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未雨绸缪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晖这么说,其实就有点不想管的意思,但是老邻居了,他没办法明说。

    艮叔也明白他的心思,但是你现在跟我说这个……太晚了啊。

    他是着急处理这件事情,原本这房子就能卖个十七万,旦拆迁,价格蹭蹭上涨,就算翻不了倍,涨个十万总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说实话,拆迁方案最终没有敲定,谁也不知道能涨到什么样的程度,正是因为如此,鸭脖着急拿到这套房子,而艮叔不能卖出合适的价位去。

    艮叔见冯晖不表态,又侧头看向冯君,“小君,能帮着说合下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合?这可没办法说合,”张泽平出声发话了,他整天游手好闲,对这些门道很清楚,“那是赌债,人家就靠这个吃饭,找警察都没用……那是夺人饭碗,断人财路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眼珠转,“我说老艮,你倒不如把房子卖给冯君。”

    冯家兄弟认这个刘老根,他可是没交情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讨好下冯君。

    冯君哪里做得出这种事?他沉吟下发话,“行,他们不开眼闯进我家,扫了我父母的兴,我就帮你处理了……艮叔我说句难听的,没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张泽平闻言,讶异地看他眼:心说你这是吃多了撑的,还真的管?

    艮叔却是大喜过望,不住地点头,“小君你放心,艮叔不是那没皮没脸的人……要是有下次,你口唾沫吐我脸上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下巴冲着艮叔家方向扬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小凯呢?把他给我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儿敢在家?”艮叔苦笑声,“在他三姨家藏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”冯君淡淡地发话,“再不听话,我送他去缅甸的水牢……那儿全是赌鬼。”

    冯晖是不想管这事儿,不过儿子要管,他也没意见——终究是老邻居了。

    张君懿倒还是有点担心儿子,“你小心点儿,那帮小子手很黑。”

    “手越黑越好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“正想收拾几个不开眼的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跟艮叔家的关系,并不比别的老邻居更好,以他的性格,也不是愿意多事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要考虑些别的因素,比如说,他马上要承包山地了,据李晓滨说,在些传言,冯家已经是朝阳县的首富了,甚至可以说是云园市的首富。

    首富这个词相当美妙,但是也会引来种种觊觎的目光,华人首富的家人尚且遭遇过绑架,个县的首富算啥?

    冯君跟窦家辉的关系极好,但是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,适当地展示出些铁血,有利于震慑各种宵小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这么强硬地表态,倒不是跟艮叔家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冯君这么说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——人家不怕事儿大,你还劝啥?

    在艮叔的道谢声,张泽平很快就把话题转了回来,“小君你现在出息了,嘎子你都能关照,也关照我下呗,咱们是正经的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咱俩的关系其实有点远!冯君略带点无奈地看他眼,“他就挣工资的,给我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能给你开车呀,”张泽平着急表态,并不觉得给小辈开车丢人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他听李晓滨说过,她这个助理都是个月五万——李助理本来未必愿意这么招摇,但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猛然间有了那么多钱,不能让别人往歪处想不是?

    所以张泽平并不介意做个司机,尤其还是豪车司机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更在意的是,冯君从朝阳带走的人,比他差远了,“嘎子还是羊癫疯呢,我姐夫已经给他找了活儿,在家里安安生生的,他老爸老妈也放心不是?”

    冯君默然,摸起根烟来点着,才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我俩关系好。”

    张泽平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这理由太强大了,没法辩驳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放不下你了?”张君懿眼睛瞪,“吃饭的时候抽烟?”

