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 蒙地庄家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赶到的时候,目睹的正是这个场景,高矮两个门岗,正在耐心跟对方解释。

    这原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过见到他到来,两个门岗的态度,越发和气了。

    那对年夫妇也没在意冯君。在他们看来,雨开着辆敞篷车过来,还是个年轻人,实在没可能是什么大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,小伙子长得……是真帅啊。

    冯君站在那里,听他们说了阵,就有点明白了——又是个来求医的。

    这对夫妇是三晋人,另辆郑阳牌照的车,是他们的朋友。

    听他们的意思,是家里孩子重病了,全国各地都跑遍了,在京城听人说,这里有个医生,有治疗偏方,效果奇佳。

    这种山野的“名医”,他们不知道拜访了多少,每次都是失望而归,现在耐心也消磨得差不多了,只是为了孩子,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此处的灵异,两人听说过了,原本是抱着姑且试的心态来的,到了此地之后,猛地发现这个大师竟然住在这么大片山里,心里才生出了点希冀。

    大师不见客,这让他们的心情有点烦躁,不过同时,侥幸心理就更强了,所以才会耐心地跟两个门岗讲道理。

    俩门岗对这种情况轻车熟路,很有礼貌地表示抱歉——大师就不是医生,你们那些都是道听途说,而且这地方是私人地盘,除了有数的几个部门,不欢迎任何人进入。

    我们也是挣工资的,您二位真有办法,找人联系冯大师好了,何必为难我们呢?

    年男人表示,“那这样,麻烦兄弟你跟冯大师通报下,见不见我们,是他的事儿了……这是我点小心意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就边塞过个红包去。

    高门岗见状,吓了大跳,摆手厉声发话,“这位大哥,别害我们成不?再这么搞,真翻脸了啊。”

    冯大师就在旁边,你这么明目张胆地塞红包,不是要砸我们饭碗吗?

    男人愣了下,迟疑地收回了红包,“那这样,麻烦你跟大师说声,钱不是问题,要是小儿能有所好转,我对二位也自有心意。”

    矮门岗冷笑声,“大哥,你觉得大师住这么大地方,像是缺钱的吗?”

    高门岗也沉声发话,“我们门卫工资不高,保底也就是个月万多,但如果你害得我们丢了工作,再找这么份可就难多了。”

    门岗都月薪万多?男人愕然地左右看看,确定自己真的身处片荒郊野岭,而不是什么京城的豪华场所。

    终于,女人有点忍无可忍了,“既然大师不擅长医术,你们为什么称他为大师?”

    高门岗很干脆地回答,“大师没有行医许可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有包!”矮门岗狠狠地瞪他眼,然后看向女人,本正经地发话,“冯总是格斗大师,个人能打七个。”

    女人嘴角泛起丝冷笑,“格斗大师?不知道他接受挑战不?”

    高门岗也反应过来了,刚才自己的回答有问题,其实这是标准答案,但是看对方的做派,明显来头也不算小,这种搪塞的话,就有点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马上将功补过,“冯大师接受不接受挑战,那是他的事儿,你们先得能联系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挑战是吧?”男人侧头,看向了冯君,“这位小兄弟,麻烦你转告冯大师声,格斗大师这些称号,对我来说很好操作,让他天下扬名,也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终于看到我了?冯君坐在全地形车上,也不下车,就那么看着他发问,“钱不是问题……你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男人奇怪地看他眼,还是耐心回答,“多不敢说,三五个亿随手拿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又沉声发问,“孩子什么病?”

    男人又看他眼,心里越发觉得奇怪了,问这么多,难道你做得了主?

    倒是女人想的不多,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瘫痪,类似于运动神经元病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是学医的,但是这个病他还是知道的,“冰桶挑战”嘛,谁还没听说过?这是国际公认的难以治愈的病症,“确定……不是渐冻症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女人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国内渐冻症的两个权威专家,我们都找过了,肯定不是渐冻症,但是症状类似……发病原因也没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冯君沉吟下发问,“谁让你们来这儿的?”

