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7章 小城传说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是在当天下午五点到家的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进入了十月,郑阳天气晴好,温度不是太低,但是云园这里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连阴雨,已经下两天了,虽然还更靠南些,但是有些刺骨的凉意了。

    李晓滨本来是要给冯君订林业宾馆的总统套的,不过冯君说了,今天我回家住。

    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穷,前两次回家,没有在家好好地住两天,已经很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冯君回来没有通知任何人,通过嘎子在林业宾馆找了个相熟的保安,悄没声把车停在宾馆的停车场,打着雨伞走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进了家之后,他才给小卖部打个电话,说是自己到家了。

    连上上大学,他已经离家七年了,那个逼仄的、七平米大小的隔断里,大致还是七年前他离家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宽度米三的手工床上,摞着几个布做的包裹,对角打结的那种。

    在大城市里,已经看不到这么落后的打包方式了,多数人用的是衣物收纳袋,也有使用真空压缩袋的,但是冯君看到这种包裹,心里却蓦地涌上了丝亲切。

    打记事的时候起,家里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布局,那时候还有爷爷奶奶,临街的房子也没拆,二叔也还在附近住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得了消息的张君懿就回来了,手里拎着条鱼和只宰杀好的鸡,笑着发话,“可算知道回家住了,你爸正对账呢,会儿就回来……我去给你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,”冯君走上前,笑着发话,老妈待儿子肯定不错,但是她做菜的水平……不提也罢,书香门第出来的张家大小姐,也就腌咸菜和蒸水蛋的水平拿得出手,其他都是渣渣。

    所以大多时候,她要做的是择菜、洗菜和切菜,正经的煎炒烹炸,还得冯晖出马。

    老院子用的是公用水龙头,娘儿俩就在水龙头下忙乎开了,院子里的邻居出出进进,瞬间就发现了他,“呦,小君回来了?”

    现在邻居们都已经知道,冯家的孩子出息了,甚至还有人说,他好像要花几十个亿,在县里承包山林——朝阳就这么屁大点地方,有点风吹草动,基本上全县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大家分析,这话应该是真的,别的不说,迟县长可是亲自来过小院的,还有人见到过,晁颖进了冯家的小卖部。

    可是别人问起冯晖夫妇,这夫妻俩就笑眯眯地表示,事情都是小君在办,我们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至于说承包山林会花多少钱,他俩回答得更干脆了,那都是孩子搞的——我俩就那么个小卖部,能赚几个钱?

    所以邻居们都知道,冯家能让县里高看,原因是在冯君身上——这孩子小时候就不凡啊。

    这院子里共六户人家,有三户老邻居搬进了楼房,其两家把房子让给了自家亲戚住,另外户则是把房子租出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在院子里,也就是仅存的两户老邻居惯熟点,另外两户老邻居的亲戚,多少打过些交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冯晖回来了,手里也是拎着塑料袋的菜,兴冲冲地发话,“我跟你二叔说了,他会儿也过来喝酒,还说从宾馆带条烤羊腿过来。”

    冯家夫妇配合做饭,速度还是相当快的,张君懿炒菜的水平不行,刀工还是满不错的——可惜就是经常切到手指,在冯君的印象里,老妈起码切到过三四次手指。

    也就是个小时,桌热腾腾的饭菜就做好了,然后二叔冯成也来了,他身后还跟着二婶和二婶的弟弟泽平。

    两兄弟家人吃饭,那是没问题,二婶的弟弟过来,多少是有点扎眼。

    不过在朝阳这种小地方,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好客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再说来的也是亲戚,左右不过是多双筷子而已。

    大家才刚刚坐好,老邻居艮叔回来了,他家里的条件不太好,为人倒是不错,也喜欢喝两口劣质酒,于是张君懿站起身招呼他句,“小艮过来起喝点儿。”

    艮叔犹豫下,扬下手里的塑料袋,“我买了烧饼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家里老婆孩子都在,熬了锅紫菜蛋花汤,等着他的烧饼呢,他不好个人过来吃。

    “哎呀,拨点菜给你,你从家自己拿盘子啊,”冯晖大声发话,“你过来喝酒……椅子也少个,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老街坊邻居就是这样,家里吃什么好的,拨点给邻居很正常,甚至会因为洗碗麻烦,而要求对方自带饭盆。

