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 索要功法(三更求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给我成份子?冯君愣了愣,然后笑着摇摇头,“不用,你们能计算出来,算自己的本事,我已经得到了出尘阶的聚灵阵,不想再得到更多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相信,这会是上官云锦的意思,这两天,她直在聚灵阵里修炼,根本没提过此事。

    冯君感觉,十有九是这个严上人,想弄点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下刻,严上人就出声了,他拱手,正色发话,“冯道友的解析之术,令我大开眼界,深有所得,道友若是还有其他类似的阵法……区区成的份子,我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得客气,但是出尘期修者对炼气阶修者这么说,那就不仅仅是客气了——我给你面子了,你给不给我面子?

    冯君只能苦笑了,“看来我若是说没有……道友大约是不信的?”

    严上人沉吟下,谨慎地回答,“我观道友所擅长的,应该不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真遗憾了,”冯君正色回答,“我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淡淡地看着他,他也淡淡地直视着对方,并不退缩半步。

    王博才见状着急了,忙不迭出声,“冯道友,你自己说的,见我无忧弟子带了个炼气阶的聚灵阵盘,才摆了个相应的解析聚灵阵……证明你其实不止这么个解析阵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有,那也是我的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没有拿出来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差点就想生气了,你个区区的炼气六层,敢这么跟我说话?

    对方可能隐藏了真实修为,但这并不是问题,修仙者里相当看重等级尊卑——你不以真实修为示人,那就别怪别人产生误会。

    这就像华夏古代,皇帝可以白龙鱼服微服私访,但是县令要其下跪磕头,他不能拿这个治对方的罪,最多解释下我有功名见官不拜啥的——因为人家的要求是正当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现在的严上人来说,考虑对方的修为并没有多大意义。

    正经他要考虑的是,对方的真实战力如何?

    其实冯君的真实战力,连潘仁杰都不敢随便评估,妙手阁东部分舵那惊天炸,导致别人完全无法看清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数百亩的庄园被彻底摧毁,千人丧生,虽然还有些残垣断壁,好像爆炸的威力般,但是换个出尘期的修者,想发出这么击也很难。

    当然,修仙者的手段众多,拿张金丹真人制作的符箓,也能达到这种效果,但是冯君说了:这么击的成本并不高。

    威力大不是最可怕的,更可怕的是成本还低!

    严上人虽然是出尘期修者,但是只听弟子们的形容,就知道自己也发不出那样击。

    所以当冯君表明,就算有阵法,也没兴趣拿出来的时候,他虽然生气,却居然生不出用强的心思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沉声发话,“此事……对我意义极大,冯道友有什么想法,只管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冯君想想之后回答,“实不相瞒,这是师门不传之秘,我若传出去,怕是要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点点头,这个理由他还真的相信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有点不解,“那这套本源阵法,你为何能拿出来?”

    “套两套的,倒也无所谓,”冯君微微笑,“严上人你也知道,其实阵法大成的话,反推出这么套阵法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就只有苦笑了,“确实不是太难,但是这线之隔,不啻于天堑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长于反推之术,”冯君还是掀开了部分底牌——没办法,不掀也不行,对方早晚会知道,他试验搭建聚灵阵时,买了很多材料,还整天炸个不停,当时虞长卿就在场。

    严上人顿时恍然大悟,“既然如此,确实不能轻传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要两套解析出来的阵法,但是想得到对方的解析之术——那不是抢夺传承吗?

    只要有能力维护自己传承的势力,绝对不会答应这要求。

    ——你跟我要两条鱼,这个好商量,想抢我的渔?那就只能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看冯君的年纪,心里又有点怀疑,“道友真懂此术?那能不能帮我解析套阵法?代价嘛……你只管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修为不够,”冯君很直接地表示,“太复杂的阵法无法解析,最好能是阵盘……至于代价,我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的眼珠转,“听说道友新得了个聚灵阵盘,那个阵盘好解析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解析,”冯君摇摇头,但也没否认自己尝试解析,他还打算未来在止戈山里搭建吞天大阵呢,提前吹吹风也很有必要,“修炼之余,我打算尝试下,可惜材料不易买到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,他大致解析了下那个聚灵阵盘,不过……计算量真的太大了,手机电池哗哗掉电,反应也很迟钝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是个非常复杂的工程,比前个聚灵阵的难度,高出十倍还不止,搞得他都有点没勇气尝试——这是个漫长而枯燥的工作,考虑到爆炸因素的话,还有点不安全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很多材料在凡俗界没有卖的,只能在修仙界买。

