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章 曾记否,无人喝彩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王海峰和徐雷刚齐齐点头,表明我们知道了。

    王教练比较活跃,还出声问了句,“大师你的意思,是不是力降十会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然后笑着回答,“不过以前光想着境界,就没有考虑到,不教你们学会收发由心,可能会打死人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笑着发话,“那崩山拳,嘎子要是能练到十二崩的话,估计能打死狮子吧?”

    冯君嘴上说得好听,那些武技只是为了帮助掌握力道,但是事实上,所有的武技都是为了提高战斗力,这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仔细想想,“打死狮子的话,九崩或者十崩就够了,倒是你俩,十二崩也估计够呛能打死狮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拳法他没练过,但是在手机位面,崩山拳是相当有名的,普及性也极高,几乎有点类似于《基础拳法》了,大众版是《崩山七拳》,北园伯给的是《崩山九拳》。

    《崩山十二拳》是阳山顾家藏书阁里的拳法,抄了顾家藏书阁之后,很多武修都盯上这个拳法抄录,认为这是崩山拳的最终版本。

    冯君沉吟下,再次出声发话,“这个拳法,你们可以跟高强探讨下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和徐雷刚闻言,对视了眼,心情瞬间低落不少——这可是我们努力争取到的东西,听你这意思,马上要烂大街了?

    冯君眼就看出了他俩的情绪,于是笑着发话,“他对这些东西,比你们要熟悉些……放心好了,他没有内息,也就能学个皮毛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不好意思地笑了,徐雷刚更是发话,“我们也有点自私了,其实小高这家伙,维护洛华庄园还是很上心的,早晚还是要成为师兄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担心你俩,迟迟进不了武师境界,”冯君摸出根烟来,自顾自地点着,“现在被嘎子反超了,倒还无所谓,再被高强反超,你俩脸上还能挂住吗?”

    要知道,高强的战斗力对上他俩,可以越级取胜的,甚至现在的王海峰,都未必打得过他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王教练的战力太渣,当初在鸿捷会所,王海峰就能吊打刘树明之类的健身教练,只是稍微比冯君差点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高强的战斗力太强,由此可见,扳手腕能赢了高强的狄爱心,有多么强悍。

    然而,狄爱心虽然年轻,虽然天赋强,怎奈他出现的时间晚了点,要不说,修炼真是要讲机缘的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冯君是有点担心,高强会打击到这二位的信心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想起件事情来,“算了,既然你们都在学这三套武技……我还得再奖励嘎子点什么,毕竟他是庄园第个武师,你俩把他叫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当着王海峰和徐雷刚的面,冯君给了嘎子张纳物符——凡人版的,并且拿出那张专门用来试验的纳物符,让嘎子现场操演了遍。

    陆晓宁当然是喜不自胜,美滋滋地收下了,可王海峰和徐雷刚的眼里,都快冒出火花了。

    冯君偏要火上浇油,他笑吟吟地发话,“我决定了,谁晋阶武师,我就送他张纳物符……不过,我的纳物符不是很多哦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和徐雷刚又对视眼——虽然是只能使用十次的纳物符,那也是纳物符啊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也不需要经常使用,关键时候有次就够了啊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嘎子订了专程请了个厨师团队,来庄园里做饭,庆贺他晋阶武师,甚至连庄园里的工人,都加了大餐。

    冯君心里忍不住有点泛酸,他晋阶武师的时候,可是独自人过的,连炫耀的电话,都不知道该打给谁,最多也就是收获了些来自郎震的惊讶。

    他突破先天的时候,倒是搞了个庆典,但也是在手机位面,地球这边依旧悄然无声——他的亲朋好友都不在场,最多是有几个追随者。

    还是在那天晚上,他带人奔袭了阳山顾家,间因为了化气散,差点就修为全失。

    别人只看得到他的风光、他的强大、他的神秘,却没人想到,在这些背后,他默默地承受了多少孤寂,冒了多大的风险……

    不过,怎么说呢?他的发小、好友和亲人,能因为他的强大而受益,并且能堂而皇之地庆祝,这就很好,起码这个条件,是他创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嘎子的晋阶庆典,只有几个人知道内情,庄园里的那些工人,也只是获得顿丰盛的晚餐——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喜事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这样,也总好过无人喝彩吧?