    反正今天这顿足够丰盛,在场的人肯定吃不完,多分点给邻居,点都不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自然地让人自带碗筷椅子,得冯晖出面——冯君也行,他老妈就做不到。

    书香门第出来的,就是学不会市井样的接地气,久而久之,大家知道她只是不擅长这么套近乎,她的心里不会介意,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然而张君懿今天有点小算计,她主动招呼邻居喝酒,也并非嫌喝酒的人少,只是她不想听张泽平这不速之客念叨些事。

    菜是自家炒的菜,酒是冯君带来的汾酒,三十年陈的,朝阳人更习惯喝曲酒,不过这酒很好喝,价位不算便宜,又没有茅台或者洋酒那么扎眼。

    开始,大家还是关心冯君的生意,冯君也不想多说,含含糊糊地回答,买卖还行吧。

    然后话题就逐渐转向了现实,聊起了拆迁的事情。

    冯君他家所在的街道,终于也要拓宽了,这事儿念叨了七年,两届班子都没搞定,主要原因就是这曾经是县城的主要街道,老街改造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艮叔甚至笑着表示,“大家都说,这亏得是小君要承包山地,要不然还是搞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点钱够干啥?”冯君笑着发话,“我听说是省里的意思,要大力扶持旅游业了,咱这条街,有点影响县里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那也能说是点儿钱?”二叔冯成看他眼,“趸交承包费,也亏你能想得出来,有这钱做点啥不好?”

    “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了,还不如趸交了,”冯君听得就笑,“种树的话,树天天会长,钱放在那儿,天天是贬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对了,你到底打算花多少钱啊?”艮叔喝得有点开心,话也就多了,“有人说十五亿,也有人说二十个亿,你跟叔交个底成不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有那么多钱?以讹传讹而已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就几个亿,具体多少待定。”

    其实数字已经定下来了,他回来就是为了签约,不过……这个场合合适这么说吗?

    “几个亿也不少了,”艮叔大着舌头发话,“你是发达了,连嘎子都帮衬上了,啥时候帮衬艮叔把,成不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回答,“嘎子在我那儿,也就挣个死工资,主要是人在外地,用家乡的人,比较放心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嘎子倒是挺不错的,”冯成出声插话,“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他弄进宾馆,可惜就是他那个羊癫疯,找不到更合适的活计了……听说现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很久没犯病了,”冯君斟酌着回答,“至于说会不会复发……这谁说得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是别让他开车了,”二婶出声发话了,“他开着你的车,旦发病,不说车碰坏了算谁的,只说他撞了人或者伤到自个儿,那可都是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二婶的话还算规矩,但是她弟弟张泽平酒意也微微上头,说话就有点冒失了,“小君,说正经的,你当初带嘎子出去,还不如带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,端起酒杯来,跟他碰下,也不说话,仰头饮而尽。

    我带嘎子出去,是我指挥他,我带你出去,听你口个“小君”叫我?

    知道的,说我是你的老板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我的老大。

    冯君对张泽平也有了解,人不是坏人,就是有点浪荡没个长性,偶尔能吃点小苦,但是大多时候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他身为家里的老小,还是唯的男孩,做过很多生意,但都是浅尝辄止,那些辛苦的买卖,他又看不上眼——别的不说,就是冯晖张君懿这种夫妻店,他都做不下来。

    张泽平今年三十六、七,五年前跟妻子离婚了,日子就过得越发神仙了,很多时候,他女儿的赡养费,都是老爸老妈出的——反正他三个姐姐,老两口手头也宽松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知道,你看上他啥了,”张泽平见他不说话,口饮尽杯酒,长出口酒气,才待继续说话,院子里传来片闹哄哄的声音,有人大喊,“刘老根呢?滚出来!”

    艮叔大名刘艮,自从十来年前部电视连续剧走红,就被叫成刘老根了。

    冯君家吃饭,是虚掩着屋门的,不知道谁冲着他家指了指,“在那儿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房门猛地被拽开,三个汉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阴雨连绵的天气,他们居然是穿着单衬衣,还挽着袖子。

    打头的汉子狞笑着发话,“麻痹的,老子们跑来跑去,苕货你在这儿喝酒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