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2章 上人驾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上官云锦的师叔,来得比想象还要快点,三天之后就来到了止戈。

    师叔姓严,出尘期二层,个看起来非常古板的年男人,事实上他也非常古板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就住在无忧台弟子的院子里,并没有踏入冯君的地盘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让潘仁杰通知冯君:无忧台来人了,要再看遍聚灵阵。

    冯君布设聚灵阵是很快的,因为他并不是布设个完整的阵法,而是将地球界的聚灵阵搬来部分。

    组成吞天大阵的那二十七座聚灵阵里,他选择座,搬来部分,那些布阵材料之间的距离,不会发生改变——因为他是使用神识搬运的。

    没错,这是他又开发的项技能,不仅仅是靠手的接触,跨位面搬运东西,使用神识,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神识,能同时操控三件不同的物品,再加上手的接触,这就是四件了,在地球位面这么操作,搬过来的部分聚灵阵,位置不会发生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几个不好掌控的难点跨位面搬迁下,其他的材料就很好布设了。

    冯君将聚灵阵布设在自家地盘边缘,邀请严上人前来观。

    严上人其实早就在注意他了,甚至对方布设聚灵阵的过程,也在他的感知范围内。

    他最先要搞清楚的,也是这冯君的修为,但是感知了下,好像还真是炼气六层……

    然而他也感受到对方用神识布阵了,他倒是没以为这是从异位面搬运过来的,只当是从储物袋里取出来的,不过这强大的神识,令他也吃了惊——不可能是炼气六层吧?

    当初的于梅仁也是出尘期修者,对付冯君前,还特意检测了下对手的修为,也就是说,有些敛气的法门,是出尘期修者看不出的——甚至金丹期真人看不穿的情况,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严上人也不太相信,冯君是炼气六层,但是派几个弟子,跟对方处得不错,不但坐而论道,还可能谈成些合作,他虽然是出尘期修者,也不好用手段去探测对方的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下刻,他就被对方摆出的阵法迷住了,“这个……居然是分解的聚灵阵?”

    严上人可是专攻阵法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次才被潘仁杰三人请来,为他们做鉴定,顺便破解对方在阵法遮蔽的材料。

    他第眼就看出了阵法的来路,这种将聚灵阵分解开来,用普通材料搭设的做法,他听说过些,但是以他的阵法造诣,目前还接触不到这个层面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并不算传说,确实有人掌握着,但起码得是阵法宗师级别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有人能借助山川平原之类的地形,摆出威力惊天的大阵——这其借助地形地貌,本身就是对普通材料的种合理利用,非常考校阵法师的功底。

    严上人盯着这个阵法,看就是天时间,身子连动都没有动,只是十根手指不住地在掐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开始,上官云锦还以为他在推演那两种材料,但是看他推演了多半天,还没推演出来,忍不住低声问旁边的潘仁杰,“不是推演普通材料吗?”

    潘仁杰没好气地给她眼白眼,“上人是在计算……推演这么久,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上官云锦这才醒悟过来,推演这种事,是非常耗费心血的,她讪讪地笑笑,“我这不是不懂吗?还请师兄多多指教……原来阵法也需要计算?”

    “多稀罕呐,”王博才忍不住低声嘀咕句,“制器、阵法、符箓、炼丹……这些哪个不需要计算?你只看到符箓画就好,这符箓会是天生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三名炼气期弟子的低声嘀咕,丝毫没有影响到严上人的计算。

    冯君直站在旁边看着,眼瞅着天要黑了,他实在忍不住,轻咳了声,“严上人……要吃点东西不?”

    严上人又掐算了将近两分钟,才回过神来,看他眼,“不用,再有最多三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出尘期的修仙者,基本上可以辟谷了,十来天不吃东西,点问题都没有,如果有辟谷丹的话,三五年不吃东西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冯君的本意可不是请吃饭,他想说的是——我让你们看阵法,你也得有个时间概念吧?

    确实,他跟上官云锦约定的时候,没有说第二次能看多久,可是你这都看了天了。

    他迟疑下发话,“要不……我把那两种材料告诉您?”