    事实上,参加庆典的人也不全是傻子,除了没心没肺的李诗诗,比如说高强,就隐约感觉到嘎子突破了,他有种直觉,自己现在估计不是嘎子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非常迫不及待想拜师了,不过很遗憾,他的考察期还有两年半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还在犹豫另个问题:如果我得到了拜师机会,是自己先拜师呢,还是先推荐狄爱心代替我?

    跟其他人不同的是,高强是退伍的特种兵,虽然他也有私心,但是很多时候还有军人特有的耿直,看到好苗子,真的是舍不得埋没。

    古佳蕙则是完完全全的眼红了,“晓宁哥你到底突破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晓宁笑着回答,“大概就是……相当于你考上大学了吧,嗯,上了哈弗,不是贝达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上哈弗了,贝达就不错,”古佳蕙侧头看向冯君,“君哥,我想转学到郑阳,能经常来你这儿玩吗?”

    “想来就来呗,”冯君很随意地回答,“不过身体好了,竹林就不能随便进了,那里是我们修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古佳蕙眨巴下眼睛,“君哥,我也想修炼,你看我的资质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你的资质……冯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不到十七岁的乙木体质,正是修炼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法不轻传,他已经治好了她的绝症,不可能再随便开口子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徐雷刚出声了,“小蕙啊,称呼不合适,要不你喊大师,要不喊君叔。”

    红姐看她也有点不顺眼——就算惦记冯君,也轮不到你这小屁孩儿啊,她笑声,“学生还是上学为主,大师把你治好,可不是为了让你翘课哟。”

    杨玉欣本来是反对女儿转学的,但是看到这些人阻挠自己的女儿,心反倒是生出了些不忿——合着你们都可以修仙,我女儿就不行?

    没办法,上位者做久了,这种思维方式并不少见:我可以不要,但是你们拦着我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要不古佳蕙会闲得没事喝百草枯呢?她老妈的骨子里,也是有点任性的。

    所以杨主任轻咳声,“小蕙还小,诸位别在意,她想转学,我本来也不是很赞成。”

    她开口了,别人就只能闭嘴了,说句实话,在场的人里,能不把她当回事的也只有冯君,就连红姐都扛不住她。

    不过,红姐总算还有反抗的能力,她很干脆地点头,“不赞成就对了……学生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也很欣赏‘快乐教育’的理念,”杨玉欣不愧是待人接物的高手,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,“张总你还是不太了解现在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能不懂她吗?红姐的嘴角泛起丝冷笑,她都要跟我们抢男人了!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张采歆出声了,“转学好啊,来庄园可以跟我住个屋。”

    她是最见不得古佳蕙显摆保送贝达啥的——最好是跟我样,上个艺校。

    至于说古佳蕙想要修炼?她才不会担心,你的资质能跟我比吗?

    ——是时候让你知道,你采歆姐的厉害了!

    红姐闻言,顿时大怒,心说你还嫌他身边狐媚子少吗?于是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采歆,你住的也是大师的房子,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总算她还是有点忌惮杨玉欣,要不然话会说得更直白。

    古佳蕙却是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老妈——这就是你说的,张采歆会是我的威胁?

    老妈你看着点,她跟我个战壕的。

    杨玉欣端起面前的红酒,狠狠地喝了大口:现在年轻人的世界,我真有点不懂了!

    总算还好,好风景适时地出言解围,“今天九月九,有灯会,咱们上游艇玩吧?”

    冯君买来的游艇,使用率非常低,今天是个好日子,那就起游河好了。

    大家出去的时候,就晚上点了,总算还好,现在郑阳查酒驾,查的是驾车,不是驾船。

    冯君躲在游艇的角,算是避开了那群麻烦的女人,身边是几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终于有机会发问了,“我布设的那个困阵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!”徐雷刚竖大拇指,那个氤氲困阵,真是所有人都佩服,“自打那个阵法激活之后,天二十四小时白雾缭绕,大晴天都不散……前两天的太阳可是很毒的。”

    郑阳秋天的太阳还是相当毒的。

    嘎子也跟着点点头,“杨主任找的那些工程人员见到之后,都说是人间仙境,拍了不少照片和视频……还传到了上。”

    (最近有事,欠盟主更,过两天补上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