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取舍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面对科长的要求,刘艮憨憨地笑笑,“我只能帮你引见冯晖,冯君虽然是我的小辈,但是太有主见了……不过还好,他特别孝顺,只要是他爹妈吩咐的事儿,他绝对会办。”

    科长笑笑,他虽然是体制内的干部,但是股长……也算干部?

    反正身为小县城的股长,他说话非常直截了当,并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,“那也行,咱也不是定要求人家办事……起码混个脸熟,也算个排场不是?”

    他的痛快,令刘艮的大兄哥都有点意外,“那个啥,包子,算我借你的钱,明天银行开门,我让我老婆取了钱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你这不是见外吗?”包子股长看他眼,依旧是实话实说,“不就是五万块钱吗?认识了小刘,不亏!”

    刘艮夫妇拿着钱走出来,都觉得有点昏昏然,“咋就觉得,咱们马上要发达了呢?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大院,进了冯晖家,发现有个已经搬走的老邻居在屋里。

    刘艮冲他打了个招呼,坐在那里看他们聊天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当着老邻居的面给钱——要不然,冯晖怎么有脸收这个钱?

    但是老邻居还相当不见外,聊了两句之后看向他,“老根儿咋不说话,这不是撵我走吗?太见外了吧?”

    刘艮想,冯家的小子帮我处理了事情,我说出来,冯晖在老邻居面前也有光彩不是?

    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晖哥,小君帮我把事儿抹平了,鸭脖那边把欠条都给我了,我分钱都不用还了……小君这孩子,做人真的实诚啊。”

    “鸭脖?”老邻居看他眼,不屑地发话,“切,小屁孩儿个,今天他被人吊在电视塔上了,县里比他狠的人多啦……老根儿你跟他有啥事,我可以帮你说合下,他得认我!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是在吹牛逼,老邻居搬走了,发展得确实还行,场面上也有点关系,但是鸭脖欺压的还就是这种人——穷人身上榨不出油水啊。

    不过街坊邻居之间,日常对话也就是这样——有谁欺负咱们院儿的了?大家起上,干他!

    至于说行动不行动?般都会行动,但是行动效果……未知!

    刘艮也不会跟他叫真,老邻居总是番好意,而且表态了——哪怕能力有限,声援也是支援不是?

    所以他笑笑,“多谢了,这次小君已经帮我办好了,十五万的欠债……清了。”

    老邻居闻言就是愣,“十五……万?鸭脖销账了?”

    刘艮冲他笑笑,想想,话已经说成这样了,也没必要再遮着掩着,他也想让自己有个“知恩图报”的形象。

    于是他拿出了个厚厚的报纸包着的纸包,“晖……这是我的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纸包四四方方,眼就能看出里面包裹着的是什么,老邻居甚至猜到了数量:五万块!

    毕竟以朝阳人的习惯,不会用四万或者六万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冯晖的脸瞬间就变了,话也说得很重,“小艮……咱两家还能不能来往了?”

    冯君的父母虽然从没有过大钱,但两口子都是有内秀的人,做人也有底线,这种钱他们真的不可能收,更别说他俩看刘艮的儿子,还很有点不顺眼。

    刘艮考虑到了他俩的反应,也准备好了说辞,“晖哥,你这么搞,别人都得说我不懂事,那我以后万再有事,还怎么有脸再找你帮忙?”

    那你就别找我嘛!冯晖很想还这么句,但是老街坊邻居做事,不能这么说啊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发话,“小艮,你家是怎么回事,我还不清楚?这钱你肯定是借的,小君有能力,就帮你了,也不会让你借钱表示谢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也要有钱了啊,”刘艮是真想把这钱送出去,“县里不是要拆迁了吗?”

    刘艮的妻子本来是舍不得送出钱的,但是见冯晖黑着脸的样子,忍不住就看向老邻居,“大军,你帮评个理……老刘是不是该感谢下晖哥?”

    老邻居也有点发愁——这让我怎么说?

    不过最终,他还是做出了选择,而且是刘艮婆娘期待的那种。

    于是他看向张君懿,“君懿,按说邻里邻居帮忙,是应该的,不过小君解决了这么大的事儿,肯定也要求人的,对不对?咱不能让他贴钱办事……就算用不了五万,两三万总得有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,张君懿是手比较紧的,持家非常有规划,不说是财迷吧,反正也比较抠。

    搁在年前,张君懿肯定是略略推搪下,然后半推半地收下了——这是儿子的辛苦费嘛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穷就硬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现在,她已经彻底明白,儿子到底多有钱了,几万块钱……那也叫个钱?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儿子现在已经不在凡人的眼界看问题了,求的是修炼甚至长生!

