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各有所求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对潘仁杰来说,这个冯神医的修为,真的很诡异。

    此人的存在,他早有耳闻了,初时大家都以为,这是个出尘期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的师尊认为,此人是有大传承在身的,不过大传承往往意味着“超级难惹”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无忧台才有了蜕凡七层的备选弟子,手持聚灵阵在红尘行走的例子。

    没有这个原因,备选弟子想要拿着聚灵阵入红尘,基本上是做梦——炼气初阶的弟子都不够格,起码要炼气阶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为啥聚灵阵盘是能容纳两个炼气阶的弟子修炼呢?这是有说法的。

    大约个月前,有监察者来调查,无忧台在其真的没有做什么,不过他们有备选弟子红尘行走,过问下情况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得知对方只是个炼气三层的修者,无忧台不是特别相信,不过他们也没有声张——目前自家弟子已经跟对方接触上了,这机缘又何必让别人分享?

    当然,如果对方真的只是炼气初阶,自家闹出这个误会,也没必要给别人提供笑料。

    潘仁杰对冯君的修为,也相当好奇,结果来了看——我去,合着是炼气六层?

    上次监察者来,大约是两个月前,两个月的时间,能从炼气三层蹦到炼气六层吗?

    修仙界无奇不有,这种可能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潘仁杰不认为自己能遇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冯君,必然是隐藏了修为的。

    潘仁杰有手段测试对方的真实修为,死掉的出尘期高手于梅仁能做到的,他也能做到,但是那样做的话,不仅是失礼的问题,而是表现出了不信任甚至是敌意。

    随意交谈了几句之后,潘师兄有理由相信,这位来历不明的道友,应该不只炼气六层——十有九还隐藏着修为。

    考虑到对方对于红尘行走的感悟,很可能是炼气九层。

    潘仁杰有这种误判,其实很好理解,这个位面修仙者为尊,天然比凡人高了等,不少修者红尘行走,也是为了获得感悟破境,目的性很强,并不是他们真的认为,仙凡是平等的。

    而冯君来自人人平等的地球,起码在华夏的化里,讲的是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,不存在什么人天生就高人等,在这种化背景下,属于凡人的感悟,会更接地气些。

    而且地球界,终究进入了信息爆炸的时代,千万不要小看这点,哪怕是修仙者,没有冲破这种信息桎梏,没有可以随意接入、共享的信息平台,见识也会远逊于地球界的凡人。

    ——那些活了千年以上的老怪物除外。

    总之,潘仁杰不能了解冯君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精妙的认识,自然会猜测对方的修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见到了冯君神识离体清点纳物符,就更确定了这点:这位姓冯的道友,恐怕都未必仅仅是炼气期吧?

    当然,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里什么可能都是存在的,炼气阶能够神识离体——没准有人还真做得到。

    然而,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奇遇?潘仁杰虽然年轻,也奔五张了,不是没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不过他只睁开了下眼睛,然后就又闭上了:我管他是什么修为呢,对方道友愿意用炼气阶的修为打交道,那就当他是炼气阶好了。

    他在红尘行走炼心,也有四五年了,虽然不能彻底沉下心,做个真正的凡人,但是“随缘随性”的道理,还是懂的,很多东西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王博才的感知能力,要差潘师兄不少,不过师兄睁眼,他还是反应过来了:我勒个去的,这是……神识离体?

    上官云锦手持纳物符,最能感受到神识的力量,忍不住眼睛亮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微微笑,冲米芸珊微微扬下巴。

    林妹妹端着个托盘,小心翼翼地走上前,躬着身子将托盘递出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将纳物符放入托盘,笑吟吟地看着冯君,“道友的灵石可曾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冯君冲着虞长卿摆手,“灵石我已经交给了长卿道友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其实知道这个,她无非就是借着“灵石”的话题,继续延伸下去,“道友若是还需要别的物事,无忧台也也是可以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冯君好奇地看她眼,“上官道友莫怪,我有事不解,冒昧地问句:三位道友里,是你做主的吗?”