    严上人眉头扬,很干脆地表示,“缺什么材料,交给我了,我希望……能跟你块解析这个阵盘。”

    冯君下意识地就想拒绝——你跟我块儿解析,还想啥呢?

    但是他转念想:很多重复而枯燥的工作,这不就有人做了吗?

    当然,就这么答应,那也是不可能的,他索性谈起了其他的,“这个阵法的难度太大,你给我个其他阵盘吧……解析出来之日,拿三套基础功法来换,要能直达出尘期的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眉头皱,表情很怪异,“三套基础功法……还要直达出尘期?冯道友你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没开玩笑,”冯君正色回答,而且还提高了要求,“得是我没有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不退反进,反而是弄得严上人有点不懂——你拿直达出尘期的功法当什么了?

    然而,考虑到对方“外地人”的身份,他觉得也许是认知不同的问题,“这……不值。”

    冯君本正经地回答,“我觉得很值,你若是不认可,咱们就作罢。”

    跟这外地人,就没道理可讲啊,严上人也跟外域的修仙者接触过,知道认知理念不同,说再多也没用,于是退而求其次,开始讨价还价,“两套……最多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……没这么还价的,冯君总不能降价到两套半吧?

    说到底,无忧台是真的不缺基础功法,直指金丹、元婴的功法少点,直指出尘期的功法,还真的不少,所以他的还价不算狠。

    但这也就是他的底线了,超过两套就不谈了,不存在二点、二点二套的功法。

    可冯君还是要还价,信息爆炸社会里出来的人,怎么能不懂这个呢?“两套功法,加千灵石……或者件攻击性的水属性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严上人坚决不同意,“换两套功法就是最高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毫不犹豫地戳穿他,“我解析完之后……你又可以卖阵法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严上人的“如意算盘”被识破,难免有点尴尬,但是此前他没有选择动粗,这时候自然更不会了,“水属性的法器,我们也缺。”

    冯君摊双手,“但是你们更缺阵法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别看法器被人争抢得很厉害,但是事实上,个炼气阶的修者,很大可能拥有不止件法器,但是……能拥有套阵法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阵法师比炼器师也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严上人无言以对,所以他打算拿另件事来做章,“既然你阵法娴熟,为什么不去修仙界,而是在凡俗界厮混……有什么说法吗?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冯君是相当忌惮这个话题的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是因为忌惮,所以他精心准备了些答案。

    此刻,他提供答案,“去修仙界的话,要登记身份,我这人散漫惯了,不喜欢被人管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对这话嗤之以鼻,“不登记身份的修仙者,不受任何的保护……连散修都不算,只能算野修。”

    在修仙者里,无门无派的散修是被看轻的,但是野修更惨。

    什么叫野修呢?这个很难解释,就是……放弃在修仙界混日子的,那叫野修。

    比如说妙手阁的护法叶天南,此前是在修仙界讨生活,但是发现突破无望之后,索性混迹红尘,都不怎么在修仙界待着了,这基本上就属于野修了。

    还有,比如说有人以武入道了,在入道之前,武修是没门没派的,入道之后,会有人来拉拢进门派,或者也可以在修仙界独行,成为散修。

    以武入道之后,不入修仙界,继续在凡俗界厮混的,这就是野修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冯君是正儿经的野修。

    野修是很难得到传承的,只能自己摸索,在这点上,冯君比大多数野修要强点,不管是坑蒙拐骗还是什么,他起码有修仙的功法,还收集到了不少功法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这个说法很不以为然,“那就当我是野修好了,反正没谁能不让我修仙。”

    严上人为之语塞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