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4章 哭声连天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发现了,庄昊云夫妻眼里满是期待,但是小家伙有狐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懒得说话,抬手按住对方的条腿,股灵气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疼,”庄泽生忍不住倒吸口凉气,然后欣喜地叫了起来,“妈,我有感觉了,有点疼,有点热……”

    边喊,他的眼角就流出了眼泪,下刻,他忍不住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,“呜呜……我的腿……又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下半截身子,不仅仅是失去了运动能力,痛觉神经也没有了,唯保留着点点触觉神经,受到大力按压的时候,他能感觉到,有人在触碰自己。

    “疼很正常,”冯君直起身来,“给他脱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近几天,郑阳是比较阴冷的,不过他的话说出来,竟然没人质疑。

    很快地,庄泽生就被脱得只剩下件裤头,他虽然是皮包骨头了,但是身上十分干净,可见父母亲还是非常注意帮他清洁身体的。

    冯君稍微有点意外,不过这是好事,他不用忍着恶心帮对方按摩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温暖而有力,按摩了不多时,庄泽生居然舒服得哼哼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面和背面各按了十来分钟,冯君取出颗丸药来,“张嘴!”

    庄昊云见到这颗墨绿色的丸药,忍不住和妻子对视眼——就是这药。

    将培元丹喂服下去,冯君大手在对方身上连拍百余下,翻过身,又拍了百余下。

    总共也就是五分钟时间,然后他直起身来,“好了,别在车上的厕所里大小便……有需要了,去山坡上,记得挖个坑埋了。”

    豪华大巴里有厕所,但是很容易影响车上的气味,尤其对方不是“自己人”,冯君觉得能提供给他们地方歇息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当然,当初的古佳蕙和杨玉欣也算外人,但是……这车本来就是人家的!

    庄家的人怎么会在意这点小要求?见到冯君下车,庄昊云跟着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发问,“大师……我儿子几天能恢复正常?嗯,我不是问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六天,”冯君非常肯定回答,“我每天给他按摩次,隔天吃颗药,第六天应该可以自己行走了……营养你们只管跟上,他想吃多少,你就让他吃多少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控制对方暴饮暴食的意思,因为庄泽生的胃也受到了煞气影响,而且还有些糜烂,尽情地吃也吃不了多少,和身体的恢复是同步的。

    庄昊云犹豫下发问,“这个药……吃完之后,应该按摩十来分钟的吧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跟叶老关系不错啊,”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眼,然后出声解释,“那是袁老吃药,他身体的机能在萎缩,需要按摩来催化药力,你儿子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,”庄昊云点点头,想想之后又发问,“那这六天的治疗费,怎么算?”

    冯君想想之后回答,“天千万吧,六天保证你儿子能下地行走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根本没想过怎么收费,随心所欲得很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根本没有培元丹可买,价钱当然随他开——反正对方不差钱。

    庄昊云听也有点头大,六千万对谁来说也是笔不小的钱,当然,给儿子治病的话,这就不算啥了,他也承担得起。

    然而,他本来想的是,你觉得我们在这里住三个月,有点不方便,那我天天都按今天的标准付费——你挣钱了,总不能再说不方便了吧?

    可是每天千万的话,这样付三个月,要九个亿!!!

    庄昊云直认为,钱能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,但是这刻,他还真不敢这么说了,因为九个亿,他还真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倾家荡产变卖产业的话,九个亿他凑得出来,但是现金也就勉强能凑两个亿,加上借贷,他敢说三五个亿不成问题,但是九个亿真的要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他出这六千万,现金流都得少好大块,纵然不影响生意,但也得考虑下合理分配其他现金的问题。

    庄昊云考虑下,苦笑着发问,“那这六天和三个月,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六天治标,三个月治本,”冯君又摸出烟来,敬对方根,自己点上根,“只治标的话,将来可能再犯……当然,也可能不再犯,那就是他赚了。”

    那只治标也可以嘛,庄昊云第个念头就是这个,不过紧接着,他眉头皱,“我怎么觉得,不治本就不好呢?治了本的话,只是保证不再犯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这样的,”冯君摇摇头,他巴不得对方只治标,但是具体的情况,他必须说清楚才行,“正常情况下,治本就补足了先天的缺失,按理说能多活个二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庄昊云听得就又纠结了,他不是不信对方——大师说的确实有道理,补不足先天的缺失,短寿还不是正常的吗?