    你们师兄妹三人里,可是数你的修为低了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还真没生气,她笑着回答,“我们师兄妹三人各有所长,道友无须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冯君点点头,“纳物符倒真不是大事,就是不知道你们还售卖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售卖的很多,”上官云锦倒是不耻于谈论交易,“关键是你想要什么,而且……主要是哪个修为阶段需要的?”

    “我收集功法,”冯君回答得很干脆,“武修功法也可,只要是我没有的,都可以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丸药、符箓、阵法、灵兵、法器呢?”上官云锦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听说了,这位道友在疯狂收集功法,她也想不出,为什么名修仙者,会对武修功法那么感兴趣,不过她还想在别的方面试探他下。

    “这些当然也可以考虑,”冯君并不担心对方的试探,本来他表现出的,就是个正常修仙者的反应,“但得是我需要的才行,你最好能拉出个单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唔,这个……我得筹划下,”上官云锦点点头,然后眨巴下眼睛,“我们希望在此地借住几日,不妨事吧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住,”冯君笑着摆手,“不过这华石小院小了点,几位意欲住在何处,跟我说声,我去安排调整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院子,摆明了是自己居住的,后院的停车场,也是算是他的私家场所,里地之外,才是田家、虞家等人的住所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那些住所,他想要调整也是句话的事儿,仙凡本来有别,他又是此地的主人,他可以默许别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盖房子,但是他借来用两天,却是谁也不能阻拦的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笑着回答,“住的话无所谓,哪里也可以,我们想先在此地走动番。”

    “那随便你们了,”冯君笑着摆手,“想要常住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常住怕是不行,”上官云锦笑着回答句,却没有说为什么。

    潘仁杰端起功夫茶,饮而尽,闭着眼睛回味阵,淡淡地吐出两个字,“好茶。”

    他在无忧台,平日里引用的,多是灵茶,现在喝凡人的茶水,能说出好茶两个字,显然喝的不是灵气,而是茶的韵味。

    见到他出声了,王博才抬手指角落的物事,“此物可出凉气,却又无玄冰的潮意,道友可否言说二?”

    就是个空调嘛,冯君笑着回答,“这也是凡物,冬天制热夏天制冷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闻言,忍不住出声,“道友身为修者,缘何处身之地,多为凡物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上官师妹,”王博才忍不住看她眼,“咱们各有所长,现在轮到我说话了,不要让冯道友笑话无忧台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不以为意地笑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不能说的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仙凡虽然有别,但凡物之所以存在,自有其神奇,在凡物用心雕琢,未尝不能得窥大道。”

    潘仁杰闻言,忍不住点头发话,“此言甚是在理,尝闻世俗武者观螳螂争斗,悟得螳螂拳,挡者披靡,谁又能想到出处竟然是只小虫?天地大道无处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甚是,”王博才出声赞同,然后又看向冯君,眼满是炽热,“夏季生冰,当有其故,咱们修者不惧炎热,也是因为体内灵气运转……不知道友可有教我?”

    这还问个没完了?冯君忍不住暗暗吐槽:你们知道不知道,知识是无价的?

    不过对方既然想知道,他又觉得没啥可保密的,于是就回答了,“夏季生冰,肯定是要有能量驱动的……就是我使用的电力。”

    “电力……雷霆之力?”王博才眼睛眯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就是那对讲机蕴藏的能量吗?”

    虞长卿曾经带了对讲机回去试卖,台都没有卖出去,被人笑话不实用,但是这些师兄师姐都帮她宣传过,对于对讲机的原理,多少也知道些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博才喜好制器,最爱琢磨各种器械,他对对讲机的评价也不高——因为不是很实用,但是他觉得里面的原理,颇为深奥。

    他此次前来,是硬要跟着来的,如果单纯为了笔交易,上官云锦来就够了,无忧台的炼气阶,携带四十张纳物符,没多少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她交易的对象比较古怪,无忧台也觉得此处可能有什么机缘,所以才通知了潘仁杰护送——你既然在红尘历练,跟着走趟,或者会有所得。

    本来是两名弟子相伴而来,但是王博才听说之后,也执意要跟来,他的目标可不是保证交易,而是传说的发电机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