    既然三天能推算出来,他直接告诉对方也无妨了……早晚的事儿嘛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严上人很干脆地拒绝了,并且看了他眼,声音里有些严肃,“这是我提高阵法造诣的机缘,道友莫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随便吧,”冯君无奈地摇摇头,既然对方拒绝知道最后两种材料,他连继续盯下去的兴趣都没有了,了不得就是随便动我的聚灵阵。

    于是他走到边,摸出对讲机来呼叫。

    不多时,雪亮的车灯由远及近,却是郎震开着农用车,带着邓家兄弟和米芸珊来了。

    农用车上装满了做饭用的锅灶碗筷,还有小袋灵米,两大块灵兽肉。

    灵米和灵兽肉,都是冯君从“解超群”那里得到的,平常也极少吃,今天冯君打算招待严上人顿,才让他们拉过来些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打算让郎震送过来,米芸珊帮着做饭,哪曾想邓家兄弟脸皮厚,听说有灵米和灵兽肉,跟着过来蹭饭。

    邓老二生怕神医呵斥自己,才下车就表示,“院子有陈钧胜看着呢,没事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懒得理他,让他们进入无忧台的院子里做饭。

    潘仁杰三人都是炼气期弟子,但灵米也不是能随时吃到的,就更别说是灵兽肉了,这次来止戈山也有些时日,简直可以说是“口里淡出鸟”了。

    顿灵米、灵兽肉的饭菜,显然还是很吸引人的,上官云锦不甘被对方压了风头,取出了坛灵米酒。

    这酒的度数不高,但是味道极佳,尤其是里面蕴含着淡淡的灵气。

    酒菜上,然后就是人影晃,严上人居然回来了,他板着脸发话,“开饭也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三名无忧台弟子齐齐翻个白眼:若是我们吃饭,没通知您这出尘期前辈,您会这么客气?

    事实上,严上人虽然古板,却是贪好杯之物,闻到酒香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对灵兽肉也赞不绝口,“这观泉谷的穿山鲵,也好久没有吃到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拿眼去看潘仁杰。

    “此物在观泉谷,也几乎绝迹了,”潘仁杰只能苦笑了,他老爸潘金祥在观泉谷算是两人之下,万人之上,但是穿山鲵这玩意儿,真的太难得了,“我这还是沾了冯道友的光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却是想起了自己杀死的铸剑峰解超群。

    王博才有心讨严上人的欢心,“潘师兄,难得有机会讨好师叔,你得珍惜机会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这样,无忧台炼气弟子近万人,出尘期修者才几百人,其专攻阵法的更是少之又少,多少弟子想要孝敬严师叔,还愁找不到合适的礼物呢。

    潘仁杰无奈地撇撇嘴,心说我老爸自身有应酬,还有百多个子女,就算家里有点存货,也轮不到我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侧头看眼冯君,“冯道友倒是神通广大,居然能弄到这种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表情比较怪异,“此物……只有观泉谷有吗?铸剑峰之类的,不会有?”

    “铸剑峰和观泉谷的关系,可算不上好,”上官云锦笑着回答,她知道他不是本地修仙界的,倒也不怕说,“穿山鲵是观泉谷的特产,别的地方没有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了起来,“上官道友这话,说得有点满了,我不就拿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笑笑,心里越发地确定,此人是来自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心里也确认了,自己杀死的那厮,是来自观泉谷的。

    严上人好酒,但是酒量般,喝了两杯之后,他也不再寡言少语,而是看着冯君发问,“冯道友,你这阵法解析之术,不知可否外传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笑笑,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阵法解析?我不太清楚严上人你所指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还真以为他不知道——不是阵法师,不会清楚内缘由,于是他解释下,“其实就是阵法最初的灵感来源,可以反推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他又继续解释,“解析阵法,效力多半不及改良后的阵法,但是直指本源,你这个阵法的功效,已经超过了相对应的阵盘。”

    “对应的阵盘我知道,”冯君点点头,很坦荡地发话,“虞长卿道友手里就有阵盘,我的阵法,是要比她强点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觉得自己有点内伤,你称我是“道友”,称蜕凡期的小家伙也是道友?

    不过他最终还是说句,“严格来说,有阵盘的话,解析阵法会方便些,毕竟阵盘是阵法的浓缩……但是计算量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敢再说话了,再说话有露馅儿的嫌疑。

    但是上官云锦高声发话,“冯道友不会在乎大量计算吧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