    有这样的儿子,任何个母亲都会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所以张君懿摇摇头,“大军你也别说了,小君处理这种事情,不需要落人情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又侧头看向刘艮,正色发话,“小艮,这件事没得商量,你要是真的希望,小君没有白忙的话……把你家小凯好好管下,我就这么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刘艮借了半天钱,到最后还是没把钱送出去。

    夫妻俩回到房间,无声地对视着,到最后,刘艮幽幽地叹口气,“你还舍不得送……人家根本就不要啊,这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贫穷的家庭借钱送人,对方不要,自己还纠结郁闷……这种情况,也算得上是怪异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冯君彗星般地崛起,让大多数人都跌破了眼镜,尤其是云阳新闻播报了之后,这消息在他认识的人里,夜走红。

    必须指出的是,冯君上学的时候,在班里的人缘还是不错的,不少人就拿起手机拨打他的号码,听到是空号之后,又去联系窦家辉、李晓滨或者牟淼。

    甚至连冯君的大学同学都知道了,毕业才三年多,班里居然出了个亿万富翁!

    冯君跟大学同学的关系,其实般,不是说大学同学不好,而是到了那个年纪,大家都开始为自己的人生做规划,在行动上也各有取舍了。

    拿冯君做例子,他上大学的目的很明确——认真学习多挣奖学金,锻炼好身体,认认真真地谈次恋爱,毕业之后要找个好工作。

    除了找个好工作的目标没实现,他基本上就完成了自己的规划。

    他又要学习,又要锻炼,还要陪女朋友,真的是没太多精力放在同学身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大家的关系糟糕,那也不对,严格来讲,更像是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那种感觉,都是天之骄子,有同窗情分,只是没有那么亲热罢了。

    隔壁的石南市里,就有冯君的大学同学,这人叫岳鹏飞,之所以来到地级市,是因为这里的工作不错——运输银行的正式职工。

    这位听说了冯君的消息之后,主动跑过来拜访,两人在大学里的关系真的非常普通,年到头也就那么几句话,但是这并不妨碍冯君在云园市设宴款待他。

    大学不仅仅是个学历,还代表了段经历,个人脉交际圈子。

    现在的冯君,其实已经不是很在意圈子能带来的帮助了,他自己就能解决遇到的问题,之所以顾念同学情分,是不想让自己成为曾经讨厌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不管发达与否,同学就是同学,不要让社会上的那些习气,玷污了纯洁的同学情谊。

    冯君也知道,自己这么想是有点矫情了,走上社会之后,随着环境的变化,同学们在身份上的差距越来越大,再想保留昔日的情谊,也会越来越难。

    那么,就趁着还没有拉开很大差距的时候,好好珍惜吧。

    不过岳鹏飞来云园,还真是给冯君带来了些好消息。

    岳鹏飞目前在运输银行做个小职员,但是他家里有点名堂,支行的领导也比较赏识他,目前是负责办公室事务,存贷款之类的业务,也都能过问下。

    他这次来云园,就是想知道冯君现在到底多少身家了,需要不需要贷款。

    大多数银行都是属于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的,这点,岳鹏飞并不怕直说,当然,他也指出,冯君你要是真的财务状况良好的话,为什么不用借来的钱的赚钱呢?

    冯君则是非常干脆地拒绝对方的建议,说我的财务状况你也不用了解,不管我是赚钱还是赔钱,都没有兴趣贷款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想要趸交承包费,资金上还有两个多亿的缺口——卖玉石确实能赚钱,但是出货量太大的话,那就是砸盘了,而他现在手上虽然积累的定的黄金,但也不能大把放出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也不担心缺钱,因为杨玉欣说了,只要他需要,她可以负责筹措不少于五个亿的资金,而且不需要任何的担保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当初她请求冯君出手,开出的价格甚至是个上市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古佳蕙已经大好了,虽然此刻的杨主任已经放下心来,没那么大压力,也不会再开出什么天价了,但是她已经知道冯君的赚钱速度了,借四五个亿出来,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