    边说,她边给儿子送过去个赞赏的眼神。

    二婶见弟弟不说话了,只能自己出面,“小君,你马上要包山了,我听你二叔说,还要修路……总得在咱朝阳找几个得力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得力的人?”冯君眨巴下眼睛,然后点点头,“是啊,我找了几个。”

    二婶这个人怎么说呢?人也不坏,但是比较强势,冯成家是她做主,她从来不让冯成跟别人打麻将啥的,如果下了班不回家,必须给出足够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加班没问题,去哥哥家喝酒也没问题,但是跟别人打扑克忘了回家,这就不行。

    冯成的口袋里,从来没有超过百块钱的时候。

    事实上,冯成的家庭条件,直比冯晖要好点,主要是冯晖要承担老房子的官司问题,二叔也出钱,但是没花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二婶在张君懿面前,如果不提冯君这个学霸的话,还是有点自信的。

    而直以来,张君懿也不跟她般见识,反正她也不是特别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这次,二婶是有点憋不住了,她带着弟弟来,就是要为弟弟谋点事情做。

    大伯子的儿子马上要包山了,起码几个亿的买卖,手指头缝里随便漏漏,那就足够别人吃得脑满肠肥了,搁给谁也是做,为啥不给自家人做?

    其实最让她不满的,就是冯君带着陆晓宁去了郑阳,冯成也是这条街上长大的,嘎子是什么人?要啥没啥,而且还是冯成看着他癫痫可怜,帮他找了个工作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好逸恶劳眼高手低,但是怎么也比那个半残废强吧?

    冯君开始带人走的时候,大家没觉得怎么样——你愿意养个癫痫,那是你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冯君的产业越来越被大家了解,都要来县里包山了,而且他初的同学,做为他的助理,居然是个月五万的工资,这就不能不让很多人生出想法。

    嘎子能挣多少?没人知道,反正陆晓宁自己不说,只说君哥对我不薄。

    但是前段时间,他开着冯君的车,直帮窦家辉办事,很多人都看到了眼里。

    张泽平就觉得,这事儿我也做得了啊,凭啥就轮到这货了?

    当然,开车只是个说辞,他身为长辈,也没有认真伺候小辈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过,司机般都是老板的心腹,这点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张泽平想的是,如果可以的话,给冯君开段时间车,然后他就能接手包山的工作了,这么大的项目,需要管理的地方多了去啦。

    在张泽平看来,就连李晓滨,都不合适在这个项目做管理,年轻女娃娃家的,懂个什么?而且她也只是冯君的同学,自己的姐姐是冯君的二婶,有资格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年轻漂亮的女娃娃,就应该安心地去给冯君当小秘!

    不过这个目标就有点远了,目前来说,他需要先成为冯君的司机。

    这个事情,冯成去小卖部提起过两次,但他没有强烈的劝说,因为他有比较朴实的家族观念——包山终究是冯家自己的事情,张泽平你姓张!

    事实上,冯成比大哥大嫂更清楚,这是个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事情是在小卖部说的,张君懿也听到了,表面上给冯晖留面子,不做什么表示,但是今天看到艮叔回来,马上就招呼他过来喝酒。

    她想的是,有外人在,没准能堵住对方的嘴,但是很显然,她小看了这个项目带给人的诱惑。

    冯君表示自己已经有得力的人了,这话说得,就太不给二婶姐弟面子了。

    二婶这个人还真的强势,她也没发火,而是据理力争,“小君啊,得力的人和自己人,你得分清楚,得力的未必可靠,自己人,那多半都是得力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微微笑,“二婶说的对,不过这种事我会处理,要不然,我也不会独自在外面,打拼出这么个小场面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用事实打脸了,自己人得力?切,没有自己人,我照样闯出了现在的局面;得力的人未必可靠?呵呵,不可靠的话,我这些钱早被别人算计不少了吧?

    他的话针对性很强,但是措辞相对委婉,二婶也不能说他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她依旧不甘心,于是看向冯晖,“大哥,还是自己人信得过啊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”

    亲兄弟?冯晖笑笑,心说成跟我说这个话可以,你儿子也能这么跟我说,但是你嘛……呵呵,你是姓张啊。

    不过对付弟妹,也不用他出面,张君懿笑着出声了,“弟妹,小君搞的是大公司,有他的规矩和想法,你看,就连我和他爹……也没进他的公司呀。”

    我俩这做爹妈的,都没想插手儿子的事儿,你们凭啥惦记?

    二婶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:你俩想进他的公司,还不是句话的事?进去就是太上皇。

    要是说你俩打工……小君也得敢要啊,谁敢让自家的爹妈给自己打工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