲功夫茶,正好房间里有茶具,冯君车上还带了点茶叶——袁家送的大红袍。

    晁刚听说他进了房间,才给胡长庆打电话,他说冯君想上门拜访,自己劝住了,对方就乖乖地去云园宾馆订了个房间等着。

    胡长庆没有因为晁市长自作主张而生气——这也是尊重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云园宾馆是市里的接待宾馆,安全能够得到充分的保障,而胡老来这里轻车熟路,才进门,宾馆的老总已经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遗憾的是,他要见的人没有出迎,这胆子真不是般的肥。

    连胡长庆的心里都有点不喜,我老头子都这么给你面子了,你不知道迎下?

    他差点就不想上去,想让冯君下来在茶社见面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终于还是按捺下了这丝火气,行百里者半九十,都到眼下这步了,何必搞得功亏篑?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出电梯的时候,见到个年轻人伴着两个女人,已经等在电梯口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身材高大面容英俊,气度相当不凡。

    胡长庆听人说起过,冯君长得很帅气很有男人味儿,但是见了真人,心里也忍不住感慨:这小伙子……还真是样样出众。

    “见过胡老,”冯君走上前,躬下身子,双手去握胡长庆的手。

    晁市长在旁边介绍,“老领导,这就是咱云园的骄子,朝阳的考状元冯君。”

    “看长相就知道,大家都说了,才貌双全,”胡长庆笑着跟冯君握握手,空着的左手还拍拍对方的手背,“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看眼张采歆和杨玉欣,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光才貌双全,还有郎才女貌啊。”

    这句玩笑话,充分体现了老领导的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“胡老屋里请,”冯君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看到几盏热气腾腾的功夫茶,胡长庆猜出来了,这三个人此前直在喝茶,估计也是接到前台电话啥的,才会在电梯口等那么阵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说呢?人家能在那里等着,起码也是有敬意的。

    “这茶闻着不错,”胡老笑眯眯地发话,“大红袍?”

    “别人送的些,”冯君笑着回答,然后看眼张采歆,“采歆,重冲壶新的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平日里跳脱得很,但是正经场合还是很懂配合的,低眉顺眼地开始收拾茶具。

    冯君主动笑着发话,“胡老精神矍铄,是咱云园人的福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癌症过了,老天爷不收,”胡长庆也笑着回答,“多活几年,也想看着你们这些年轻人,把云园建设得更好……承包的事儿谈好了吗?”

    已经癌症过了?冯君忍不住走下神,才苦笑声,“承包的事儿,有点隐患……我没打算占公家便宜,但是省里有些政策,没有办法落地,我正考虑要不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的事儿,写个字性的材料给我,电子版也来份,”胡长庆居然还懂得电子版,也算是活到老学到老了,“明后天我去省城,给你处理下……小晁记得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这可未必是他担心自己老糊涂,这是要晁刚做见证。

    “那可太谢谢胡老了,”冯君站起身来,很正式地鞠个躬,他不担心对方忽悠自己,以胡老的级别,主动上门看望之后,再忽悠……两人没那么大仇吧?

    当然,胡长庆真敢这么忽悠的话,那也就不要怪他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,”胡长庆摆手,大喇喇地受了他这个鞠躬,“趁着我还没老糊涂,发挥点余热……你支持家乡的建设,我当然要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支持家乡建设,”冯君笑着回答,他可是防着对方忽悠呢,“帮着家乡种种树而已,主要是想给父母亲找块山清水秀的地方,颐养天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胡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怎么光想着自己呢?把朝阳的旅游业也搞起来!”

    最后句话,他用的是祈使语气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抱歉了,”冯君坚决不上套,他笑着发话,“我精力有限,实在顾不上,不过有我趸交的承包费,县里也可以放开手脚做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胡长庆刚才的话,那纯粹就是搂草打兔子,顺手的事儿,不管有枣没枣,先来三杆子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对方语气坚决,他还是有点失望,“搞旅游,还是得公私合营才行,你真没兴趣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