    女人还没来得及说话,男人出声了,“还没请教,朋友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他们在交谈的时候,旁边凑过来两人看热闹,听到这话,其个人就笑了起来,“你来找冯大师,见了真人反而认不出来?”

    这俩是附近的村民,闲的时候,在山门口撑起把阳伞,卖卖高香、矿泉水什么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阴雨天,按说不会有什么香火,不过这个节令,在家也是闲着,倒不如过来走走,万能有点收获呢?

    男人闻言吃了惊,他听说了冯大师极为年轻,但是真没想到,竟然是如此的年轻,少不得又侧头看眼两个门岗,“这是冯大师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高门岗回答,“我俩在呢,谁敢冒充?”

    男子大喜,冲着冯君抱拳,“见过大师……我们,现在能进去吗?”

    冯君抬手,指下不远处的小车,“你那车上吊着的小石头,给我拿过来看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眉头皱皱,“小石头……哦,大师是说那块招财进宝石?”

    车上的后视镜上,确实吊着块石头,本身是个元宝模样,不过男人奇怪的是,那石头只有乒乓球大小,不但隔着车窗户,现在还下着雨,对方怎么看清楚的?

    既然大师发话了,男人毫不犹豫转身跑向汽车,转眼之间就取下了石头,然后又跑过来,递给面前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冯君接过石头,那种令他不舒服的气息,就来自于这块石头。

    他细细地感受下,那是异常阴冷肃杀的感觉,对人的身体会造成定的影响,同时上面还有些微的凶气和怨气,无论如何跟金钱扯不上关系的。

    冯君掂了掂这石块,然后看向男人,沉声发问,“这东西,你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祖传的,”男人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大师喜欢,就只管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石头,稍微有点意思,”冯君皱着眉头说,“麻烦告诉我,你家祖上做什么的……除了这块石头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抬头看看天,讪笑声,“大师,咱能进去谈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想多了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块石头,不足以让我出手,我只是想了解下,这石头出自于哪里。”

    女人有点受不了啦,“大师,石头可以慢慢说,但是站在这里……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回去,”冯君抬手,将石头丢给男人,转身就走,“我只是好奇,问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男人冲女人厉喝声,然后大喊,“大师留步,我有其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冯君停下来,回头看他眼,“多了我也不问,除了这块石头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,还有,”男人很干脆地点点头,然后发问,“再加上其他的,能请您出手吗?”

    冯君微微颔首,看眼门岗,“把这辆三晋的车放进来,我在号泵等着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里距离号泵,也就几百米,他开着全地形车,自顾自地走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三晋车牌的车也到了,夫妻俩走下车进入了亭子。

    冯君已经插上了电热水器,等着水开,同时取出了茶叶和茶杯,“只有绿茶,将就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笑,“这个无所谓,客随主便。”

    电热水器烧水的时候,冯君并不说话,放好茶叶,又摸出根烟来点燃,方始缓缓发问,“这石头真是你家祖传?”

    女人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“大师,这石头可能有用,但早晚能说清楚,咱们能不能先谈谈孩子的治疗……人命关天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对大师有点不敬,但是真的没毛病,撇开时下流行的圣母biao不提,这种认知符合华夏的传统道德观——人命大过天,相对而言,财富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冯君不喜欢圣母biao,但是也生不起气来,所以只能看她眼,淡淡地发问,“你觉得我问石头就不是治疗?你知道吗,这石头可能跟你儿子的病有关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女人坚决不相信,她不无鄙夷地表示,“这是我爱人祖传的招财进宝石。”

    “祖传?”冯君冷笑声,“死人墓地里的东西,你管这个叫祖传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女人惊叫了起来,骇然地看着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苦恼地挠挠头,“大师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个事儿说来话长,但绝对是我家祖上的东西,平阳庄家,您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冯君摇摇头,“我听说过的家族里,没有你家。”

    真不是胡说,他听说过的家族,都是在手机位面,地球位面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男子深深地看他眼,沉默片刻,直到沸水注入茶杯,才轻喟声,“我庄家来自蒙地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