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 有理由就行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的消息不是假的,这还是很久以前,有人匿名送来的信件,他本来是想直接烧掉的,哪曾想这消息是写在张火蚕帛上的,才显示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消息也不完全是真的,起码“邪修功法”四个字,是他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编也不行啊,人家堂堂的无忧台弟子,凭啥给他当打手呢?

    至于说能不能找到那“邪修功法”,其实并不重要,迈瑞肯打巴比伦,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吗?并没有,但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潘仁杰不愧是擅长“自由切换”,听得眉头就是扬,不过紧接着,他的眉头又是皱,“妙手阁……这个机构有点麻烦,对付他们,最好能师出有名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!冯君听明白了,妙手阁能这么嚣张,果真是有些底气的,也不知道当初的百花楼,又有什么仗恃,竟然比妙手阁还猖狂许多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《龙凤至尊无上心法》,据说就是剿灭百花楼之后,消失在众人视线里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想要对付妙手阁,还真不需要刻意找理由,“他们屡次三番找我麻烦,这理由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够了,”潘石匠马上就切换到了潘师兄的状态,事实上,他并不是害怕妙手阁,他在意的是,有没有合适的出手理由,“敢对冯道友动手,那就容他们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都没有细问冯君的意思——反正你这么说了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冯君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,然后问句,“就咱俩去?”

    潘师兄眨巴下眼睛,疑惑地看着他,“咱俩还不够吗?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们无忧台怎么分配战利品,”冯君摊双手,“你们三个起出来的,如果有战利品的话,该怎么算呢?”

    有战利品,那当然是咱俩分,这是潘师兄的第反应:你找我,还不是因为我战力高?

    谁出力谁受益,整个修仙界都是这种逻辑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地,他就反应了过来:冯君跟虞长卿结识在先,而备选弟子找人代买纳物符,走的是上官云锦的路子。

    而他潘某人能来止戈山,护送上官师妹只是原因之,更重要的是,师尊认为,他在这里没准可以得到些机缘。

    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,他算是沾了上官师妹的光。

    想到邓家兄弟的至情至性,潘仁杰决定活学活用,于是正色发话,“区区个妙手阁而已,能有多少战利品?冯道友有何想法,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潘道友应该是护卫上官和王道友的,”冯君笑着发话,“他俩修为略低,原本也该锻炼番才对,不知潘道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别说,冯君这话,是正儿经的大道理,他们三人的师尊听到这话,也会赞成。

    潘仁杰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冯道友所言甚是,我觉得,再招呼上官师妹起去就够了,至于博才师弟……他痴迷于制器,我担心他不肯跟着前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有没有私心不好说,但是王博才……真的就是技术宅那种。

    “那就由他去吧,”冯君也很清楚这点,说实话,无忧台三位高足里,他最不排斥的就是王博才,这人有望成为手机位面的牟淼,没准能带给他极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技术宅,只要有技术可研究,恐怕不会有兴趣进入止戈山,到处刨来刨去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听说,他俩邀请她去找妙手阁东部分舵的麻烦,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,她虽然是炼气五层了,但是这种明目张胆地去找碴的事情,还真没做过多少。

    要是找普通俗人的碴儿,她的兴趣也不会很大,但是妙手阁……貌似还是个不错的对象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她目前在等师尊的回信,也做不了什么事情,正经是跟着冯道友出去办事,还能有机会多请教些。

    三人说走就走,冯君将家里的事情,全部交给了郎震和米芸珊,并且传授给他俩个妙招:内部事情,你俩商量着办,外面压力太大的话,直接把王博才请出来做主。

    其实相对于地球位面的洛华庄园,止戈山这个基地,对他来说真的无足轻重——郎震说了,很多地方都有玉石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里蕴藏着凝练的灵石,倒确实是宝贵的矿产,但是冯君认为,自己作为主人的时候,不敢公然开采,那么成为外人,也不妨碍他悄悄来开采。

