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互制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然而,就算年人有盾牌和金甲符,也吃不住冯君这随手刀。

    盾牌瞬间破裂,年人的身子倒飞了出去,还没有落地,他的口就鲜血狂喷,金色的光芒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得出来,此人这刀,是真的打算杀人的,那少年吓得腿软,直接就坐到了地上,身子不住地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乱动!”老者大喊声,冲着冯君拱手,脸色发白地发话,“上人,小儿伤重,可否稍等片刻?”

    “他的伤不算重,”冯君冷冷地发话,“我给你二十息时间。”

    二十息之后,年人吞服了丸药,神情虽然极为委顿,但是很显然,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。

    两人骑了两匹马,跟着冯君出了院子——对方是言不合就敢杀人的主儿,他俩实在生不出任何侥幸的心理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离开,院子里的少年才恶狠狠地发话,“如此草菅人命……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交换下眼光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——人家是先天高手,自然可以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钱家对付胡家的手段,也没光彩到哪里。

    冯君三人共捉了十个人质,大家商量下,决定先问钱家这两人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二人,上官云锦抬手指,道水箭射向棵大树,碗口粗的树被拦腰打断。

    她冷冷地发话,“我问什么,你们答什么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老头和年人噗通声就跪下了,不住地磕头,颤抖着回答,“谨遵上仙谕旨。”

    他们原本想着,先天高手固然可怕,但是自家真要豁出去,通过苏家大撒金银,也不是招不来先天高手,关键是要看值得不值得。

    但是这女子出手,两人心再无侥幸的心理:这可是仙人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胡家何德何能,居然能跟仙人搭上线儿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淡淡地发话,“妙手阁东部分舵在什么位置?想好了再回答!”

    妙手阁?两人闻言,齐齐就是愣,老头犹豫下,迟疑地发话,“敢问上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轮得到你发问?”冯君眉头皱,抬手捏个法诀。

    只见空电光闪,劈到了老头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老头声闷哼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仙人?”年人骇然地看向冯君,然后马上不住地磕头,“妙手阁分舵的具体所在,我还真的不知道,只知道在廪丘县……不过家父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他已经反应过来,对方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儿子,来代替自家老爸了——妙手阁分舵到底在哪儿,对当地人来说,是个不许随意谈及的话题。

    上官云锦看眼倒在地上的老头,淡淡地发话,“他没死。”

    对于冯君的这记落雷术,她的评价很高,雷法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,但是她能看出,冯君的力道非常精妙,既是惩罚了对方,但又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伤害。

    对于冯君没有下狠手,她也猜出了原因——老年人肯定比年人知道得多。

    年人闻言,忍不住长出口气,然后又不住地磕头,“多谢上仙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这点道理,他还是懂的——不劈死人,比劈死人要更难做到。

    “醒神丸可以帮他醒转,”冯君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还有别人可以问,希望他醒得不要太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了醒神丸,”年男子马上发话,脸的如释重负——多亏随身有纳物符。

    醒神丸是武者经常随身携带的药物,可以提振心神,帮助识别幻术,甚至还可以防止蚊虫叮咬——有点类似于地球界的风油精或者清凉油。

    般的低级武者,携带的是醒神散,醒神丸的效果更好,只是有点贵,穷人用不起。

    用了醒神丸之后,老头很快清醒了过来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话,老实说出了妙手阁分舵的地址。

    仅靠着钱家的面之词,肯定是不可能的,于是那四家也被挨个问询,问话的时候都是分开的,以保证相互不干扰。

    这四家里,有两家人只知道分舵在廪丘县,剩下的两家,家说的地址跟老头说的样,另家则是说,分舵在郓州城内。

    五家人里,有四家说是在廪丘,唯例外的这家,让冯君生出了些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地,他就从“附近的人”里发现了真相,这家的两个男人,说是兄弟,其实连姓都不样——这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他让另家人在远处辨认,才愕然发现:合着这家人,就是妙手阁的暗桩。

    暗桩当然杀无赦,然后,冯君安排钱家父子看守其他六个人,“我们去妙手阁办事,如果走漏了风声,你钱家会是什么下场,不用我说了吧?”

