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6章 人为财死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叶天南当初为蒙战波解围的时候,并没有太多的功利心。

    他认为,两人都是不该属于红尘的存在,有点惺惺相惜,或者是物伤其类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知道,对方是四大派弟子的时候,当然就热情地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蒙战波落脚之地就在青岱郡西南,每年有半年时间在东部几个郡行走。

    青罡派所谓的巡查,其实主要是为门派里搜集些情报,着急了也可以动手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无忧台的潘仁杰觉得,他这个巡查,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叶天南在昨天上午就接到了东部分舵被屠杀的消息,他虽然是修仙者,但是对方夜之间屠灭整个分舵,这种战力也太恐怖了,而且声震百里——估计也是修仙者吧?

    等到了午,他知道了详情,动手的起码有两名修仙者。

    叶天南是总部的护法,不是分舵的,所以这种事情,他出面可以,不出面也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东部分舵待他向恭敬,他身为护法,也得有个护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修仙者对凡人动手,虽然不存在“杀人者死”的说法,但般也要有个由头。

    于是叶天南去找蒙战波,希望他能以青罡派弟子的身份,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没错,他个人是不敢找过来的,且不说对方的战力有多恐怖,只说他是看得到尽头的修仙者,而对方的根脚他还不知道,就足以令他三思了。

    蒙战波正好在,于是就跟着他过来看看,这种主持正义的事情,他般兴趣不大,也就是跟叶天南关系不错,而且叶天南也说了,东部分舵里,还是有些好东西的。

    说得更明白点,如果冯君三人在杀人之后,简单打扫下战场就离开,不动藏宝室的话,叶天南都未必有兴趣跟他们对上——能打听清楚来历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总得总部出面,许了他出头的代价,他才会去跟对方交涉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能赶来,主要冲的也是藏宝室。

    再说那俩武师,确实是府尊的人,知府原本打算今天过来的,但是府出现多起强行入户掳人的案子,动手者都是两男女,其个男人疑似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再有人辨识下,发现这三人跟前去接触胡家的三人极为相像。

    知府可是知道,胡家是自己手打压下去的,胡源道也是他指使人重伤的。

    冯君三人气势不凡,还公然到胡宅打听胡源道的消息,所以他们离开郓州城不久,就有捕房的人尾随抓捕。

    听说这三人里,有先天高手,府尊哪里敢随便出门?

    等到了昨天晚上,更有从廪丘赶回的人辨识出,这三人——似乎就是覆灭了妙手阁的仙家?

    知府好悬没吓破胆,直接上门求见叶天南。

    叶天南在郓州城很低调,大家都知道叶老爷,也知道他很有钱,生活奢靡,但是基本上没人知道他是修仙者。

    知府也是在管理曹州府的时候,手段比较极端,影响到了妙手阁的利益,叶天南上门找知府“谈了谈”,平息了事端。

    但是直到现在,知府也不知道,叶天南就是妙手阁的护法,他只是知道,自己的辖区里,有这么个低调的仙家。

    所以他上门找到叶老爷,请求他出面,去了解下到底发生了什么——按官府的规矩,他们不管仙家对凡人出手,但是定要了解清楚,为什么动手。

    如果连原因都打听不到,当地主官十有九要被罢官——朝廷不要求你抵挡仙人,但是你连由头都不清楚的话,要你作甚?

    府尊是这么跟叶天南解释的,他实在不敢说——我弄死的胡源道,可能是仙人的朋友。

    叶天南心说,我反正是要跟对方对下了,知府求上门,正好两件事当件事办了,顺便还能给对方施加点压力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种种,导致他们四人起出现在了冯君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在第二天下午还没离开,叶天南难掩急躁的心情,心说也不知道他们发现了藏宝室没有,所以上来,就指责冯君是杀人夺宝。

    冯君不明白这些缘由,但是听到“妙手阁护法”五个字,顿时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冷笑声,斜睥叶天南眼,然后上下打量蒙战波几眼。

    蒙战波被他这几眼看得莫名其妙,有心发作吧,觉得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——而且这位不惧跟自己定下生死斗,没准有些难以明言的手段。

    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阁下可有话说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有话可说了,”冯君又是冷笑声,看眼叶天南,“妙手阁护法?来得正好,正要领教道友手段!”