    花六千万就能走人了,但是会少活很多年,没准还会再犯。

    花三个月时间彻底治愈,就不存在这问题了——毕竟是自己的儿子,多活天是天呀。

    反正是很纠结的选项,他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那大师你的建议呢?”

    “治愈肯定好,”冯君也是实话实说,“但是你们在这里的话,非常影响我。”

    庄昊云心横,索性开口发问,“六天之后,每天大概多少钱就够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问题,”冯君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是给我带来了不方便,这么说吧……老庄你也勉强算是个大人物,别人让你感觉不方便了,他赔你多少钱合适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……”庄昊云有点哭笑不得,谁敢让他不方便,他能让对方辈子不方便。

    他思索阵,“这个事情,我时半会儿想不明白……让我多想几天?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冯君点点头,“还有五天时间,慢慢想……对了,你儿子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我看他对我挺排斥的,这样可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了,庄昊云抽完烟走上车,才愕然发现,儿子哪里是精神状态不好?

    庄泽生的状态好得要爆炸了,他不停地大喊大叫着,眼泪也是不花钱般地喷涌着。

    至于说对冯君印象不好?他恨不得把冯大师捧到天上去,“太神奇了,老爸老妈……你们怎么能找到这么个人?”

    老妈看着他微笑,也抬手抹把眼泪,才柔声发话,“老爸老妈只是没有放弃,只要努力去做,只要有这个可能,当然就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,咱们国家肯定没几个,”庄泽生若有所思地发话,其实遇到这种病,他们可能的选择并不多,全国知名的专家就那么几个,挨个找遍之后,就是到处寻找奇人异士了。

    庄昊云为什么跟佛家和道家有过接触?那是他甚至把儿子病当作“邪”来治。

    感觉有点可笑,是吧?但是没办法,他们已经尝试了所有的手段,真的是没招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冯君的出手有效果的时候,庄泽生不会认为,自己运气好,遇到了个不世出的高人——这样的高人没准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他非常确定,“没准整个华夏,就他个人能治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”庄昊云见他对冯大师没成见,反而是顶礼膜拜的那种,于是就放下心来,问起了他关心的问题,“感觉效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效果非常好,庄泽生已经感觉到了,腿部在发胀,胃也暖烘烘的,而且浑身上下感觉精力十足——其实不用说别的,只说冯君伸手,能让他的腿感到疼痛,就说明人家有真本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庄昊云见到儿子这么开心,忍不住又剧透下,“大师说了,六天……只要六天,你就能下地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天……真的吗?”庄泽生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的老妈先叫了起来,眼泪越发地止不住了,到了后来,她索性放声嚎啕大哭,“儿子,是老爸老妈对不起你呀。”

    反正就是喜极而泣了,大家懂的。

    庄泽生对这件事的因果迷迷糊糊的,他大概猜到了,自己是被什么“煞气”伤到了,父母亲可能在这个过程,有点失误。

    反正他不会认为,老爸老妈会故意害自己,见她哭得伤心,连忙伸手去拽她的手,“老妈,没啥……现在不是马上要好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老妈依旧放声大哭,根本拦都拦不住,仿佛要把这四年里经受的煎熬,朝都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庄泽生等了等,眼珠转,“哎呦,肚子疼,想上厕所……”

    这手段再管用不过了,他老妈闻言,哭声戛然而止,虽然她的眼泪时半会儿止不住,但是她很关心地发问,“是解大手吗?”

    庄泽生本来是随便喊喊,然而下刻,他就觉得腹痛如绞,“哎呀老天,怎么会这么疼?”

    大巴车里,除了庄家三口,就是个姓葛的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和庄昊云把庄泽生抬下车,同时还带着个挖空了央的木制椅子——庄泽生这么多年,就是坐在这个椅子上大小便的。

    下刻,股奇臭传来,葛司机忍不住侧头,“pua~pua~生生你吃什么啦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