    如果他仅仅是个先天高手的话,钱家父子没准还琢磨着赌把,让妙手阁给对方制造点麻烦,但是面对传说的仙人,钱家真的不敢赌——人家旦说杀全家,就真会杀全家。

    不但不敢赌,他们还得祈祷对方成功——好吧,两个仙人出手,貌似没可能不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老头还是壮起胆子问句,“上仙,那我们对胡家,该如何表示?”

    他直放不下心的,就是钱家跟胡家的纠葛。

    要说胡源道的死,真的跟钱家没关系,是新来的知府要收拾胡家,打掉了胡家主心骨,顺便又弄死了胡家最能干的老大和老三。

    胡家的势力落千丈,府尊就不好再穷追猛打了,否则会激起郓州城其他家族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钱家出手了。

    钱家的家族就不小,有四千多的族人,在郓州城外住着的,不过是部分族人——真要全族都在这里的话,凑出三十个武师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钱家在地方上的影响力,比人丁单薄的胡家高了不少,也就是胡源道交游广阔,闯下了不小的名头,还攒了份家业。

    趁着胡家人心不稳,钱家将家女儿,许配给了胡家老六,而且明确表明,愿为胡家的后盾——若是有外人敢对胡家不利,钱家绝不答应。

    其实钱家跟新来的府尊,有些其他交情,府尊也认为,打压胡家的目的,已经实现了——胡家不可能再对他的管理,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钱家出面,府尊收手,胡家就得到了苟延残喘的机会,但是钱家的女儿,又怎么可能是白嫁的?钱家的目的是胡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所以胡家又有人陆续惨遭不幸,目前说是六爷掌家,其实是六奶奶掌家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今天的意外事件,胡家早晚要被钱家囫囵吞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有修仙者打着为胡家出头的幌子过来,真是吓死个人。

    虽然钱家现在也知道,人家的真正目的是妙手阁,但是他们也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,真的……怕人追究啊。

    所以钱家定要问清楚,我们该如何面对胡家?

    吞并产业的事情,那是再也不敢想了——你就说声,我们该吐出多少吧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上官云锦也不能替冯君做主,只能看他眼。

    冯君点起根烟来,边喷云吐雾,边不以为意地发话,“你们对胡家怎么表示,跟我无关,我不是胡家的朋友,只是胡家朋友的朋友,当然,能做我的朋友的人……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可是知道,冯君是找谁打问的消息——事实上,修仙者之间的共同语言,比修仙者和凡人之间多得多。

    她冷笑声,“铜城苏家……这就是你的后台,是吧?呵呵。”

    苏家是世家联盟的,陈家也是,但是云台陈家,那是世家联盟里都没人愿意招惹的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三人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钱家父子面面相觑,良久,老头拍大腿,“坏了,咱们还得帮他们看守这六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正常吗?”年男人奇怪地看他眼,“您高阶武师,我是阶,看六个人没问题呀……不看住他们,万上仙在妙手阁遇到点麻烦,咱几家都得灭门啊。”

    别看冯君三人直是藏头藏脑的,那是因为想在妙手阁有所收获,否则的话,只要上官云锦亮出无忧台的身份,杀光这几家人,不需要任何的理由。

    冒犯上仙——族诛!

    “看守不是问题,”老头愁眉苦脸地发话,“但问题的关键是,咱们这么做,就铁铁得罪了妙手阁……你说冤不冤?这俩上仙,也太阴了点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这才是冯君要钱家帮忙看着其他几家的原因,他也不怕钱家玩什么幺蛾子——只要出了问题,我就真的杀你全家。

    若是不出问题,妙手阁会考虑杀你全家!

    是的,他从来都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,陈钧胜的朋友,确实不是他的朋友,但是他赶过来之后,看到胡家陷入危机,他也很不爽——你们倾轧无所谓,耽误我的事儿呀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介意顺手摆钱家道,帮我看守肉票吧。

    看得不好,我正好顺手杀你全家——就算我不出手,无忧台那两位,也饶不过你们。

    看得好?呵呵……那你们最好指望,妙手阁不知道我今天四处掳人。

    就在钱家父子暗叹的时候,冯君三人已经赶到了廪丘县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