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5章 余波(三更召唤月票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此前张泽平对冯君的印象,还停留在四五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的冯君,也算是别人家的孩子,学习好,孝顺家长团结同学,工作之后也是很努力地去打拼,除了偶尔有点小脾气,基本上就没毛病了。

    所以张泽平才会觉得,自己可以加入冯君的项目,自家人相互帮忙的同时,他也能获得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不知不觉之间,冯君居然变得如此强势,倒吊起来鸭脖和裤衩也就算了,竟然还制造车祸杀人

    但是再想想,他又有了点明悟:不够心狠手辣的话,冯君怎么可能赚到那么多钱?

    就算有命挣到,也未必保得住!

    不过,在心惊之余,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:那看起来很孝顺的小家伙,做得出这种事?

    于是他悄悄地去医院里打听下,想知道鸭脖和裤衩是怎么说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在医院才冒头,就被个小混混发现了,马上过来告诉他:勃哥请你去看他。

    鸭脖在病床上看到张泽平,态度非常亲热,还示意人送了他台肾机——这是去年出的机子,勃哥我换今年的新款了,这台机子就送你了。

    张泽平从来就没什么大钱,过年的时候花两千买了台四星手机,那都是咬牙凑出来的,虽然鸭脖送他的是老款肾机,他也是喜出望外,“多谢勃哥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熟惯的乡亲,客气个啥?”鸭脖的态度不是般的好,“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……对了,我还要在医院住两天,你要是见了刘老根,让他来医院趟。”

    鸭脖被冻了两个多小时,真的是吃尽了苦头,医院担心他着凉之后,因为免疫力低下,出现些并发症,建议他住院观察两天——起码是天。

    他自己感觉倒是不错,已经缓过劲儿来了,毕竟年轻精壮,要是搁在平时,没准这会儿就要出院了,他可不想被人看成是病秧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他是被冯君吊上去的,要是当天就出院,没准……会惹得对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——我辛辛苦苦把你吊上去,你就这么出院了,太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了吧?

    反正他认为,多住两天院,不但对自己的身体好,也能有效地向对方示弱。

    张泽平本来还想打听,到底是不是冯君把人吊上去的,见到鸭脖对待自己的态度,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?

    按说他心里明白也就够了,但是这厮不知道怎么想的,出了病房之后,还是跟那个混混打听,“鸭脖这是……怎么弄的啊?”

    那混混面无表情地看他眼——大家都知道,冯君不好招惹,但是你个糯米鸡也敢得瑟?

    糯米鸡是冯君的亲戚,这个情况也有不少人听说了,但是在这种小县城里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能跟冯君攀上亲戚的人多了去啦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混混还是不想再生事端,于是冷着脸表示,“是外地路过的帮人,老大和裤衩喝多了,发生了争执。”

    这是公开版本的解释,喝多了打不过对手也不丢人,但是张泽平听到耳,忍不住又是惊:鸭脖连说实话的胆子都没有?

    他终于开始考虑:我合适不合适再去给冯君跑腿呢?

    要说张泽平有坑冯君的心,那并不正确,两人是亲戚是自家人,做事情还是要抱成团的,但是毫无疑问,他也是要借这个项目赚钱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发现,姐夫的这个侄儿,居然还有这样的狠辣手段,心里真的有点犯嘀咕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是冯君对鸭脖穷追猛打的原因之,他除了要给外人警告,也要让张泽平之类的人明白:我不但是你们的亲戚(朋友),也是个做事狠辣的人。

    张泽平时半会儿也做不出决定,不过他还是去找刘艮,说鸭脖住院了,希望他能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刘艮听“鸭脖”两字,就有点头大,“小张,他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泽平把玩着刚得手的肾机,笑着回答,“你放心,肯定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刘艮其实也不傻,隐约能猜到,成是冯君出头之后,鸭脖要服软了,不过既然张泽平不说,他也就不多问,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他去了趟医院,正好鸭脖在跟裤衩喝酒,还敬了他杯。

    鸭脖喊他过来,就是把借据还给他,不过鸭脖也表示了:这次,是我给冯老板面子,下次的话,谁的面子都不好使!