    叶天南疑惑地眨巴下眼睛,不过当着青罡弟子的面,他也不会灭了自家威风,于是沉声回答,“做场没有问题,但是你要先告诉我:因何无故屠戮凡人?”

    “无故?”上官云锦冷笑声,“叶道友说笑了吧,冯道友屡屡被妙手阁挑衅,泥人还有几分土性,何况你我修仙之辈?”

    叶天南愕然,“冯道友?阁下……姓冯?”

    冯君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落花时节又逢君……我已经报过名了,冯君!”

    “冯君?”叶天南皱着眉头思索下,“我当你姓尤,唤作尤逢君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愕然地看向上官云锦,“这位道友……被妙手阁挑衅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也说不出究竟来——事实上,无忧台弟子并不明白其经过,只是人云亦云。

    所以她看眼冯君,希望他能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冯君冷笑声,“不记得了吗?我提醒你下,浮山郡……止戈山!”

    “止戈山……止戈山,”叶天南思索下,然后眉头扬,“你伤了妙手阁好几个先天?还毁了阵法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冯君淡淡地看着他,“你们能找到我止戈山,我为什么不能找过来?”

    叶天南听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低声嘀咕句,“但是……他们不知道你是修仙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冷笑着反问,“不知道,就可以杀人越货,就可以暗行刺吗?”

    叶天南不能回答这个问题,他必须承认,不知道对方是修仙者,稍微失了恭敬,这个并不要紧,但现在的问题是,妙手阁肆无忌惮欺负人,撞正了大板。

    从这个逻辑上讲,冯君以牙还牙,点错都没有——仙人不容轻侮!

    潘仁杰更是冷笑声,“既是如此,叶道友难得送上门来……还是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侮辱了修仙者,你反而替这些凡人张目,留下你来也正常。

    叶天南顿时大惊失色,他下意识地倒退两步,“这位道友,我事先也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情?”潘仁杰冷笑声,向前迈了步,“我无忧台会给你解释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也是无忧台的?”蒙战波身子闪,挡在了叶天南身前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敢问道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潘师兄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姓潘,潘仁杰,无忧台红尘行走。”

    蒙战波只知道,这两位都是五台弟子,以为未必能勠力同心,待听说两人都是无忧台的,只能硬着头皮发话,“两位道友,可否给我分薄面,这次就算了?”

    “给你面子?”潘仁杰冷笑声,“凭什么?青罡派就能不讲理吗?”

    蒙战波脸沉,“你这是……辱我青罡派?”

    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,”潘仁杰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你若想回去诬我,也由得你。”

    蒙战波呆呆地看着他,愣了好阵,又上下打量了几番,才出声发话,“观泉谷潘金祥潘上人,跟道友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炼气期修仙者口的上人,只可能是出尘期修者,般凡人可以称先天高手为上人,称炼气期修者为上仙,但是事实上,在低阶的修仙者口,上人是特指出尘期修者。

    ——超脱尘俗,是为出尘,当然就是上人。

    至于说金丹期的修者,那就是真人了。

    潘仁杰听得大奇,“咦,你认识我父?”

    “你早说你是潘上人之子啊,”蒙战波只能苦笑了。

    潘金祥是观泉谷里出了名的出尘期高阶修者,战力不俗,不过他更有名的是财富惊人交游广阔,观泉谷两大金丹之下,他是等的难以招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蒙战波是青罡派弟子,但是绝大多数四大派弟子,也招惹不起潘金祥。

    门派强大不是万能的,有些人的影响力,已经超越了门派——还是拿潘金祥做例子,潘家在观泉谷是大势力,但是潘仁杰居然是无忧台弟子。

    但是潘仁杰没领对方的情,他只是面无表情地表示,“我父有百多个子女,你不用这么忌惮……我也不像你,要仗着身后的人来生存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虽然带着点无奈,但是嘲讽意味也极浓,倒也符合他“自由切换”的人设。

    但是蒙战波又怎么能信了这话?没错,潘上人风流花心布zhong天下,子女确实多了点,但是他亲眼见过此人,知道其人以豪爽仗义著称。

    对外人尚且如此,何况是对家子女?

    所以他苦笑声,“方才种种,是我冒犯了……我曾有幸见过潘上人面,心甚是景仰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