    所以他走的时候,没什么可担心的,其实他相对在意的是,跟随着自己的那些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妙手阁的东部分舵不在浮山郡,而是在浮山以东的青岱郡,浮山这里只是个支舵,甚至都没有常驻的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止戈山距离青岱郡,差不多有两千里、

    三人商量了下,致认为还是骑马赶路比较合适,事实上,沿着官道走的话,农用车会更方便些,不过这东西不管到了哪里,都会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,他们就很难隐藏行踪了。

    夏天骑马赶路,其实是苦差事,最好的选择是昼伏夜行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怎么说也都是修仙者,真想赶路的话,这点炎热算什么?他们甚至能保护着kua下的马匹不受到天气的影响。

    有灵气支撑着马匹,两千里地,三人只用了三天,就进入了青岱郡内。

    妙手阁东部分舵位于曹州府,但是具体的地方成谜,于是三人直奔府城郓州。

    郓州城内,有个姓胡的人家,家主叫做胡源道,高阶武师修为,此人得到过陈钧胜的帮助,冯君此次前来,陈家介绍了这么个人,说是此人在当地颇有些面子。

    陈家其实还认识其他人,不过怎么说呢?冯君想要对付的是妙手阁,找太大的家族帮忙,未必是最合适的——谁知道人家跟妙手阁有没有勾连?

    所以找最合适的人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要不是陈家跟冯君合作了把,坑了个王室血脉,陈钧胜又蹭灵气修仙,冯君都未必会去找他们打听妙手阁的事。

    胡家很好打听,就位于郓州城主干道上,院子有近百亩,建筑也很气派,朱红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冯君牵着马走上前,举手扣门。

    大门旁的扇小门打开,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探头出来。

    他脸的不高兴,胡家的大门,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叫的吗?

    不过,待他见到三人的装束,马上分析出了对方的身份——铁铁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他先是愣了下,才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这里是胡宅,敢问三位找谁?”

    冯君沉声回答,“敢问胡源道可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门子眉头皱,目光顿时变得锐利了起来,他上下打量下冯君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冯君也不跟他般见识,“你去跟他说,我带了函山故友的消息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若是亮出修仙者的身份,对方肯定直接跪了,但是这不是想保密吗?

    门子见他说得有模有样,虽然不知道什么叫“函山故友”,但是也只能老实回答,“老家主已经故去了……贵客还要见谁?”

    冯君愣了愣,才又回答,“敢问三公子可在?”

    据陈钧胜说,胡源道有七个儿子,当时他见胡源道的时候,对方身边跟着第三子。

    “三老爷也死了,”门子的眼,露出了丝哀伤,“现在是六老爷掌家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的……冯君的眉头微微皱,“胡家这是……怎么死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呢?”门子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要我向六老爷通报下吗?”

    冯君摆手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门子匆匆回转,沉声发话,“六老爷不曾听说过什么函山故友,敢问阁下可有名帖?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”冯君摇摇头,牵着马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已经感觉到了,胡家应该是遭遇了什么事情,不过这是陈钧胜的朋友,跟他没啥关系,他既没有替人强出头的心思,也没有多少好奇心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撇撇嘴,“也就是神医好说话,搁给我,直接就闯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闯不合适,要低调……”潘师兄教育她句,转头看向冯君,“冯道友,时间不早了,咱们是城里住下,还是去城外?”

    想要在城里住,那就只能找客栈了,但是那样,是需要登记身份的。

    冯君想想,“城外吧,使用手段也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他观察过了,郓州城外,也有部分棚户区,虽然没有息阴城那么大,但是住在那里的人,起码也有两三万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边走边说,城里是不让骑马的,虽然他们都是修仙者,但是红尘行走,基本的规则还是要讲的。

    胡家的宅院里,处小楼上,有人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的目光没有什么恶意,没有惊起三名修仙者的感知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也希望出城,因为到了城外,她可以毫无顾忌地下手了。

    潘仁杰不表态,他发现自己在边跟着,观看师妹的反应,也挺不错

    出城之后,大约也就是下午五点多的模样,三人走到片小树林边上,那里有个小草棚,上面写着个大大的“茶”字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