    此后他是不会再引诱刘老根的儿子赌博了,但是那小子真的要玩,他也不会有钱不挣,到时候再有欠债的话,只要避着冯君,不给那家伙发作的借口就好。

    刘艮拿着那张借条,心里真的是唏嘘不已:就这么张小小的纸条,让他在最近的日子里,仿佛生活在地狱般,家庭不和噩梦连连。

    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,说明了这个情况,还希望她能帮着借五万块钱,来感谢冯家——他儿子学会赌博之后,家里的存款已经被败光了。

    他老婆很感谢冯家,但还是有点不乐意:能借的人都借遍了,再说了,大家老街坊邻居了,冯晖两口子恐怕也不能收这钱……

    那个年代过来的老街坊,相互关系真的很和谐,不像现在的邻里关系那么淡漠,但是也有不好的点——错非不得已,很少谈钱。

    刘艮的妻子来有这种思维,二来也是有点舍不得钱:家里已经被那败家子糟蹋干净了,给晖家五万?理论上是该有个谢意,但是借了这五万,咱们还得慢慢还呀。

    她认为,给上个两万意思下就行了,反正人家也不差这点钱不是?

    “你个不开窍的,”刘艮在电话里呵斥她,“人家不差钱,咱才得给五万……只要关系走动近了,这点钱算啥?信不信有人愿意花五十万,买下来咱家和晖家的关系?”

    刘艮的妻子有点明白了,“那行,我去找我哥。”

    她哥也在县城里住,不过平时是个妻管严——起码钱财都是归老婆管的。

    她嫂子听说是来借钱的,脸色就变了:不是我这做嫂子的小气,不肯借给你钱,就你家小凯那败家玩意儿,我借给你多少钱,那也是肉包子打狗——你家房子都快不是你的了吧?

    刘妻也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于是把事情缘由说了遍,还把老公的分析也说了遍。

    但是她嫂子还是摇头:不行,怕了,真的怕了……你为了你儿子,啥话也敢跟我许。

    这时候,直坐在旁边抽烟的她哥出声了,“你说冯君让王勃还回借条了?拿来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他老婆听这话,就着急了,眼睛瞪,“你看了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白自家老婆眼,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?我妹妹家跟冯晖家的关系……真值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答应!”他老婆态度很坚决,嗓门特别高,“百鸟在林不如鸟在手,人家再有钱是人家的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做主了!”刘妻的哥哥态度更坚决,“老婆,钱的事儿我从来不吱声,但是今天你得听我的……老三,去跟你男人拿借条!没借条就啥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刘艮亲自跑了过来,脸的庆幸,“哎呀,幸亏只撕成了两半!”

    他把借条拿在手,走出病房之后,第个念头就是撕碎烧掉,但是才撕了下,觉得这借条得暂时保留,给妻子看,给儿子看,还要给冯晖看……

    但是他真没想到,还得给大兄哥看。

    大兄哥看,心说妹妹和妹夫就算糊弄我,也不能拿张撕成两半的借条给我看不是?

    于是他当即就拍板了,“五万是吧?行!”

    他老婆依旧舍不得,“现在银行都下班了……要不明天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”刘艮苦笑声,“我拿到这个借条,连家都不敢回,就怕撞到冯晖两口子,还是打电话联系的我婆娘……这种事,肯定要第时间表示谢意的嘛。”

    大兄哥不满意地看自己老婆眼,“手机上不是有银行吗?”

    他老婆也火了,“手机银行能转账,取不出来现金呀!”

    大兄哥有点迟疑了,他平时确实是不管钱的,对这些也不太了解,“不能想想办法?”

    他老婆摇摇头,表示自己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大兄哥火了,“那行,我去借钱,你明天帮我把我借的钱还了!”

    男人不发威就算了,旦把什么事当作是必须办的,效率非常快。

    他找的是交通局的个同学,是个科长——其实是个股长,家里养了台推机辆巴,手上不缺钱。

    这位听说,是要还冯晖家的人情,马上拍胸脯了,“五万好说,啥时候还都行,就是……能不能给帮着引见下冯君?”

    县里耳目灵通点的都知道,朝阳首富冯君包了山,马上要修路铺线路,还要盖房子买林木,只要能赶上这波,随便接点啥活,还差得了这五万块?

    刘艮的妻子在旁边听着,就有点傻眼——我家跟冯家的关系,还真的这么值钱?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